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41章 并不值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在丁洁眼里,丈夫很少如此大吼大叫,一般都是非常的斯文,所以她就怔怔地盯着丈夫。

    因前面路段车比较多,李泽也就没有看他妻子。

    李泽很想将中午看到的一幕说出来,但又不知道该不该说。不过按照他的推断,那个肥猪一样的总经理是绝对会和他妻子说这事。可能还会添油加醋,说他和柳咪怎么样怎么样的。既然这种可能性几乎百分百,那为什么不由他自己先说出来?

    想到此,李泽道:“早上我没有课时,所以我就想去找你吃饭。为了给你惊喜,我特意在楼下等你。我知道你是十一点半下班,但我足足等到四十分,我也没有见你下来,所以我就坐电梯上楼去找你。结果当我走进你上班的那家公司时,我就听到总经理办公室传来女人的叫声。我起初以为是你,所以我气得直接把门给踢开了。结果我看到的人不是你,而是一个叫赵玉珂的文员。因为在他们两个办事期间,总经理一直喊着你的名字,所以我就质问他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,而他说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小珂和廖总有一腿?”

    “是,”李泽道,“而且赵玉珂还穿着和你一模一样款式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丁洁只觉得整张脸都火辣辣的,就好像刚被蒸汽熏过似的。

    就算丈夫没有说得很直白,丁洁也知道赵玉珂扮演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。

    沉默了半分钟后,丁洁才开口道:“我知道小珂和廖总有时候会眉来眼去的,但我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已经搞在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刚刚你说那头肥猪很正经的时候,我才说你是在放屁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,要不然我不会说他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能早就知道他不正经,但你说他正经只是为了让我安心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你这两天情绪波动很大,而我不希望你再继续这样下去。因为我不可能离职,所以我只能想办法安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能离职?”

    “我好不容易才当上主管,当然不可能轻易离职了。当文员的时候一个月三千左右,当主管一个月有差不多一万五,翻了整整五倍。加上我们现在每个月还在还房贷,所以要是我每个月能多个一万出头,那不是可以提早把房贷还干净吗?而且我在嘉美那边上班的这半年里,我从来没有做出过对不起你的事来,所以我觉得我是可以继续留在那边上班的。假如我现在辞职,那不等于好像我做贼心虚吗?其实就算我们结婚了,我还是有追求者。但因为我知道我是一个已婚女人,我更知道我有一个非常爱我的丈夫,所以我从来不会跟这些男人玩暧昧,都是直接拒绝。我说我有老公,请不要再对我乱献殷勤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希望你有追求者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希望,因为这样实在是太烦人了,”两手交叉在胸前,使得雪峰显得更加高耸的丁洁道,“但因为我长得出众,所以依旧是有追求者。很多女人都喜欢整容整形,其实我也想去整。我想把鼻子整得踏一点,把双眼皮变成单眼皮,顺便把这胸缩小两个罩杯。要是可以的话,我还想让腰上挂一圈赘肉,顺便让这腿变成萝卜腿。这样的话,也就不会再有追求者,我也就不用如此烦心了。就算我是女人,我也认为红颜祸水这个成语非常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听到妻子这话,李泽喃喃道:“其实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,长得不错的女人都会受到诱惑,不管有没有结婚。甚至有些男人就喜欢玩结了婚的女人,因为他们觉得给别人戴绿帽是一种能力。但我想说的是,像这样的男人迟早是会有血光之灾的。就拿那头肥猪来说,他玩了别人的女朋友,那他迟早是会遭到报复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珂的男朋友是市篮球队的,长得特别的高。廖总那个人整天吃饭应酬,所以要是被小珂男朋友盯上的话,那只有挨揍的份。廖总是分公司的负责人,所以回头我得提醒一下他。要是小珂男朋友跑到公司滋事,事情又传开的话,那对嘉美内衣是会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的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这是你们公司的事,你没有必要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假如老公你非常讨厌我在那边上班的话,那我有空就换一份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让妻子在嘉美内衣那边上班的话,至少柳咪会帮忙盯着。所以要是让他妻子去别的公司上班,甚至是去奸夫公司的话,那就算他妻子整天被奸夫槽得啊啊直叫,身在学校的李泽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还不如直接让他妻子在嘉美内衣那边上班。

    想到此,李泽道:“你继续在那边上班吧,毕竟工资高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很讨厌我在那边上班,”声音都开始哽咽的丁洁道,“每次我和你提起和我公司有关的事,你都会表现得特别不耐烦,这自然是会影响到我的心情。但你每次和我说你讲课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时,我都是表现得很感兴趣,这是不是会让你心情更好?所以在我看来,在一对夫妻里,如果某一方经常给另一方脸色看的话,那他们的感情也是会受到影响的。比起高工资,我更在乎的是我们夫妻俩的感情,所以我才说我干脆换工作得了。”

    见妻子眼眶都红了,李泽心情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。

    出轨却在这里装可怜,这样的女人值得爱吗?

    不值得!

    李泽知道并不值得,但不知怎么的,他依旧是爱着这个女人。就好比在没有完完全全确定妻子出轨之前,李泽都不愿意相信自己所作出的推断似的。

    轻轻叹了口气后,李泽道:“可能是因为现在这社会潜规则太多了,所以我才有些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学校有潜规则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去年就发生过一次,”李泽道,“去年要评先进教师,像我这种美术老师是肯定不可能当选的,所以我就是看热闹。原本先进教师应该是一位教龄三十的老师,结果却被一个入行不到一年的女老师给抢走了。那时候我们都非常不解,还想着这个女老师会不会是哪个领导的亲戚,结果有人偷偷说校长晚上经常在女老师家过夜。后面这事传的风风雨雨的,但校长却说女老师是他的远房亲戚,他去女老师那边纯粹是因为亲戚关系。再后面女老师突然辞职了,之后就没了音讯。有人说女老师因为被校长老婆打,所以不得不辞职。也有人说女老师的肚子被校长搞大了,就搬到校长专门买给她的房子里养胎。还有人说他们的事被女老师的未婚夫知道了,所以未婚夫把女老师给带走了。版本很多,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女老师是因为被校长潜规则了才能当上先进教师。”

    “先进教师这种称号有什么用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