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47章 龌蹉之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尽管刘雨鸥握住了拳头,但李泽还是看到了纱布上残留的血迹。

    结合地板上的血迹,李泽这才意识到刘雨鸥之前发给他的照片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为了确定这点,李泽还闻了下刘雨鸥的右手掌。

    闻到些许血腥味后,松开手的李泽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身体是我的,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老师!”李泽突然吼道,“别整天唧唧歪歪的说什么身体是你的!你现在是我的学生!我有权利知道这是怎么回事!按照你的逻辑!因为身体是你的!你就可以胡来吗?!”

    被李泽这么一吼,刘雨鸥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从高一到高三,美术课一直都是李泽教的。尽管这两年多里她和李泽没什么交流,但每次上美术课,她都特别高兴。因为在她眼里,身为美术老师的李泽一直都非常儒雅。反正要是刘雨鸥没有记错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李泽叫得如此的歇斯底里。就算上次在走廊上李泽有吼她,但声音也完全没办法和这次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错愕的刘雨鸥,李泽道:“告诉我是怎么回事,别跟个叛逆少女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我正处于叛逆期吗?”

    “至少你学习成绩很好,而且是今年上北大或清华的热门人选,所以你肯定比一般的叛逆少女来得懂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上清华或北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上什么大学?”

    “蓝翔技校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词汇,李泽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但身为老师,他又想表现得严肃一点,更何况现在是在聊比较严肃的话题。所以笑完以后,李泽立马绷紧了脸,装出严肃的模样。可当刘雨鸥突然对着他吐了吐香舌时,李泽那强装出的严肃又被融化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是不是蔷薇会所的会员干的?”

    “老师你为什么这么想?”

    “因为根据你的描述,我知道很多会员都是性变态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至于在我的手上割一刀吧?”刘雨鸥道,“其实这一刀是我自己割的,因为我突然变得有些抑郁。看着自己的手掌,我就很想让它出血。都说心动不如行动,所以我就直接用水果刀割开了我的手掌。不过老师你放心,我精通包扎,所以我自己就非常轻易地把伤口处理好了。你看下,我这纱布还是打了蝴蝶结的,看上去特别的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自残的倾向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问你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”眯起眼睛后,刘雨鸥道,“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其实蛮喜欢被老师你约束的。就拿此时来说,我感觉你不像是老师,反而像是我的家人。但我跟你说哦,要是你约束我约束过了头,我是会很反感的。我在学校里表现得像个大家闺秀,言行举止都特别的文静,但事实上那是装出来的。我和很多处于叛逆期的少女一样,很讨厌被约束,但偶尔被约束一下其实也挺新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妈会约束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平时有人约束你吗?”

    “假如老师你以后开始约束我的话,那就有了,”附到李泽耳边后,刘雨鸥小声道,“比如我在跟会员做交易时,老师你就在一旁看着,以确保我不会做出和协议无关的事来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刘雨鸥已经将那具和年龄有些冲突的成熟身体贴在了李泽的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刘雨鸥没有戴文胸的缘故,李泽的胳膊就感觉到了那两颗肉弹的变化。

    加上刘雨鸥刚刚那话特别的有画面感,所以李泽顿时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身为老师,他对女学生的话语举动有反应,这是一件极为不道德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在刘雨鸥含住他的耳垂的那一瞬间,李泽急忙推开了刘雨鸥。

    站起身后,李泽忽又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,站起身会让他的帐篷变得太过明显。

    坐着的话,相对来说会好一些。

    而因李泽的一推,刘雨鸥是直接倒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又因吊带睡裙的裙摆本身就短,而此时刘雨鸥还故意张开了双腿,所以李泽就看到了刘雨鸥那保护着圣地的黑色蕾丝内裤。

    “把腿给我收起来!你真是个不要脸的学生!直接给我退学去当小姐得了!”

    骂出声后,反应更大的李泽又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被刘雨鸥看到帐篷,李泽还特意背对着刘雨鸥。

    “在来我家之前,老师你就知道我想要画的是三点式素描,”刘雨鸥道,“所以待会儿开始画以后,老师你不是还要聚精会神地看着,并画在纸上吗?既然待会儿就要看,那我现在让你看又有什么大不了的?心无杂念能成佛,所以心里尽是欲念的老师你注定是要下地狱的。你不需要背对着我,我刚刚已经注意到你有了反应。身为老师,却对学生有反应,这是多么龌蹉的事啊!”

    “我走了,你慢慢得意吧,”拿起画架后,李泽道,“就算没有你的帮助,我也能搞清楚我老……我朋友的老婆到底是不是蔷薇会所的佳丽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你刚刚差点说出‘我老婆’三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可能性有两个,”竖起食指后,刘雨鸥道,“你和你朋友的老婆有苟且关系。”

    竖起中指后,刘雨鸥又道:“那个拥有梅花j的女人就是师母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闲工夫猜这猜那的,还不如将时间花在学习上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每次我考试都是第一名,所以我根本就不需要再学习了。就好比今天上的那些课的内容,我其实早就会了。老师你可以去我的闺房看下,里头摆了不少大学学习材料,所以我其实早就开始上大学,只不过是自习罢了。就连大学那些模拟试卷,有些我都能拿个满分。所以对于我来说,读高中只不过是在过家家罢了。看着一个个因为学习而紧张得不行的高中生,我真觉得他们有些搞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资格嘲笑努力的人,哪怕他们再愚笨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错了,”坐起来后,刘雨鸥道,“老师我们还是别浪费时间了,早点开始画画吧。毕竟对于比我年长的你来说,时间应该是更加宝贵的。我先去换下衣服,老师你可以先准备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可以的话,尽量别三点式吧。我可以帮你画,但要是流了出去,对你的名声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让老师你大吃一惊的!”

    朝着李泽吐了吐香舌后,刘雨鸥这才往次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李泽原本是要离开,但因为他依旧想通过刘雨鸥确定蔷薇会所选妃的时间地点,所以他只能开始摆画架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嘉美内衣厦门分公司。

    咚、咚、咚。

    没等丁洁开口,门已经被推开,文员赵玉珂出现在了丁洁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“丁主管,廖总让你现在去他的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笑了笑后,赵玉珂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赵玉珂离开后,保存了文档的丁洁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往外走去的丁洁,柳咪眉头微微皱起。

    敲了敲总经理办公室的门,又得到廖俊超同意后,丁洁这才推门而入。在廖俊超的要求下,丁洁将门掩上。

    走到办公桌前,看着像一堆肥肉般堆在旋转椅上的廖俊超,丁洁问道:“廖总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廖俊超没有说话,而是拉开了一旁的抽屉,并从中拿出丁洁前天所穿的那条白色棉质内裤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