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57章 惺惺作态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你!”停顿之后,长长叹了口气的中年男人道,“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,反正就像以前说好的那样。我可以给你完全的自由,但你必须把高中大学都给我读完,而且不能在这期间被任何一个男人搞大肚子。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,希望你别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谨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,刘雨鸥还得意洋洋地笑着。

    又叹了一口气后,中年男人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前脚刚走,刘雨鸥后脚就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因为很用力的缘故,所以中年男人的身体都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而在关上门后,刘雨鸥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。

    走到床边,刘雨鸥便趴在了床上,眼泪也随之流出。

    她没有哭出声,就连身体都一动不动的,就仿佛成了一具死尸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小时后,刘雨鸥站了起来,而床单上还残留着一滩她的泪水。

    拿起写字台上的手机,并打开和李泽的微信聊天窗口后,刘雨鸥发了个生气的qq表情过去。

    等了近二十分钟,刘雨鸥没有收到李泽的回复。

    尽管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如此,但刘雨鸥心里还是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此时李泽已经睡着,而且还搂着妻子。

    她更不知道李泽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。

    在回家之前,就会直接将她的微信号设置为“免打扰”,以防止她发的一些暧昧不清的文字或语音被妻子看到或听到。

    所以在不直接打电话给李泽的前提下,哪怕刘雨鸥发几千几万条微信消息,李泽的手机也不会有任何提示。

    希望变成失望后,换上睡衣睡裤的刘雨鸥钻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打来酷狗音乐播放器,并将自动关软件时间设置为一个小时后,刘雨鸥便单曲循环sofia-jannok的《liekkas》。

    在音乐的催眠下,整个人平静了下来的刘雨鸥才渐渐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昨晚睡觉的时候,李泽和妻子约好早上去接女儿。所以第二天早上不到八点的时候,李泽便被妻子吻醒。在吃过妻子做的早餐以后,李泽靠在主卧室的门上看着正在换衣服的妻子。工作日的时候他妻子都是穿连体包臀裙,只不过颜色和款式可能有些不同。非工作日,他妻子一般是穿连衣裙。所以看着正将连衣裙往身上套的妻子,李泽心情稍微好了一些。只要看到连体包臀裙,李泽就会想到廖俊超那头肥猪,所以他是越来越不喜欢妻子穿连体包臀裙了。当初妻子刚开始穿时,李泽还一个劲赞美妻子,说连体包臀裙让他妻子的身体显得更加火辣。有次甚至因为妻子穿上了连体包臀裙,结果李泽亢奋得直接把他妻子给压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折腾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应该不要化妆吧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爸妈不喜欢化妆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我第一次去你家的时候,为了给爸妈留个好印象,我就特意化了妆,”白了丈夫一眼后,丁洁道,“结果就因为我化妆,爸妈对我的印象特别差。要是你先跟我说爸妈不喜欢化妆的女人,那我绝对不会化妆的。那样的话,在一开始相处的那段时间里,我也不至于每天看咱妈的脸色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现在化妆跟我回去也没事,反正他们都知道你是个好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怕爸妈说我变了,”见丈夫还穿着昨天那件衬衫,丁洁便道,“老公,昨天给你买的雅戈尔的衬衫已经过水过了,现在应该干了,我去给你拿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还是习惯穿身上这件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穿给你自己看的,是穿给爸妈还有亲戚邻居看的,”往外走去的丁洁道,“只有你打扮得光鲜亮丽,他们才会放心。要是你依旧穿着去年买的衬衫,他们可能会觉得你过得并不好,连一件像样的衬衫都没有。进一步推断的话,他们可能就会觉得我这个媳妇不会持家,不会照顾老公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年你是把这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,也把我们两个照顾得健健康康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知道的事,但不代表他们也知道啊,所以你必须穿我给你新买的衬衫。”

    丁洁是用命令式的语气和李泽说话,但李泽并不反感。

    因为,这语气的前提是关爱。

    就不知,是真的关爱还是惺惺作态了。

    拿下晾了一个晚上的衬衫,确定已经干了以后,丁洁这才让丈夫换上。

    衬衫还搭配了一条领带,但现在明显用不上,所以丁洁直接将领带挂在了衣橱里的横杆上。

    之后,他们夫妻俩便一块出门。

    不过因丁洁把上周买的电动洗脚盆落在了家里,所以李泽又搭乘电梯上楼。

    电动洗澡盆是上周大润发超市做优惠活动时,丁洁买的。原本是打算,让她丈夫周三早上送女儿去婆婆家的时候捎过去,结果周三早上他们夫妻俩都把放在女儿房间的电动洗脚盆给忘了。

    幸好到了一楼的时候丁洁想了起来,要不然这次又得忘记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李泽拎起了那装着电动洗脚盆的包装盒。

    正准备出门,他却选择将东西放下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从通讯录里找到柳咪后,李泽便打电话给柳咪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听到柳咪那显得极为慵懒的声音,知道柳咪还在睡觉的李泽道:“那你继续睡觉,晚点有空我再打电话给你。”

    李泽正想挂机,柳咪却道:“我被人吵醒了就睡不着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问你一件事,”李泽道,“昨天下午那头肥猪有叫我老婆下周三去总部参加培训?”

    “培训?”停顿之后,柳咪道,“你等我一分钟。”

    李泽不知道为什么要等一分钟,但他还是嗯了声。

    随后,他听到那话那头传来细微的声响。声响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起床的时候床板所发出的声音。除此之外,李泽还听到了其他女孩子的说话声,好像是在聊着几点起床,几点去逛街之类的。

    约过一分钟,电话那头的柳咪道:“好了,我离赵玉珂很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培训的事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,”柳咪道,“不过下午廖总有把你老婆叫到办公室去,可能就是谈这事吧。怎么的?你老婆说下周三要去参加培训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泽道,“周三早上走,周四下午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你怀疑她是要跟男人幽会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私家侦探你找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哪有空,”李泽道,“昨天下午我有两节课,之后就回家了。今天我要跟她回我妈那边,把我女儿接回家。中午肯定是要在我妈那边吃午饭,下午也不知道几点赶回家,所以得明天才有空去找私家侦探了。明天又是周末,要是对方放假的话,那就得等到周一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不用急,”柳咪道,“按照我的推断,她这几天应该不敢乱来,毕竟你还在怀疑,所以你只要在周三之前找好私家侦探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说出口后,李泽听到了手机那头传来落水声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柳咪在尿尿?

    在李泽的脑海,他想象到的是柳咪正坐在马桶上,内裤还退至膝盖,而那晶莹的液流正洋洋洒洒地落在马桶里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老婆的开房记录我已经拿到了,我待会儿发到你的微信上去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