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36章 特别传神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接通后,柳咪道:“小妍,好久没有联系了,你最近过得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一般般吧,”电话那头的许妍问道,“那个男的和你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男闺蜜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种人会找男闺蜜?”许妍笑道,“别骗我啦,我是知道你绝对不可能会找男闺蜜的,毕竟你被你的前任伤得太深了。要是我没有猜错,我估计你早就对男人死心了。要不然怎么可能分开这么久了,你都不找男朋友呢?”

    “别往我身上扯,你就说这个忙能不能帮。”

    “局里我认识的一个人可以帮忙,不过只能查本地户口,她是不是本地户口?”

    听完后,捂着话筒的柳咪问道:“你老婆是不是本地户口?”

    见李泽点头后,松开捂着话筒的手的柳咪道:“嗯,对,她就是本地户口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空的时候把她的姓名和身份证上的居住地址发给我,我让那个人帮忙查一下。不过事先声明,我不能保证他会帮忙,但我会尽量帮你说好话的。我顺便再告诉你一个常识,通常老婆出轨的男人都比较脆弱。所以假如这个男人是好男人的话,那你就可以直接趁虚而入了。和没有结婚的男人比起来,结过婚的男人有可能会更温柔,更懂得珍惜当下。”

    许妍这么说的时候,柳咪还看着李泽。

    尽管知道李泽听不到许妍的说话声,但柳咪还是显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清了下嗓子后,柳咪道:“有消息了记得和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啊,每次跟你聊男人的时候你就这样,活该还是单身汪!”

    “我是自由主义者,拜拜。”

    没等许妍说话,柳咪直接挂机。

    柳咪一挂机,李泽便问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她说她可以拜托一个朋友帮我们查,”将手机递给李泽后,柳咪继续道,“微信里那个备注为小妍的人就是她,麻烦你把你老婆的名字以及身份证上的住址发给她。住址必须身份证上的,要不然可能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输入完后,发送过去的李泽将手机还给了柳咪。

    收起手机后,柳咪问道:“再坐一会儿,还是说散伙?”

    “我都随便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不是应该更有主见吗?”

    “那再坐一会儿吧,反正也没什么地方可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帮我画个简单的脑袋素描?”

    “肖像素描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指的都是同一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没办法,我没有笔和纸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我几分钟!”

    说罢,抓起包包的柳咪就迅速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假如不是李泽还坐着,店老板可能都会以为客人是要吃霸王餐了。当然因为柳咪走得太急,所以店老板不免多看了李泽几眼,就好像担心下一个离开的人会是李泽似的。

    约过五分钟,柳咪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将刚买来的素描本递给李泽后,柳咪又将一个粉色的文具盒摆在了李泽面前。文具盒里有橡皮擦以及一把小刀,还有好几只笔芯不一的铅笔。

    见柳咪准备得如此充分,李泽都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来。

    加上柳咪还如此帮他,所以他就决定帮柳咪画个简笔素描。

    李泽打开文具盒并拿出2b铅笔之际,柳咪忙从包里拿出化妆包。

    柳咪补完妆的同时,李泽已经削好了铅笔。

    让柳咪保持同一个姿势别动后,李泽便开始作画。

    这是开业十年以来第一次有人在店里作画,所以店老板就溜达到李泽身后当观众。当观众的人不止店老板一人,还有好几名客人。见李泽画得很随意,他们都觉得李泽是不是不会画画,只是用这样的方式泡妞。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柳咪的模样赫然出现在素描纸上时,他们的心态就从怀疑变成了称赞。

    因是简笔素描,所以李泽画了不到十分钟就画好。

    确定没什么问题后,李泽将素描本递给了柳咪。

    看到素描纸上的自己,眼睛略微瞪大的柳咪道:“真传神!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你的长相不算大众化,所以画出来的效果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夸我?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怎么理解,反正我是从绘画的角度评价你的长相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独特的说法,”笑得格外灿烂的柳咪道,“这本素描本我留着,以后想让你帮我画脑袋素描了,我就把素描本给带上。”

    “肖像素描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,肖像素描,反正你怎么说都可以。其实我一直觉得会画画的人很厉害,尤其是擅长写生的艺术家。所以第一次听到你老婆说你画画很厉害的时候,我就想认识你了。没想到啊,竟然还真的让我们给认识了,而且你还帮我画了脑袋素描。”

    李泽还想纠正,但想想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见柳咪显得很兴奋,李泽脸上也出现了笑容。

    毕竟,能被别人承认自己的长处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此时的柳咪,李泽就想起当初他帮妻子画素描时的情形。有好几次,他妻子拿到素描时的笑容都和柳咪差不多。所以当柳咪全神贯注地看着素描时,李泽会有种回到过去的错觉。

    忽而,李泽面部肌肉抽搐了下,笑容更是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因为,他又想起了有个男人趴在他妻子下面,并帮他妻子剃毛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联想让李泽心里很不舒服,所以他没有再将注意力放在柳咪身上,而是盯着那被红色辣椒覆盖着的鱼头。

    “大画家,你忘记签名了,”将素描本和铅笔一同递给李泽的柳咪道,“麻烦在右下角签上你的大名还有日期。”

    照做后,李泽将素描本以及铅笔还给了柳咪。

    见时间已经差不多,李泽道:“走吧,别占着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觉得你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,”将素描本以及文具盒放进包里后,柳咪继续道,“你一直担心你老婆会和其他男人乱搞,但又无力阻止。因为呢,你不可能让你老婆二十四小时都在你的眼皮底下。这就意味着,要是这件事你不想办法解决的话,那你会心神不宁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“监听手机或者聘请私家侦探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