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62章 电话两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到妻子这话,有些错愕的李泽忙问道:“你做春梦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坐起来并掀开被子后,头发凌乱的丁洁喃喃道,“薇薇又尿床了。”

    李泽原以为是妻子下面湿了,没想到是女儿尿床。

    见床单上一片尿渍,李泽忙道:“赶紧把薇薇叫醒。”

    就算李泽不这么说,丁洁也会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在被叫醒后,睡眼惺忪的薇薇先是呆呆地看着她爸妈,之后又呆呆地看着湿答答的内裤。在知道自己尿床后,薇薇突然笑了起来,还问她妈妈有没有被弄湿。

    见女儿笑得如此天真活泼,他们夫妻俩都有些无语了。

    之后李泽是将床单被套都拿去洗,丁洁则是在帮女儿换衣服。

    将床单被套扔进洗衣机后,李泽问道:“衣服要不要也一起洗啊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待会儿手洗就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妻子这话后,李泽便按了下洗衣机的电源键。

    选好水量以及洗涤方式后,李泽才按下开始键。

    帮女儿换好衣服,又铺上干净的床单后,丁洁问道:“宝贝,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有头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妈!你好啰嗦哦!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”点了下女儿的额头后,丁洁道,“医生叔叔说了,要是你不配合妈妈的话,就让妈妈把你送到医院去打针。”

    “我头不疼!”

    “会恶心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恶心!”

    “会呼吸不畅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呼吸不畅!”

    见女儿显得很紧张,丁洁又问道:“你知道呼吸不畅是什么不?”

    薇薇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笑出声后,丁洁道:“呼吸不畅就是你的鼻子嘴巴好像被人捂着,所以你会觉得喘不过气。当然了,实际上没有人捂着你的鼻子嘴巴。”

    丁洁解释完后,薇薇立马捂着自己的鼻子嘴巴。

    见状,丁洁道:“别这样玩,这会影响到你的身体健康的。”

    松开手后,薇薇道:“妈妈,我没有呼吸不畅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,”捏了下女儿的脸蛋后,丁洁道,“在你头上的纱布没有取下来之前,妈妈问你什么你都要如实回答。当然啦,就算以后你头上没有了纱布,你也必须乖乖听妈妈的话。在你没有出嫁之前,妈妈都有权利管着你。在你出嫁以后,那就是由你老公管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要出嫁。”

    “舍不得妈妈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被管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自己玩,我去找你爸爸谈点事,”站起身后,丁洁道,“不许碰你头上的纱布,要不然你会头疼的,那样就得去打针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走出次卧室,见丈夫正坐在沙发上发呆,走过去的丁洁便问道:“你有打电话给咱妈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晚上不是要去某位老师家里吃饭吗?”坐在丈夫旁边后,丁洁继续道,“咱妈以为我们可能会过去吃晚饭,所以你得和咱妈说一声。万一她待会儿去买了很多的菜,那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待会儿你要几点出门?”

    “五点左右吧,”李泽道,“饭局六点开始,早点过去跟老师们唠嗑唠嗑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挺好,培养人际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暑假的时候先开培训班,到时候看效果怎么样。好的话,秋季开学我就不去教书了,我就将精力都放在培训班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叫刘雨鸥的女生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教得怎么样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正式开始教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开始教?明天?”

    “应该吧,”李泽道,“主要是等她爸妈那边的通知,因为他们一家人明天有可能要去游乐园那边玩。她家很有钱,她爸妈是做生意的,认识不少有钱人,所以我感觉教好她是有好处的。当然了,你可不能胡思乱想的。要是你老是以为我会跟刘雨鸥或者其他女生整出什么事来,那我也不敢单独教她,甚至连培训班都不敢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老公你别再怀疑我,那我当然也就不会怀疑老公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在怀疑你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随口说说罢了,”靠在丈夫身上的丁洁道,“对不起,老公,早上在车里我的态度有些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都是实在话,所以应该我和你说对不起才对。老婆,在没有学画画之前,我其实挺外向的。后面是因为画画的时候要沉着冷静,所以我就变得不太爱说话。假如没办法让我的心静下来的话,我也就没办法完全发挥出我的实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你什么时候能办画展啊?”

    “我擅长的是素描,油画之类的不擅长,所以办画展这种事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。当然了,要是以后花点时间钻研油画,指不定还真的可以办画展。反正我现在只想多赚点钱,和你一块照顾好咱们女儿,别的事就暂时不去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反正老公你还年轻,办画展的机会多得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我……”

    丁洁的话还没说完,李泽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拿起一看,见是刘雨鸥打来的,李泽不免有些忐忑。他总觉得刘雨鸥这个女生让他琢磨不透,所以他真担心一接起来就听到刘雨鸥的伸吟。他妻子挨着他而坐,是很容易听到的。

    但这通电话必须接,否则他妻子真的会怀疑他和刘雨鸥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和刘雨鸥有过亲密接触,但因为曾经暧昧过,所以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出轨了似的。

    接通后,李泽道: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我要的定画液呢?”

    “抱歉,”李泽道,“昨天我记错了,我以为昨天是周四,所以才说今天去学校的时候把定画液带给你。这样吧,我周一再把定画液带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现在就想要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没空,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明天带来给我吧,你明天不是要来我家教我画画吗?”

    李泽不知道妻子会不会听到刘雨鸥的声音,但为了不让刘雨鸥说出一些比较暧昧的话语,李泽只好道:“那行,那我明天过去教你画画的时候再带过去。明天早上九点到十一点,这是授课时间,你记得提早准备好铅笔还有素描纸之类的。明天我先教你打线,等你能打出看不到点点的直线弧线了,我再教你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打线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明天授课的时候你就知道了,但你现在先上网查一查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还是等老师你明天来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明天就在家里等老师你了哦,”刘雨鸥道,“到时候我爸妈也会在,他们想看下你教得怎么样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