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58章 无从查起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到柳咪这话,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李泽忙道:“谢谢!改天请你吃饭!”

    “不用请我吃饭,帮我画脑袋素描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叫肖像素描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吧,反正就是脑袋素描,”电话那头的柳咪道,“要不然这次换一下吧,干脆来个半身素描得了,这样我觉得会更好看。上次你帮我画的脑袋素描虽然好看,但只有一个脑袋孤零零地在纸上,我总觉得有些孤单。对了,刚好明天周末,你又说你有空,那我们干脆明天见个面,你帮我画半身素描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,”李泽道,“假如明天有空的话,那倒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,那要是有空你就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先这样,你记得把我老婆的开房记录发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ok。”

    挂机后,李泽并没有出门,而是坐在客厅沙发上。

    他很想点上一根烟,但因为怕被妻子闻到烟味,他就打消了这念头。不是怕妻子生气,是怕妻子伤心。毕竟他妻子现在想要二胎,而且他也答应戒烟,所以让他妻子知道他有在抽烟终究不好。从口袋里拿出那瓶说是有戒烟功效的口香糖后,李泽扔了两颗到嘴里。说真的,这种口香糖口味还没有绿箭来得好,给李泽一种好像有点儿苦的错觉。

    约过两分钟李泽收到了妻子发来的微信语音。

    「老公,你怎么还没有下来啊?」

    「等下,我闹肚子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在刚刚那里等你,你好了就下来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紧接着,李泽收到了柳咪发来的excel文档。

    丁洁开房记录.excel

    因李泽手机有安装wps-office,所以李泽便选择用这个软件打开文档。

    文档里包含了姓名、证件号码、性别、民族、入住时间、旅店名称、入住房号以及退房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他妻子很少住酒店,所以这近一年的开房记录只有十条。

    而李泽最在意的是妻子大前天有没有跟男人开过房。

    可让李泽有些失望的是,文档里并没有4月15号的开房记录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不应该是失望的情绪!

    应该是高兴的情绪才对!

    难不成,李泽希望看到妻子大前天的开房记录?

    假如真的有大前天的开房记录,那就能证明他妻子有和法务或者其他男人去开过房,并在客房里被男人剃去了耻毛,而且还发生了关系。最后,他妻子的内衣还像战利品般被男人拿走。李泽并不知道,他妻子大前天所穿的内裤已经落到了廖俊超的手里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李泽就是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李泽高兴不起来的原因很简单,就因为他认定妻子大前天有出轨,所以应该要有开房记录才对。不过就算是要做嗳,也并不一定是要去酒店,还可以直接去男人的家里。再说了,假如男人先开好了房,他妻子再以访客的身份去找男人的话,根本不需要登记身份证。

    所以,这开房记录其实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不过李泽还是仔细看着这十条开房记录,并回忆着妻子是为什么开房。

    序号1

    入住时间:2016-05-01,13:20:56

    旅店名称:上海中福大酒店

    入住房号:8638

    退房时间:2016-05-03,12:12:43

    序号2

    入住时间:2016-06-13,09:23:01

    旅店名称:广州丽柏国际酒店

    入住房号:8801

    退房时间:2016-06-14,10:03:12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完十条开房记录并回忆完以后,李泽发觉其中有四次是他和他妻子开房,另外六次则不是。而在这六次里,有三次是他妹妹和他妻子一块去旅游,另外三次则是当初他妻子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出差时的开房记录。可能是知道妻子已经出轨,所以对于这三次开房记录,李泽心里毛毛的,就好像妻子并不是一个人住,而是和男上司或者男同事一起住似的。但因为妻子已经离职,所以李泽也无从查起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李泽来说,这三次开房记录根本不重要,他是只想搞清楚大前天下午他妻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事。

    可惜,在这个文档里,并没有他妻子大前天的开房记录。

    看完后,李泽打开和柳咪的微信聊天窗口,并开始打字。

    「文档应该没有删减过吧?」

    「绝对没有,所以大前天你老婆没有跟男人开过房。」

    「你太武断了,剃毛做嗳并不一定要开房,就算开房了,她也有可能没有用身份证。」

    「也对,那这开房记录有什么意义?」

    「没什么意义,但至少让我心里有个底。」

    「抱歉,没有帮上你的忙。」

    「有空帮我打听一下,你们公司总部那边下周三是不是真的有培训,她是说专门针对分公司人力资源部主管的培训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

    因已经在家里担搁了差不多二十分钟,所以李泽就在清空聊天记录的前提下,拎着电动洗脚盆走出家门。

    和妻子会面后,李泽和妻子一块往停车处走去。

    随后,李泽便载着妻子往他爸妈所住的小区驶去。

    因想给爸妈以及女儿惊喜的缘故,李泽并没有提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两个家之间也就相聚十公里左右,但因为路上太多红绿灯,所以行驶了近二十分钟,他们才到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待丈夫停好车后,丁洁便和丈夫一块掩着楼梯往上走。

    小区有些年头,所以连个电梯都没有。

    幸好李泽爸妈是住在五楼,假如是更高楼层的话,那爬起来可就吃力了。因为对于像李泽丁洁这样的上班族而言,他们平日里都不需要怎么爬楼梯。李泽是老师,他在学校里偶尔还要爬楼梯。至于丁洁,她是几乎和爬楼梯无缘。

    因妻子走在更前面,所以跟在后面的李泽就盯着妻子的屁股看。

    他妻子的屁股很大也很翘,就仿佛不受地心引力的约束。

    加上现在他妻子的屁股和他的视线处于同一水平线,距离又不超过半米,所以李泽就觉得这样的视觉冲击挺好的。可惜他妻子今天穿的连衣裙很宽松,要是平时穿的连体包臀裙,那可能就连内裤边缘的痕迹都可以看到。而且要是连体包臀裙,那他直接弯下腰的话,都能确定他妻子所穿的内裤是哪种颜色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李泽心里有些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但随即,他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他妻子每天上班都是穿连体包臀裙,要是偶尔有走楼梯,身后又有男人的话,那那个男人不就会一直盯着他妻子的屁股看,甚至还有可能看到他妻子所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什么款式了?

    唉!

    走到五楼,气息有些不均匀的丁洁便敲门。

    可敲了好几次,都没有人开门。

    喊了几声后,也没有人开门。

    “老公,好像没有人在家,你打个电话问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拿出手机并打通妈妈的手机后,李泽问道:“妈,你们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在家呢!咋啦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泽道:“我们在家门口,但没有人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听出语气有些问题后,李泽忙问道:“妈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医院,薇薇她……她出了点事……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