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40章 所谓观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到妻子这话,李泽眼睛略微睁大。

    尽管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,但他的心情已经就像是刚坐了过山车般。先是兴奋,接着是惊恐,再就是压抑。出轨的女人有一个特点,愿意在姿势方面完全配合奸夫,也愿意在奸夫面前摆出一些从来没有用过的姿势。再就是亲热地点,可能会选在曾经想过但又不敢尝试的地方。比如丈夫曾经提出在车里做,妻子有可能会拒绝。但要是奸夫提出在车里做,妻子反而有可能会同意,而且还会说很刺激。

    毕竟对于出轨的女人来说,寻求刺激是她们出轨的最大动力。

    所以看着笑得很是甜美的妻子,李泽心情才会像坐了过山车般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李泽还是有些冲动。

    毕竟结婚这么多年来,他还从来没有和妻子在车上做过。

    所以让妻子系好安全带后,李泽便往前驶去。

    找了个没有人的胡同后,李泽和妻子便一块坐在了后排座位上。

    见妻子拿着矿泉水,李泽还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而当他亮出了那物,他妻子却是在含着一口冰冷矿泉水的前提下献上嘴巴时,李泽这才明白了妻子的用意。这种新奇的体验是第一次,所以李泽都闭上眼享受着。但因妻子实在是太卖力,就好像要把他吃掉似的,所以他真的是有些担心。他甚至觉得,妻子买矿泉水就是为了做这事,而不是真的买来给他喝的。他更觉得他妻子来找他的目的就是要和他亲热,以麻痹他的思想。

    不管原因是什么,至少李泽此时很受用。

    数分钟后,他妻子主动将裤袜以及内裤脱了下来,并骑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接着,小车便随之微微摇晃着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太新奇的缘故,这次李泽只坚持了不到十分钟。

    结束后,丁洁并没有挪开,而是继续保持着坐姿。

    吻了下丈夫的嘴巴后,丁洁道:“老公,要是明天来大姨妈了,那我们就要休战好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刚好,我可以养精蓄锐了再战沙场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不能再抽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中午和慧姐一块去吃饭的时候,我顺路买了那种戒烟的口香糖。我不知道味道怎么样,但店老板是说戒烟的效果特别的好。我就放在包里,待会儿我拿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你和那个慧姐的感情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所谓的闺蜜。”

    “那在公司里,你是不是和柳咪的感情最不好?”

    “是她处处要和我做对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谁让她一直以为你和那头肥猪有一腿呢?”

    “肥猪?你指的是总经理?”

    “那么矮,还横向发展,所以当然是肥猪了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我……”

    丁洁还想继续往下说,但因为那物已经滑出,所以丁洁急忙坐到一旁。又因包包是放在副驾驶座上,所以担心弄脏座位的丁洁只好直接用手捂着,并让丈夫帮她拿纸巾。

    在用纸巾擦拭干净后,丁洁将纸巾放在了落脚处。

    穿好以后,丁洁道:“老公,你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没等李泽说话,丁洁已经下了车。

    拿起纸巾,并将纸巾扔进数米外的垃圾桶里以后,丁洁就往小车那边走出。可注意到不远处有两个鬼鬼祟祟的男人,并且这两个男人还对着她笑时,她觉得特别不自在。加上这两个男人笑得很贱,丁洁顿时明白自己和丈夫在车上贪玩的事被这两个男人给知道了。至于刚刚有没有被这两个男人看到整个过程,丁洁是不清楚。只是想到和丈夫亲热时,却有两双眼睛透过车玻璃观赏着,丁洁顿时觉得浑身发热,害臊感让她都不敢再望向那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匆匆上车后,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丁洁道:“老公,你送我回公司吧,时候也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泽原本是想从两个座位之间钻过去,并坐在驾驶座上。但因为空间有些窄的缘故,李泽最终是选择下车再上车。幸好他没有注意到那两个男人,要不然他绝对能透过那两个男人的眼睛,知道那两个男人心里在想什么。而假如那两个男人说看到了现场直播,以李泽的性子估计会和对方对上。

    李泽属于那种在某些方面比较顽固的男人。

    就比如作画,高中的时候他爸妈是不希望他学画画的,因为觉得学画画没有前途。可因为热爱画画,李泽还是坚持要学画画。再后面,李泽就上了美术大学,并在毕业后在一中任教,这一呆就是六年。虽然工资不高,但至少很稳定,而且工作也比较清闲。所以有时候李泽觉得他是一个很没有远见的人。因为在担任美术老师后,他还觉得这样的工作挺好的。可自从买了房子以后,李泽越来越觉得当老师不行,或者说必须有额外收入才行。也正因为考虑到这点,李泽才一直想办个美术培训班。这个想法已经有了两年,但一直没有实施。

    待丈夫往公司的方向开去后,丁洁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,丁洁问道:“老公,你中午一般都有回家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以后中午也尽量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改变习惯了?”

    “最近公司这边不是很忙,所以也该恢复中午回家并陪你睡觉的习惯了,”丁洁道,“而且我在公司睡的是折叠床,特别的不舒服。加上要是中午有人在公司加班,我也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躺在折叠床上睡觉,男员工就在你旁边走来走去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”丁洁道,“每个部门都有各自的办公室,所以我当然是在我自己的部门办公室里午休咯。我午休的时候一般都会锁上门,所以不可能会有人进来的。要是有人想进人力资源部,那也必须等我开门才行。老公,我觉得你好像有些杞人忧天,就好像我身边的男人都是色狼似的。我跟你说,虽然这社会上有很多色狼,但还是有很多正正经经的男人的。就拿我们公司来说,廖总他就特别正经。”

    听到妻子这话,李泽不免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听到丈夫这奇怪的笑声,丁洁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正经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他如果正经,他就不会在办公室的电脑里下载那种视频了。我甚至觉得,他是故意播放给你看的,而不是疏漏。他是在试探你,看你到底会不会介意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他就有可能邀请你一块看,然后在你身上动手动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对廖总有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个屁!”

    李泽是突然提高声音,所以丁洁都吓了一大跳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