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65章 挺特别的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到孙兰娜这话,李泽本能地看向孙兰娜的胸脯。

    可因为吊带睡裙的保护,李泽看不到文胸。

    当然,文胸的暗紫色肩带还是可以看到的。

    噗哧笑出声后,孙兰娜问道:“李老师你想看啊?”

    “没,”李泽道,“只是觉得好奇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想看呗!”孙兰娜道,“不过我觉得还是不给李老师你看为好,那样会显得我很轻浮。其实刚刚开门的时候,我就发觉李老师你的目光有些不对劲。虽然你没有说出来,但我还是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。你想着我为什么会打扮得这么清凉,又是不是在勾引你。其实我跟你说啊,下午我逛街逛到出了一身汗,所以回来我就洗了个热水澡。后面想着李老师你都知道我在办公室里做过那种事了,所以我就干脆换上晚上睡觉要穿的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确实没有想到孙老师你会这样穿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娜娜或者小娜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孙老师吧,”李泽道,“毕竟顺口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吧,反正这只是一个称谓罢了,”见李泽都没有动筷子,孙兰娜忙道,“李老师,虽然这些菜都不是我做的,但味道还是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有在吃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李泽夹起一片香肠送到嘴里。

    站起身后,孙兰娜前去拿李泽面前的碗。

    因为身子往前探的缘故,孙兰娜的领口就自然而然地张开。尽管有紫色文胸的束缚,但李泽还是看到了那两颗沉甸甸的硕果。而且这姿势会让硕果显得更大硕大,所以仿佛遭到勾引的李泽本能地将目光移到野山椒牛肉上。

    拿过碗,并帮李泽装了一碗香菇肉片汤后,孙兰娜便将那碗汤摆放在了李泽面前。

    再次坐下后,孙兰娜问道:“去年发生在东莞的那个案子,李老师你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“哪个案子?”

    “禁色俱乐部。”

    “有听过,还看了相关的视频,”李泽道,“要是没有看到相关的新闻,我真不敢相信东莞竟然会有那样的俱乐部,而且竟然有那么多的官员牵扯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那对于禁色俱乐部的主题,李老师你又是怎么看待的?”

    “夫妻交换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很恶心的一件事,”李泽道,“既然结为夫妻,那丈夫就有爱护妻子的义务,不应该把妻子当作可用于互相交换的商品。所以对于那些男人,我真觉得他们各个都是变态。幸好禁色俱乐部被取缔,要不然咱们中国的风气就会变得越来越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事实上类似的俱乐部或者小团体还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,反正跟我的生活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李老师你是在自欺欺人,”孙兰娜道,“就拿咱们厦门来说,这样的交换行为其实也蛮多的。当然了,因为这种行为不能被公开,只能在私底下进行,所以就算我们身边存在着这样的人,我们可能都不会知道。就拿我来说,假如不是周五早上被李老师你发现了,你肯定也不知道我会是那种敢在半公开场所自蔚的女人。所以啊,人其实是最最虚伪的高等动物。明明有需求,却又要隐藏着,搞得好像自己是无欲无求的圣人似的。低等动物呢,它们倒是表现得很直接。鸡啊,鸭啊,狗啊,它们有需要了就直接上,根本不在乎周围有没有同类或者是异类。所以有时候我就在想,假如我们人类也能像它们学习,那这个社会会变得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听到孙兰娜这话,李泽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李老师,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到了一些很搞笑的场景,”李泽道,“假如可以什么都不顾地做嗳的话,那那些美女走在街上岂不是很容易遭到轮坚了?假如法律系统还在运作,那警察不是每时每刻都得抓捕犯人了?所以我觉得孙老师你说的话就像是在讲笑话,让我不得不笑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这样,”端起高脚杯后,孙兰娜道,“你是第一个我可以随便聊性的男性朋友,所以我们得多喝点酒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孙老师你酒量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好不坏。”

    “有经常去酒吧之类的娱乐场所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,”孙兰娜道,“偶尔觉得寂寞了,我就会去酒吧坐一坐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很多人搭讪。”

    “是很多,而且很多年龄都比我小,所以我对他们都是不屑一顾。他们找我搭讪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想睡我。正因为他们的目的,所以我特别不喜欢在酒吧里和我搭讪的人。不知为什么,有时候看到有男的跟我搭讪,我都会觉得特别恶心。可能是因为这样的心态在作怪,所以我也特别讨厌跟我搭讪的男老师。从我来这所学校到现在,李老师你不都是坐在我的对面吗?一开始我很讨厌这样,所以我都希望坐在我对面的是个女老师。我怕你会一直盯着我,怕你会动不动就跟我搭讪,结果你是对我不理不睬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少主动跟人打招呼,尤其是女性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因为这样,所以我才会觉得你挺特别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不擅长交际罢了,并没什么不特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你老婆的感情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一直都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羡慕你们,”自顾自地喝了口酒后,轻轻摇晃着高脚杯,并盯着那不断拍击着高脚杯边缘的洋酒的孙兰娜道,“有时候人就像是杯子里的酒,不论怎么挣扎都逃不了,最后只能被喝掉,并以秽物的形式被排出体外。”

    “孙老师,我们现在正在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好像说了有些恶心的话了,”站起身后,孙兰娜道,“我去下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孙兰娜往卫生间走去后,李泽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打开和妻子的微信聊天窗口后,李泽却又不知道该输入什么文字。

    尽管他没有和孙兰娜发生什么,但他总觉得这和出轨没什么两样。因为在和孙兰娜聊和性有关的话题时,李泽总是会忍不住打量着孙兰娜,就好像期待着发生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老婆出轨,丈夫应该以出轨的方式报复吗?

    在李泽看来,这样的报复方式很愚蠢,所以他真没有这样想过。

    可因为和孙兰娜单独相处又聊比较禁忌的话题的缘故,所以李泽还是有些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看着还剩大半瓶的威士忌,李泽眉头皱得非常紧。

    走进卫生间,并将门反锁后,孙兰娜直接将内裤脱了下去。

    用手摸了摸那儿,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确定没有异味后,孙兰娜并没有拉起内裤。

    撕了些卫生纸沾了点水,小心翼翼地来回擦拭了几遍后,孙兰娜又用干的卫生纸稍微擦了下,之后才拉起内裤走出了卫生间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