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53章 举个例子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见李泽如此犹豫,刘雨鸥的嘴角翘得更高,显得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僵持了半分钟后,刘雨鸥将右手拇指伸进了内裤,并将内裤往下压了些许。

    看到刘雨鸥这举动后,移开目光的李泽道:“你是不是蔷薇会所的佳丽和我半点没关系都没有,所以我懒得确定我的推断到底对不对。就算你是蔷薇会所的佳丽,但你在没有毕业之前终究还是我的学生,所以我希望你能稍微检点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又不是在学校,我干嘛要检点?”刘雨鸥道,“反正假如我是在学校的话,我会变成他们眼中的文静校花的。”

    “周三什么时候见面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见面?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带我去参加蔷薇会所的选妃活动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当妃子?”

    “我要当观众,我要确定我朋友的老婆到底有没有在台上。”

    “假如她只是偶尔来卖身赚钱的话,那也不代表这次就会出现。其实我觉得老师你根本没有必要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。我跟你说哦,只要是个人都怕死,所以你直接把你朋友的老婆绑起来,质问她那张梅花j是哪来的。假如她说出了蔷薇会所,那就说明她肯定有当过蔷薇会所的佳丽。假如她就是不说的话,其实逼她说出真相的办法也是很多的。比如你可以把她强坚了,顺便录下整个过程,之后再威胁她。为了不让自己被强坚的过程流出去,她肯定会说出真相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心肠有够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是白的,”顿了顿后,刘雨鸥道,“其实有时候我真觉得一些女人很奇葩,竟然那么轻易就被威胁。比如在网上和网友聊天,因为受到了网友甜言蜜语的攻势,就直接发粿照给对方。结果遭到了网友的威胁,不得不跟对方开房。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,结果被老公发现时,就哭哭啼啼地说是不希望被老公看到粿照。所以在身为老师的你看来,难道比起比被老公看到裸照,她们更不介意自己和网友发生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然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她们宁愿和网友发生关系,也不愿意让老公看到粿照?”

    “在她们看来,只要老公看到了粿照,就会以为她们和网友已经发生过了关系,这会导致婚姻走向终点。而要是和网友发生一次关系,网友就愿意删除粿照,并且不再骚扰她们的话,那她们自然是选择后者。她们天真地认为只要上了一次床,就能把这段孽缘一刀两断,并像个贤妻一样继续和老公生活。可她们不知道人都是有着贪恋的一面,所以在上了她们一次之后,那些男人绝对不可能放过她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一开始她们的选择就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们是想要保住婚姻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泽这话,刘雨鸥突然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李泽皱紧眉头之际,刘雨鸥笑道:“所以假如师母出轨了,而且情况就和我们说的一样,那老师你也是会选择原谅咯?”

    “别拿我老婆举例子!你真的是个疯子!”

    “只是举例子而已,有什么大不了的?”显得很得意的刘雨鸥问道,“难不成,拥有梅花j的人真的是师母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画好画了,也差不多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起吃晚饭吗?我叫外卖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你自己慢慢吃吧,”取下素描纸并放在茶几上后,李泽道,“假如你是要拿来收藏,就最好喷一些定画液再裱起来。定画液的话,我明天带去学校给你,你记得去上学。还有,身体是你自己的,如何处理确实是你的权利,但我不喜欢你自残。我不知道你自残的原因,反正我是希望在你没有毕业之前,你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有自残行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关心我,我怕我会爱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关心学生是应该的,希望你别误会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拿着画架的李泽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

    看着转过身的李泽,两只手搭在身后的刘雨鸥道:“在师母眼中,你有教我画画,所以老师你每周必须抽出半天或者一天的时间陪着我。要不然的话,师母会怀疑咱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的。当然你放心,我是真的想学画画,用画笔记录一些我想永远记住的人或物,所以我会跟着老师你好好学画画,同样也会交学费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李泽穿上皮鞋之际,刘雨鸥已经走到了李泽面前。

    站起身之际,注意到刘雨鸥的牛仔裤纽扣还没有扣上后,李泽提醒道:“把扣子扣上。”

    低下头看了眼后,刘雨鸥便不紧不慢地扣上了纽扣。

    随后,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帮李泽按了电梯后,刘雨鸥道:“老师,有空再来,下次保证给你优惠价。”

    李泽没有说话,只是脸色发青地盯着电梯门。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后,李泽立马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朝李泽招了招手后,刘雨鸥道:“老师,代我向师母问好。”

    直至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,李泽也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电梯门关上门后,仿佛解脱了般的李泽重重呼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,突然响起的微信消息提示音让李泽冷不丁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见是刘雨鸥发来的信息,李泽随手打开。

    没有文字,只是一个代表可爱的qq表情而已。

    按照惯例,李泽依旧选择不回复。

    因下午的聊天记录还没有删除的缘故,所以李泽又点开了那张仿佛充斥着血腥味的照片。看着刘雨鸥那流着血的手掌,李泽总觉得刘雨鸥可能经历过什么黑暗的事。要不然的话,也没有必要选择自残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李泽突然觉得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刘雨鸥每次考试综合成绩都是年段第一,从高一到现在一直没有被人比下去过。单就这点而言,只要刘雨鸥好好学习,以后绝对是国家栋梁。所以李泽真不希望刘雨鸥是蔷薇会所的佳丽,更不希望刘雨鸥有抑郁情绪。在帮刘雨鸥画素描的时候,刘雨鸥显得极为忧郁,而李泽总觉得那才是真正的刘雨鸥。

    算了,不多想了,连妻子是否出轨还没有搞清楚,竟然还有闲工夫去管别人。

    在心里和自己重复说了好几次后,李泽选择清空聊天记录。

    离开小区后,李泽驾车离开。

    而此时,刘雨鸥是趴在外阳台的护栏上,并盯着下方。

    因为住在三十楼的缘故,所以停在下方的私家车显得极为渺小,就跟火柴盒似的。

    刘雨鸥更是在想,假如直接跳下去,那在做自由落体的过程中会是什么样的感觉?

    要是忽然后悔了,可否还有活下来的办法?

    想着这两个怪异的问题,刘雨鸥忍不住咯咯直笑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肆意地笑着,刘雨鸥的身体也随之颤抖着。而因她是穿着吊带上衣,所以她的雪峰也随之轻微晃动。

    只是在笑了半分钟后,刘雨鸥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冷漠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