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44章 自鸣得意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照片里的刘雨鸥身穿玫瑰色真丝吊带睡裙,这使得曼妙身材忽隐忽现。又因领口开得很低,所以两颗肉弹就好像要弹出领口似的。尽管刘雨鸥才十七岁,但她的身体发育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好,好到有些离谱的地步。

    李泽是能确定刘雨鸥没有戴文胸,但不确定刘雨鸥有没有穿内裤。

    毕竟,这吊带睡裙并不是透光的。

    当然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刘雨鸥正保持着用舌头舔右手手背的姿势。

    因这姿势,刘雨鸥右手手掌是面向镜头。

    而让李泽觉得浑身寒意的是,刘雨鸥右手手掌有一道血口子,这也使得整个右手掌上都是鲜血。鲜血还顺着手臂流淌,一直延伸到刘雨鸥的胳膊肘子处。而因地板是白色调,所以李泽还看到地上也有不少的血迹。

    看着这张带着血腥的照片,李泽都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停下脚步后,李泽急忙打字。

    「什么情况?」

    「李老师,我是你的学生,你关心我吗?」

    「你那手是怎么回事?」

    李泽发出这个消息后,刘雨鸥就发了个代表可爱的qq表情过来。

    见状,李泽只好直接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打通后,李泽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照片上不是清清楚楚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化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化妆,”李泽道,“假如真的是受伤,那你不可能用这么轻松的语气和我说话。我不喜欢你搞这样的恶作剧,因为这会让看到照片的人觉得恶心。假如不是因为你知道蔷薇会所的话,我甚至都不想理你。以后不要再发这样的照片给我,我不喜欢这种充满哥特式风格的血腥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你也知道哥特式风格啊?”

    “前几年很流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看来老师你也不算是老古董嘛!”

    “今天为什么没有来上课?”

    “有个客人想要我,所以我当然就没有去上课了,”刘雨鸥道,“那个客人可有钱了,他直接出了一张小王,所以我当然就以生病的名义请假咯。只不过他玩的花样有些变态,竟然要我当他的女儿。所以早上我跟他做的时候,就一直喊他爸爸了。他说他有个女儿和我差不多大,但现在在美国那边留学。他说每次看到女儿泳装照之类的,他就会有反应。所以在得知蔷薇会所有定制服务后,他就从那么多佳丽中选出了最最年轻的我。因为开价很高,所以我当然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还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有骗你的必要吗?”笑出声后,刘雨鸥道,“老师教导我们要诚实守信,所以身为优等生的我当然不可能会对身为老师的你撒谎了。当然了,因为我长得清纯,是大家眼中的乖乖女,所以老师你可能才不愿意接受这事实吧。反正我就是蔷薇会所的佳丽,所以我才会对蔷薇会所如此了解。加上我的身体条件如此之好,所以我其实挺热门的。虽说高三学业繁重,但因为我的智商很高,那些学业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,所以我偶尔就会请假,利用上课时间赚钱了。经过我的努力,我银行卡上的存款都已经达到了七位数,所以以后我可以过得很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炫耀这事?”

    “是你打电话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stop!”电话那头的刘雨鸥道,“老师你别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!我告诉你和蔷薇会所有关的事!而老师你必须帮我画人体素描!我已经完成了我的约定!所以现在轮到老师你了!”

    听到刘雨鸥这颇为强硬的语气后,李泽道:“有空再说,我下午有两节课。”

    “美术课一点儿都不重要,你直接让他们自习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要让学生自习,我也必须在场。难道你是以为直接打个电话给班长,让班长通知下去就可以了吗?假如这样可以,那我干脆挂个名得了,自己去干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我现在就要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没空就是没空,你别跟个孩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未成年,所以我本来就是个孩子,”笑出声后,电话那头的刘雨鸥问道,“难道因为我胸大,所以老师你就不把我当成孩子来看待吗?老师,我现在一个人在家,而且我老爸要晚上很晚才回来,所以你应该明白我想画什么样的人体素描。”

    “粿体的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就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在你们这些画家眼里,粿体也算是一种艺术,”刘雨鸥道,“我现在的身体发育情况很好,所以我希望老师你能以素描的方式帮我记录下来。这样的话,等我老了以后,我看到老师你帮我画的素描,那我一定会很感动很感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直接拍照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人都会以拍照的形式记录自己的青春,但我不想走寻常路。刚好我身上又有老师你需要的东西,所以我们这算是在做交易。再说了,老师你如此排斥帮我画粿体素描,这足以说明老师你心里是有杂念的。假如没有杂念,你就不会如此排斥了。”

    “全粿的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三点式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那老师你现在来我家吧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下午要上课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一个问题,”刘雨鸥道,“我昨天晚上有打电话给老师你,接电话的人是师母。在电话里,我假装是老师你的课外学生,而你也和我正正经经地聊着。这就意味着在师母的眼里,我就是你的课外学生。这更意味着,师母知道我们偶尔会单独相处。所以要是我突然打电话给师母,哭哭啼啼地说我被老师你给强坚了,那师母会是什么反应呢?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吧?!”

    刘泽吼出声的时候,好几个学生都看着李泽。

    侧过身后,压住怒火的李泽道:“雨鸥,你现在才十七岁,正处于叛逆期,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等再过个几年,你的心智变得成熟一些了,你就会知道自己今天说的话有多愚蠢了。”

    “咿?我记得昨天早上老师你还夸我心智成熟呢!”

    “先这样吧,我要去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我喜欢你穿的白色衬衫,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听到刘雨鸥这话,意识到刘雨鸥就在附近的李泽忙寻找着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