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56章 如履薄冰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李泽不知道妻子说的另类指的是什么,但他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不想这么做的,但因为我不应该穿着法务买的内衣回家,更不应该向老公你隐瞒这件事,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做点补偿。但我跟你说哦,这样的补偿只此一次,老公你以后可别跟我要。当然啦,要是他们不配合的话,就算我想重现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配合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丁洁没有说话,只是面带微笑地朝丈夫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丈夫面前,丁洁便附到丈夫耳边说出了所谓的另类sex。

    在说完后,见丈夫眼睛瞪得有些大,丁洁便知道丈夫是期待的。所以在将望远镜还给丈夫后,丁洁便摆出了对面那栋楼的女人那姿势。而同时,丁洁那撑着窗户的玉手还压着两片窗帘布,只露出一点点的空隙。这样的话,可以保证不会被对面那栋楼的人看到。当然要是对方也是使用望远镜,而且还在更高楼层,那或许是能看到的。

    看着妻子摆出的姿势,想着妻子刚刚说的话,李泽便猴急地褪下了妻子最重要的那件。

    在将自己那件也褪下后,李泽立马占有了妻子。

    同时,身子往前探的李泽正用望远镜观察着那两男一女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李泽才缴械投降。

    酣战结束后,李泽就紧紧拥着香汗淋漓的妻子,并在妻子背上连续吻了好几下。结婚五年,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迅猛,所以他的喘气变得有些夸张,就好像刚刚参加完马拉松似的。

    至于他妻子丁洁呢,作为受力方的丁洁自然是收获颇丰。刚刚要不是她丈夫环着她的腰部,她很可能已经直接跪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休息片刻后,两个人便先后去卫生间清洗。

    随后,夫妻俩就躺在床上聊着天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儿后,看了眼早就拉上的窗帘后,丁洁问道:“为什么老公那样会更兴奋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太新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刚刚老公你心里不会把我幻想成对面那女的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能啊,”丁洁道,“就像以前你单身的时候,你肯定有看过那种电影,然后有自己动手。在你自己动手的时候,你当然是幻想着你在跟电影里的女的那个啊。所以刚刚你在看着那个女的时,难道你不是幻想着你在跟那个女的那个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,你想多了,”李泽道,“你是我最爱的女人,我怎么可能会那样幻想呢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李泽刚刚有在幻想,只不过他不止这样幻想。

    除了幻想自己去对面,并占有了那个女人以外。李泽还幻想妻子是那个女人,并遭到那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的攻击。而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幻想里,却是后面那种幻想更让李泽反应强烈。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患有心理疾病,但他不会去找心理医生的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儿后,李泽便关掉了床头灯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刘雨鸥住处。

    此时的刘雨鸥正坐在次卧室的写字台前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是在做功课,她是在画画。

    因自残的是右手,所以刘雨鸥现在是在用左手画画。

    就写字而言,她的左右手一样灵活。所以只要两只手别一起受伤,那她的学习并不会受到影响。她并不擅长画画,所以老是会拿着橡皮擦一直擦。至于她画画的对象呢,则是李泽朋友圈的一张照片。照片里的李泽正坐在沙发上,手里还拿着一块蛋糕。这张照片是李泽二十八岁生日那天,李泽妻子帮李泽拍的。

    因不擅长画画的缘故,所以作业纸上的李泽是一丁点都不像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刘雨鸥还是津津有味地画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刘雨鸥听到了开门声。

    这开门声直接让刘雨鸥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,她更是用有些怨恨的目光盯着门口。在盯了两秒后,刘雨鸥撕下了作业纸。揉成团后,刘雨鸥直接将纸团扔进了一旁的纸篓里。

    刘雨鸥这么做的时候,一个中年男人正在换鞋子。

    换好鞋子,中年男人朝刘雨鸥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见刘雨鸥正坐在写字台前,以为刘雨鸥正在做功课的中年男人道:“雨鸥,已经挺晚的了,也该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尽管遭到了刘雨鸥的嘶吼,但中年男人脸上的表情并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是已经习惯了这状况。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后,中年男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听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刘雨鸥脸上变得极为难看,目光更是变得有些凶狠。因为紧紧握着铅笔的缘故,刘雨鸥的左手都在发抖。这不是害怕,是因为憎恨。

    走到刘雨鸥旁边,见刘雨鸥右手包着绷带,中年男人忙问道:“你又在伤害自己?”

    “你管得着吗?”侧过身后,刘雨鸥道,“身体是我的,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所以你没有资格约束我对身体的使用权。就算我要拿刀砍下我的手指头,就算我要将我的手指头煮熟了喂狗,那也是我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”抓着刘雨鸥右手臂后,中年男人道,“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碰我!”

    骂出声后,仿佛被针刺到的刘雨鸥一脚踹在中年男人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因为疼痛,中年男人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滚远点!”刘雨鸥恶狠狠道,“不许再踏进我的房间!”

    见刘雨鸥手机屏幕上是一个男人的照片,而且还明显不是网络下载的图片,中年男人忙问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男朋友!”哼出声后,刘雨鸥道,“而且我已经跟他做过爱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的中年男人忙问道:“他是干什么的?!”

    “你管他是干什么的,反正他就是我男朋友,”刘雨鸥道,“当然咯,他只是我众多男朋友中的一个,所以你真的不要觉得惊讶。我跟你说,在学校里我有很多男朋友,有时候我还故意翘课跟他们去小树林里嗨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越来越不懂事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冷冷一笑的刘雨鸥道,“那你掐死我啊!”

    说着,刘雨鸥还昂起了头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