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35章 做贼心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到柳咪这话,李泽问道:“你是在讽刺我找了个招蜂引蝶的老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赞美你,毕竟这样的女人一般男人是娶不到的,所以我一直想知道你们是如何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她画过一幅肖像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就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和你聊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”柳咪道,“反正我也不是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离开汇豪大厦,他们两个边找了个没什么人的餐馆吃午饭。

    苦瓜炒蛋,剁椒鱼头,外加一碗鱼头豆腐汤。

    因为餐馆的位置有些偏僻,他们又是坐在角落里,所以李泽并不担心会被妻子发现。其实他不在乎妻子看到他和柳咪一块吃饭,他是怕引起妻子的警觉。因不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耻毛是被他妻子自己给剃掉的,所以李泽才认定他妻子绝对有情人。更何况,那张梅花j就好像李泽眼里的一根刺,让他时不时想到妻子穿着曝露服装在台上走秀,以让男人选中并和之做嗳的场面。

    加上刘雨鸥说每个月一号可以将合欢扑克兑换为人民币,所以李泽总觉得妻子是把梅花j藏了起来,准备一号的时候去蔷薇会所那边兑换。

    猜测合情合理,却没有证据予以支撑,这才是让李泽头疼的地方。

    将搭在身前的发丝撩到背后,柳咪这才拿起筷子。

    夹起一片苦瓜,柳咪将之送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见李泽没有动筷子,柳咪道:“味道很好的,没什么苦味。而且苦瓜降火,很适合现在的你。”

    “剁椒鱼头上火。”

    “但开胃,也很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恨我老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自然,原本应该是我当上主管,结果被她给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是认定我老婆和那头肥猪……”

    李泽还没有说完,柳咪已经噗哧笑出了声。因为刚好准备咽下送到嘴里的鱼汤,所以这笑声直接让鱼汤都喷了出来。幸好在快要喷出的一刹那柳咪侧过了头,要不然肯定直接盆栽了菜上。

    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嘴巴以及下巴后,将纸巾放在餐桌上的柳咪道:“拜托,能不能别在我吃饭的时候讲笑话啊?”

    “肥猪这个词真的很适合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柳咪道,“但因为几乎没有听到有人这样称呼他,所以我才笑出来的。你应该感到幸运,因为我笑的时候不是面向你,要不然你肯定会被我喷得一脸都是。对了,照片里的男人到底是谁?你有没有调查过?”

    被柳咪这么一问,李泽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妻子说那个男人是总公司派来的法务,又说分公司这边有内鬼,所以李泽都担心柳咪就是这个内鬼。正因为如此,李泽不知道该不该和柳咪说这事。不过既然柳咪并不认识照片中的男人,那哪怕李泽和柳咪说了,也不会有任何收获吧?

    想到此,李泽道:“他以前上班的那个公司的同事。”

    “旧同事还一起逛内衣店,而且还给你老婆选内衣,那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肯定干净不到哪里去。所以你与其将心思放在公司这边,还不如去调查那个男人。当然了,因为你已经引起了你老婆的警觉,那那个男人肯定也不会轻易和你见面,你老婆近期也肯定不会和那个男人见面。不过这也说不定,假如你老婆认定不会被你发现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一个人如果要出轨的话,是不论如何也阻止不了的,”李泽道,“就拿我老婆来说,比如她要和那个男人幽会,她其实每天都有时间。哪怕我让她辞职呆在家里,她还是有时间出轨。讲白了,在没有用手铐铐住我和她两个人的手的前提下,只要她想出轨,我都阻止不了,因为我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盯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公安局那边你有没有认识的朋友?”

    “有个闺蜜在里头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不能帮我查到我老婆的开房记录?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拜托我那闺蜜帮我查某个男人的开房记录,但我那闺蜜说办不到,”柳咪道,“她说她虽然是在公安局里上班,但因为她接触不到这方面,所以想查也查不了。当然了,这是前年的事了,现在可能有所变化,所以我帮你问一下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多吃点啊,”拿起手机的柳咪道,“我一个女孩子家,胃口本来就小。”

    柳咪这么说后,李泽才动筷子。

    从微信通讯录里找到闺蜜许妍后,打开聊天窗口的柳咪便开始打字。

    「小妍,我朋友的老婆可能出轨了,所以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下他老婆的开房记录。假如能搞定的话,我过几天请你吃饭。」

    发出微信消息后,柳咪便将套着hellokitty手机壳的手机放进了包里。

    不仅是手机壳,就连柳咪用的包包都是hellokitty款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等她回我消息,我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简短的对话结束后,两个人便继续吃着午饭。

    吃完饭,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巴的柳咪问道:“为什么你知道你老婆的抽屉里有剃毛器?”

    “她自己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剃毛器这种私人物品不是应该放在家里吗?怎么会是在公司里?”

    因知道柳咪和他妻子是对立关系,所以李泽便将昨天所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李泽并没有提到合欢扑克,因为他不想在柳咪面前提到蔷薇会所。

    听完后,冷冷一哼的柳咪问道:“你该不会相信你老婆所说的话吧?”

    “假如我相信的话,我会和你坐在这里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假如你相信了,那你就是傻蛋了,”柳咪道,“正常情况下,就算是要剃毛,也不可能选择在公司里剃。就算她想给你惊喜,那也可以直接在家里的卫生间进行。比如昨天晚上洗澡的时候,她就可以顺便把毛给剃了,之后洗得干干净净的。再说了,她刻意隐瞒了照片里的那个男人,那就说明那个男人的嫌疑最大。就像你所说的,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她和那个男人去开房,之后毛被那个男人给剃了。她可能是知道你会叫我检查她的抽屉,所以才特意买了个剃毛器放在抽屉里,以证明她确确实实有在部门的卫生间里剃毛。”

    “卫生间里有沐浴露吗?”

    “洗手液,沐浴露以及洗发水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偶尔会在部门的卫生间里洗澡?”

    柳咪刚想回答,她的手机却响了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见是闺蜜打来的,柳咪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