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50章 变得忧郁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李泽原以为刘雨鸥会穿着三点式,甚至是更曝露的服装,没想到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蓝色牛仔短裤,白色吊带上衣,外加一双红色李宁运动鞋。

    刘雨鸥的身材本来就好,而这紧身的打扮更是让刘雨鸥的绝好身材变得更加突出。尤其是那双大长腿,在牛仔短裤和运动鞋的衬托下变得格外惹眼。当然最让李泽瞩目的还是那露了半球的雪峰,毕竟领口很低很低,低到隐约都能看到文胸的地步。

    再加上刘雨鸥的长发还扎成了一束,所以此时的刘雨鸥就好像是要去跑步似的。

    见李泽没有吭声,原地转了一圈的刘雨鸥问道:“老师,这样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当然可以,”回过神的李泽道,“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打扮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老师你也跟那些色色的老头子一样,都是希望我穿那种有情趣风格的服装吗?”往次卧室走去的刘雨鸥道,“老师你等下,我去换一套兔女郎的服装给你看。而且背后会有一个非常大非常大的爱心,这样老师你都能看到我的臀沟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现在这套!”

    “不会显得太普通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学生,打扮得清纯一点会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套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走到李泽面前,又看了看摆好的画架后,刘雨鸥问道:“老师,我需要摆出什么样的姿势?”

    “因为持续时间可能会比较长,所以最好是摆出能让你坚持两三个小时以上的姿势,”李泽道,“当然要是你有信心能在回到原位之后摆出一模一样的姿势来,那你就摆出一个你姿势喜欢的姿势吧。”

    “狗爬式?”

    “不要调戏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看着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的刘雨鸥,李泽还真觉得此时的刘雨鸥看上去很清纯。不过因为刘雨鸥可以把一些污秽的文字流畅地说出来,所以李泽知道刘雨鸥只是拥有一张清纯的外表罢了。要不然的话,刘雨鸥不可能那么娴熟地在他面前打开双腿。假如他跟一般男人一样很随便的话,或许刘雨鸥已经在他的身下伸吟了。

    想到那样的画面,李泽只觉得喉咙有些干燥。

    走到沙发前,刘雨鸥一屁股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刘雨鸥脱掉了运动鞋,并解开了原本绑成一束的长发。

    随着螓首的微微摇晃,获得自由的长发便肆意地散开。

    双脚缩到沙发上后,刘雨鸥用双手将之抱住,并将右脸颊贴在了膝盖上。她原本是笑眯眯的,但摆出这好像很孤单的姿势后,她的眉头便随之皱起,表情更是显得有些落寞。她的目光没有落在李泽脸上,而是盯着干净得好像镜子般的地板上。

    因为侧着脸的缘故,她的发丝不少都贴在了她的面庞上,一小束还调皮地贴在她的唇角处。

    看到刘雨鸥所摆出的姿势后,李泽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两天刘雨鸥脸上基本上都是挂着笑容,所以看到突然显得落寞的刘雨鸥时,李泽总觉得刘雨鸥是个有故事的女孩子。就好像曾经经历过什么事,这事在刘雨鸥心里留下了阴影似的。要不然的话,刘雨鸥不可能如此自然地摆出忧郁的神态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姿势不怎么好,”李泽道,“看不清脸。”

    李泽原以为刘雨鸥会坐正,结果动都没动,就仿佛成了雕塑似的。

    “而且你这样很容易导致双腿发麻,”李泽道,“一旦你的双腿发麻了,你要继续保持这样的姿势就特别的难,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的模特都是选择端坐。而且一旦你动了,你要再复位这个姿势的话,也会变得非常困难。你要知道就现在这姿势而言,你的头发都成了主角。就像那些贴在你脸上的头发,待会儿你要是上个厕所再回来的话,绝对不可能复位的。”

    李泽是从理性的角度分析刘雨鸥所摆出的姿势,结果刘雨鸥依旧没有鸟他。

    见状,李泽只好朝刘雨鸥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刘雨鸥面前并弯下腰后,李泽用食指撇开了贴在刘雨鸥脸上的发丝。可因为刘雨鸥的头发实在是太过于柔顺,所以在重力的作用下,那些发丝再次贴在了刘雨鸥的脸上。见状,李泽只好再次尝试,并让发丝被刘雨鸥那稍微显得有点儿尖的耳朵夹着。

    就画素描而言,李泽是真心不喜欢刘雨鸥这姿势。

    但因为他知道刘雨鸥喜欢这姿势,所以他就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退后数米,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的李泽便观察着刘雨鸥。他正在找角度,以确保构图的完美性。不论什么样的素描作品都不可能达到完美,但既然是要画,那自然是要追求完美的,所以视觉角度特别重要。因李泽是要凸显刘雨鸥的忧郁气质,所以他是希望能尽量展示刘雨鸥的面部表情。

    找好角度又移动了画架后,拉了张椅子并坐下的李泽才开始构图。

    李泽原以为刘雨鸥中途会说腿麻而换姿势,或者是要去上厕所,结果从三点半一直到六点,刘雨鸥都没有动过,这有些出乎李泽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而因为刘雨鸥的配合,李泽在六点出头便完成了作品。

    看着画纸上显得极为忧郁的刘雨鸥,已经抽完第三根烟的李泽便在右下角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以及日期。

    搞定后,李泽道:“雨鸥,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要七八个小时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下,我是觉得已经很ok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动不了,”刘雨鸥道,“腿麻了,都没有知觉了,老师你帮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刘雨鸥这话,李泽真的是有些无奈了。

    笑了笑后,李泽朝刘雨鸥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刘雨鸥面前,李泽却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好像不只是腿麻了,好像整个人都动不了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因担心刘雨鸥出事,李泽本能地去抓刘雨鸥那还环着双腿的手。

    结果就在李泽刚碰到刘雨鸥的手时,刘雨鸥却突然揽住了李泽脖子,并吻向李泽的嘴巴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