手机上阅读

第026章 已经扔掉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李泽是想找到那张合欢扑克,并确认真伪。但将他妻子的包包翻了两遍后,李泽还是没能找到那张合欢扑克。

    梅花j可以兑换十一万元,难道他妻子已经兑换了?

    听着卫生间传来的流水声,李泽拿起了自己那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他是想打电话给刘雨鸥,但又怕被妻子听到。

    而因刘雨鸥有加他的微信,所以他便发微信消息给刘雨鸥。

    「合欢扑克要怎么样兑换为人民币?」

    过了约两分钟,刘雨鸥回了条语音消息过来。

    因怕被妻子听到,李泽特意调整为听筒模式。

    点了下语音消息,李泽便将听筒凑近耳朵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我好热……我浑身都在发热……我要你……我现在就要你……噢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刘雨鸥的伸吟,李泽都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假如平时听到,李泽可能会兴奋。但因为是在家里,妻子又在卫生间,所以李泽是真的吓出了一身冷汗来。幸好他用的是听筒模式,要不然肯定会被他妻子听到。在没有抓到妻子出轨把柄的前提下,这语音消息都会变成他妻子认定他出轨的把柄,那样倒霉的就只会是他了。

    删除这段语音后,李泽忙打字。

    「我在家里,你别发这种乱七八糟的语音给我。」

    「关键我现在就在做这事,所以当然就发这样的语音给你咯!」

    「做什么事?」

    「老师你明知故问。」

    「告诉我合欢扑克要怎么样兑换为人民币。」

    「老师你是准备将那张梅花j兑换为人民币?」

    「不是,我在我朋友家里找不到那张梅花j,所以我想着会不会已经兑换了。」

    「合欢扑克每个月一号可以兑换为人民币,现在才十六号,离兑换的日子还早着呢!」

    看到刘雨鸥发来的这条微信消息,李泽就知道合欢扑克应该还在妻子手里,只不过被藏了起来。对于李泽而言,那张合欢扑克是真是假真的非常重要。假如是真的,那他妻子很有可能是蔷薇会所的佳丽,经常跟不同的男人上床,以此换取高额的人民币。

    可惜李泽不清楚妻子到底有几张银行卡,所以也没办法查询妻子银行卡的余额。

    在要瞒着他的前提下,他妻子完全可以随便办一张银行卡。

    作为普通公民,哪怕对象是自己老婆,李泽也没有权利查询妻子名下到底有几张银行卡,更别说是余额了。所以就算他妻子拥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卖身钱,李泽也是会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像余额宝、网易宝之类的理财产品那么多,钱就算不存在银行里都可以。

    「老师,你现在要不要过来帮我画人体素描?」

    看到李雨鸥所发的消息,眉头一皱的李泽还想打字。但因为妻子已经走出了卫生间,所以知道妻子晾了衣服就会走进主卧室的李泽选择熄屏。但他又担心李雨鸥这妮子乱发语音,所以他将刘雨鸥的微信设置为了“消息免打扰”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就算李雨鸥发消息过来,他的手机也不会有任何提醒。

    加上他妻子没有检查他手机的习惯,所以应该不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不到五分钟,他妻子走进了主卧室。

    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妻子,李泽问道:“那张扑克呢?”

    “扑克?什么扑克?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在你包里有看到一张特别精致的扑克,”李泽道,“我学校里有一位老师特别喜欢收集扑克,我今天和他说了以后,他就让我一定要带上那张扑克给他看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应完以后,站在床边的丁洁道,“扔了。”

    “扔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丁洁道,“对我来说,那只是一张很普通的扑克牌,留着也没什么用,所以今天早上丢垃圾的时候,我就一块丢了。而且那张扑克牌并不值钱,只是做得好看罢了。假如那位老师喜欢的话,你就直接去淘宝搜呗,找外形差不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张扑克你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假如我说是街上捡的,老公你信吗?”爬到床上后,靠在丈夫肩上的丁洁继续道,“昨天中午在街上走的时候,我就看到那张扑克牌在地上。我本来想捡的,但被那个法务先了一步。他问我喜不喜欢,说喜欢就给我。因为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扑克牌,所以我就要了过来。后面他说扑克牌不是黄金做的,只是一种玩具而已,所以我就不太喜欢了。本来是想昨天就直接扔了,但因为忙着检查那些内衣是真是假的缘故,我都忘记了这事。今天早上在翻包包的时候,我就翻出了那张扑克牌,所以就顺手丢进垃圾袋里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妻子这话,李泽不免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假如昨天晚上他直接拿走那张扑克,那今天下午在学校的时候,他就能让刘雨鸥鉴定真假了。

    只是李泽绝对不会想到,那张扑克就在离他不到五米的衣橱的底下!

    而丁洁和丈夫撒谎时,她的目光正是落在衣橱下方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又见丈夫闷闷不乐的,吻了下丈夫嘴角的丁洁问道:“老公,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准备这个学期干完就开培训班吗?”

    “开培训班也要不少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钱是小事,到时候向亲戚朋友借一下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有多少存款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下,”顿了顿后,丁洁道,“差不多有六万元。”

    “那开培训班是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开培训班用不了多少钱,主要就是招生,”丁洁道,“要是你培训班开了,却招不到学生,或者说学生的数量不够的话,那很可能就是赔本买卖了。”

    李泽刚想说话,他的手机却响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妻子离手机更近,所以就直接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是一个叫刘雨鸥的人打过来的,丁洁便滑动接听。

    丁洁的速度太快,快到让李泽想拿过手机都来不及。而要是现在直接去抢手机的话,那反而会让他妻子起疑心。

    “喂,您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妻子这温柔的声音,担心刘雨鸥乱说话的李泽的心都悬在了半空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