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27章 所谓噩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片刻,丁洁将手机递给丈夫,并道:“你的学生,问你写生的事。”

    接过手机,并压在耳朵上后,李泽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已经交了学费了吗?可老师你却没有给我安排上课的时间,”电话那头的刘雨鸥道,“刚刚我老爸都问我了,说老师你是不是骗子。我当然知道老师你不是骗子,但我还是希望老师你能安排一下上课的时间。比如每周六的下午或者晚上,或者是周日。反正我的时间安排很自由,主要是看老师你什么时候有空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刘雨鸥这自然得不能再自然的谎言,知道刘雨鸥是不想引起他妻子的怀疑后,李泽便道:“那我明天再给你答复,顺便帮我和你爸爸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别的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了,打扰了,替我和师母说一声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刘雨鸥挂机后,李泽便将调为静音的手机递给妻子。

    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后,丁洁问道:“这个叫刘雨鸥的是你私下收的学生吗?”

    “算是在为培训班做准备吧,”李泽道,“就拿我们市来说,各种各样的培训班都不少,美术培训班自然也不例外。我现在虽然是一中老师,但要是我辞职了,那我就什么都不是了。所以要是我不先把名声打出去,辞职以后要招生可能有些困难。就像你刚刚所说的,开培训班是一件简单的事,但招生才是重中之重。所以我是打算先教这个叫刘雨鸥的女生,让大家看到我的本事。这个女生人缘非常好,所以只要她觉得我很厉害,那她就会告诉其他人。这样的话,愿意跟我学画画的学生只会越来越多。到时候一旦我辞职办培训班,肯定会有很多学生蜂拥而至的。这就好比卖饭馆,只要饭菜的口味很不错,那自然是会一传十十传百的。”

    听完丈夫的解释后,点了点头的丁洁问道:“那你是打算在哪里教她啊?”

    “学校肯定不行,”李泽道,“要是被校领导知道了,那校领导可能会直接把我给开除了,他们是不允许老师在学校内进行自收费式辅导的。我们家的话,也不太合适,毕竟薇薇很喜欢动画笔拿颜料,到时候会影响到我的授课。等明天我和刘雨鸥商量一下吧,看是不是去她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生的名字很好听,人是不是也长得很漂亮?”

    “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”丁洁道,“我只是想知道她漂不漂亮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完全没办法比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你真的是越来越会夸人了!”

    笑出声后,丁洁立马吻了下她丈夫的嘴角。

    闲聊了一会儿,夫妻俩便钻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李泽习惯平躺着睡觉,他妻子则是习惯枕着他的胳膊睡觉。从同居到现在,这样的睡觉习惯一直保持着。李泽不太喜欢胳膊被一直压着的感觉,但因为这姿势能让他近距离欣赏妻子那张倾国倾城般的面容,而且还能随意抚摸妻子那光滑的背部,所以李泽也觉得不错。

    就比如心血来潮了,想要和他妻子接吻的话,只要稍微凑过去就能吻到他妻子的朱唇。

    而因发现妻子大概率已经出轨,甚至还是高级小姐,所以今晚李泽特别讨厌这样的睡姿。

    只要看着妻子那唇线鲜明的嘴唇,李泽脑子里想到的就是妻子用这张嘴巴吞吐男人那根,甚至还贪婪地用舌头舔着,甚至还咕噜咕噜喝下男人的精华。

    妻子出轨不可怕,可怕的是出轨后却用谎言加以掩盖,并让丈夫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所以在没有查明真相的前提下,李泽贸然提出离婚只会遭到亲戚朋友的一致反对。因为大家都很喜欢他妻子,更觉得他娶了个贤妻良母,所以要是突然说要离婚,那大家肯定是会反对的。尤其是他妈,他妈特别喜欢这个儿媳妇,所以如果他只是说出他的猜测,说这个儿媳妇可能出轨的话,那他妈肯定是会数落他的。

    加上他也想知道妻子为什么出轨,或者为什么当高级小姐,所以他才会假装相信了妻子所说的话,并着手调查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睡觉之前胡思乱想的缘故,当晚李泽就做了噩梦。

    他梦到妻子穿着情趣内衣在台上走秀,向台下的男会员搔首弄姿。之后某个男会员拿出了一张梅花j买下了他妻子的使用权,再之后他妻子就当着所有男会员的面和这个男会员做嗳,比天底下任何一个女人都来得下贱。

    而当李泽半夜吓醒的时候,他却发觉自己那根竟然硬得如同一根铁柱。

    梦到妻子如此下贱,自己的反应却如此之大,这是丈夫该有的反应吗?

    难不成,他希望亲眼看到类似的场景?

    看着被月光点缀得分外朦胧的妻子,李泽都在冒冷汗。

    暗暗告诉自己不能胡思乱想后,李泽才再次闭上眼。

    这次,李泽倒是没有再继续做梦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睡眠质量不好的缘故,第二天早上睡醒的李泽只觉得浑身酸痛。

    听到厨房传来的声响,知道妻子在做早餐后,眼睛酸得不行的李泽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,他妻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见丈夫显得有些憔悴,丁洁问道:“老公,你昨晚做春梦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春梦?”

    “昨天你把我抱得特别紧,直接把我给弄醒了,”坐在床边后,身上还系着围裙的丁洁道,“最夸张的是,老公你特别的硬,所以我就觉得老公你昨晚应该是在做春梦。幸好我是面对着你,要是背对着你的话,我都怕你会直接顶进来了。老公,我是你春梦的女主角吗?”

    看着笑得分外甜美的妻子,有些后怕的李泽道:“当然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男主角应该是你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李泽忙反问道,“我怎么可能会梦到你跟其他男人做那个?”

    看到丈夫这有些过激的反应后,笑出声的丁洁道:“我知道的,所以我就是随便问问,老公你不用这么紧张。我是你老婆,你当然不可能梦到我跟其他男人做那个了。老公,你躺着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