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39章 爱之恨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捂住话筒后,丁洁长长叹了一口气,并擦了擦溢出的眼泪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再次将手机压在耳朵上的丁洁才开口道:“阿泽他对我很好,就跟从前那样,所以妈你别多心。只是最近工作方面出了些问题,刚好月经又快来了,所以我才会有些情绪失落吧。反正我的自我调节能力很强,所以妈你真的没有必要担心我。妈,我跟你说。你的身体不太好,所以要是感觉哪里不舒服,你一定要和我说,绝对不能拖着。”

    “晓得,晓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这样,”停顿之后,丁洁又补充道,“薇薇这家伙很喜欢吃甜食,妈你可不能惯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就买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忍不住笑出声的丁洁道:“我估计等我见到微微这家伙,她的牙齿已经被蛀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么夸张,真的就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相信妈。那先这样,我先忙工作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中午的还在加班啊?”

    “中午多做点事,傍晚就可以早点回去做饭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累着,也让阿泽多下厨,现在很多家庭都是老公负责下厨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偶尔有下厨,只是他更喜欢我做的菜,所以我是更倾向于由我来下厨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打算什么时候来接薇薇啊?”

    “再看吧,反正幼儿园那边也学不到什么,所以暂时留在妈你那边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时候过来都可以,但记得和我说一声,我好把那头老母鸡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你别诱惑我啊,”丁洁笑道,“我可喜欢吃鸡翅膀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两个翅膀都给你留着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妈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打扰你了,你好好工作吧。别太累,有空多出去玩一玩。明天不是周六吗?你干脆和我儿子找个近一点的旅游景点玩个两天。一来可以放松身心,二来可以培养感情,三来也算是对你们结婚五周年的纪念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晚上回去和阿泽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又聊了好几分钟,婆媳俩才中断通话。

    握紧手机后,丁洁两只手交叠压在窗户上,美丽的面庞则是枕着手臂。发丝几乎将她的面庞都遮住,些许发丝还沾着她的红唇边上。因为觉得有些痒的缘故,丁洁还伸出舌头舔了下嘴角。而因为她瞬间觉得很累很累的缘故,她都懒得用手撇开发丝,只是用那近乎无神的目光看着对面那栋大楼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她仿佛回到了前天下午,回到了那个让她都快要窒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本能地,丁洁的双腿紧紧并拢,身体也开始哆嗦。

    尽管她知道自己身在部门,但不安的情绪还是像狂风巨浪般拍击着她的身体,让她有种好像下一秒就要被海水淹死的错觉。

    数分钟后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因她在想事情,又因手机是被她紧握着,所以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不仅吓得丁洁浑身都哆嗦了下,还连手机都没能握住。手机摔在地上后,丁洁急忙蹲了下去。穿包臀裙或超短裙的女人都有一个习惯,就是下蹲的时候双腿并尽量并拢,以确保不会走光。丁洁基本上都是穿这种有点儿短的包臀裙,所以她自然也有这个习惯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,见是丈夫打来的,丁洁急忙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,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在公司吗?”

    “嗯,”粥了下眉头后,丁洁道,“我和慧姐吃完饭就回了公司,现在在部门里看一些资料。老公,你现在应该是在家里午休吧?”

    “中午跟朋友在外面吃饭,现在人还待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就在你公司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学校不是离我这边挺远的吗?老公你怎么会在这边啊?”笑出声后,丁洁问道,“难不成老公你还在怀疑我,所以就特意跑来盯梢啊?”

    “没,就是刚好选在这附近吃饭而已。”

    看了下手表,见现在还不到一点,丁洁便道:“那你在哪,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星星照相馆的对面,我车就停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忙吗?”

    “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资料,”顿了顿后,笑得很甜美的丁洁道,“其实就算是重要的资料,就算下午就要用到,那我还是必须去见老公你一面啊。你是我老公,你比资料重要得多。我现在就下楼去找你,你在那边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聊完以后,挂机的丁洁便拿上包包离开了公司。

    搭乘电梯下楼并走出汇豪大厦后,丁洁步履匆匆地朝星星照相馆那边走去。在路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,丁洁还顺便买了一瓶冰的哇哈哈矿泉水。因为穿着很紧身的连体包臀裙的缘故,所以不论走到哪里,丁洁的回头率都非常的高。就好比此时,好几个男人都盯着丁洁那两瓣因为走动而轻微抖动着的臀瓣。腰细臀翘的女人特别容易引起男人的渴望,所以像丁洁这样的s型身材的女人一直都是男人眼中的天鹅肉。

    看到丈夫的车以后,丁洁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看到妻子朝自己走来,不再那么郁闷的李泽推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尽管他知道妻子八成已经出轨,可终究这个走得很急的女人是他的最爱。所以之前一个人坐在车里抽闷烟时,李泽都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。也正因为变得越来越压抑,压抑到想揍人的地步,所以李泽才会打电话给妻子。而妻子说要来找他时,他心里其实是很高兴的。要是以前,看到妻子这样走来,李泽会笑容满面。可现在,他是微微皱着眉头,因为妻子被男人剃毛的一幕在他脑海里不断播放着。

    先剃毛再做嗳,还是先做嗳再剃毛?

    操!

    这时候了还在考虑如此恶心的问题!

    坐进车里后,丁洁将矿泉水递给了丈夫。

    接过后,李泽便拧开瓶盖喝了两口。

    喝完,李泽又将矿泉水递给妻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喝,太冰了,”丁洁道,“明天或后天来大姨妈,最好现在就不喝冷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嗅了下空气的丁洁问道:“你又抽烟了?”

    “朋友在我车上抽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丈夫这话,丁洁便拿起了丈夫的右手。

    闻了闻后,用舌尖舔了下丈夫手指的丁洁道:“老公,你在骗我哦。我不让你抽烟是为了第二个宝宝着想,所以你要尽量配合我。而且只要老公你能坚持不抽烟,那方面我也是可以无条件配合老公你的。就好比你以前希望我在车上跟你做,但我都怕被人看到,所以都拒绝了你。但要是你能坚持不抽烟,在车上也是可以的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