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49章 利用与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你对我有所误会我可以理解,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稍微尊重一下我。”

    听到丁洁这话,柳咪真想将自己的分析说出来,也就是根据李泽中午和她说的那些事所做出的推断。反正在柳咪看来,既然丁洁会跟男人去逛内衣店,还穿着那个男人买的内衣回家,而且还是在五周年结婚纪念日当天,那足以说明丁洁是一个非常无耻的女人。换成任何一个知道廉耻的女人,都不可能在如此重要的一天里穿着其他男人买的内衣回家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丁洁的毛还被那个男人给刮了!

    柳咪知道自己是个急性子,但因为不想让丁洁更加戒备,所以她只好道:“丁主管,这事就说到这吧,我不想再继续和你争辩下去了。反正我不可能会和你老公有一腿,所以这个你可以放心。至于断了联系,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我有交朋友的权利,哪怕我交朋友的对象是你老公。而且你不觉得我跟你老公做朋友也挺好的吗?我可以帮你测试一下他到底会不会出轨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做这种无聊的测试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特意去做这个测试的,因为我没有勾引男人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你说的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丁洁和柳咪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拉开门后,丁洁走出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回到人力资源部,丁洁的脸色依旧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不只是因为和柳咪吵架,还因为廖俊超的警告。要是她老公再找上廖俊超,廖俊超又说出和她所做的交易的话,那她老公是绝对要和她离婚的。当初廖俊超请她吃饭,并提出交易内容时,丁洁并没有立马答应。可最终,她还是被担任主管所能拿到的高额工资所吸引,在心不甘情不愿的前提下和廖俊超做交易。

    毕竟,只要当上了主管,那三十多万的房贷也可以早点还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丁洁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见是丈夫打来的,心有不安的丁洁忙接通。

    “老公,”声音极为温柔的丁洁问道,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晚上有个老师过生日,我在他家吃晚饭,所以你就不用等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,”丁洁道,“那老公你尽量少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喝酒的,你放心吧,我可不想酒驾被抓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喝了酒,你可以直接叫代驾,现在厦门这边叫代驾都挺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“晓得,”电话那头的李泽道,“那先这样,晚上再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拜拜。”

    挂机后,丁洁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以为她老公是在学校,但她绝对不会想到她老公此时正在身为校花的刘雨鸥家里,更不会想到她老公之前还和刘雨鸥有过身体接触。而假如不是她老公定力不错的话,此时很可能已经将刘雨鸥压在沙发上干了。

    丁洁心神不定之际,李泽正站在外阳台抽烟。

    他妻子想要二胎,还特意买了可以戒烟的口香糖给他。可因为他并不想要二胎,所以那口香糖他压根就没有带在身上。其实他几个月前还很想要二胎,可因为怀疑妻子出轨,他才暂时打消了要二胎的念头。假如说要二胎,而他妻子又不小心怀上其他男人的种,那他可能会莫名其妙当了接盘侠。

    李薇薇应该是他的亲生女儿吧?

    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问题后,李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过怀孕的时间点没问题,所以李薇薇应该是他的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想到此,李泽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从刘雨鸥走进卧室到现在已经过了十来分钟,所以抽完手里的烟后,走进去的李泽问道:“雨鸥,还没有换好衣服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该穿什么样的款式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穿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不穿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开口的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下面开口的内裤,尿尿的时候特别方便。而且要在公共场所做嗳的话,也特别的方便。裙子一拉,就可以开始进出了,因为不需要脱内裤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个学生,所以请不要说这种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只是学生,我还是蔷薇会所的佳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不是蔷薇会所的佳丽,反正在我眼中你只是我的学生。我不管你在其他男人面前表现得怎么样,反正在我面前你必须表现得像个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穿情趣学生装?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空姐服?”

    “你智商很高,所以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什么。反正我不管你穿什么样的服装,三点绝对不能露,露其中一点都不行。请把我当成老师,请把你自己当成学生,所以不要在我面前变得跟个小姐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只是因为我有利用价值,所以你才愿意跟我聊天。假如我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,你就不会再理我。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还是我的学生,我就不可能不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骗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,所以你不需要安慰我,”刘雨鸥道,“你无非是想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蔷薇会所的佳丽,所以在你确定了这件事以后,你就再也不会理我了。而且我可以感觉得出老师你很讨厌我的另一个身份,甚至觉得我很脏。所以刚刚我打开腿让老师你看时,你肯定觉得我那儿很脏很脏,毕竟被很多男人玩弄过。我很想说身体是我自己的,我爱让哪个男人玩就让哪个男人玩。但我知道老师你不喜欢我说这种话,所以我以后尽量不在你面前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仅处于叛逆期,你还处于焦躁期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蔷薇会所的佳丽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已经绘声绘色描述过我接客的过程了,老师你为什么还不信呢?”刘雨鸥道,“看来我应该叫老师你早上过来,这样你就可以看到一对父女的乱纶过程了。他坐在沙发上,我骑在他身上,还紧紧抱着他。我一直喊他爸爸,他一直喊我女儿,场景逼真得就像有血缘关系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这种话了,我不爱听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你到底是不是在利用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能被老师你利用也是一件好事,要不然你也不可能和我单独相处。”

    李泽还想说什么,但因听到开门声,所以他就朝次卧室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看到刘雨鸥的打扮,李泽吓了一跳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