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68章 一丝苦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就算李老师你顺便把我酒杯里的酒也喝了,我也不会告诉你的,”孙兰娜道,“要是我告诉了你,你又去质问他的话,那他就知道是我和你说的了。这样的话,倒霉的绝对是我。其实李老师你是不是没有经历过什么黑暗的事啊?要不然你就不会说厦门不存在黑白两道通吃的人了。其实不仅仅是厦门,绝大多数的地方都有这样的人物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不相信在厦门这种文明城市会有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能说明李老师你的生活太单纯了,”笑出声的孙兰娜道,“保护伞这种东西全国各地都有,所以就算厦门有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绝对不肯告诉我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自己去问郭佳佳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,行不行?”皱起柳眉的孙兰娜道,“我和你说这件事是希望你看清楚孙晓斌这个人,不是让你去滋事的。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五个多月,而且郭佳佳家人也接受了赔偿金,所以李老师你真的别没事找事。羊肉没吃到,倒惹一身骚。要是这样的话,不仅仅是李老师,就连你家人可能都会有危险。我知道你老婆很漂亮,所以要是因为你而让你老婆被其他男人怎么样怎么样的,那你就不会愧疚?世态炎凉已经越来越严重,就连老太太摔倒了都不敢轻易去扶,所以当个旁观者或者听众其实挺好的。对于我刚刚说的话,你直接当作是开玩笑得了。怎么说呢,反正就当是我在诋毁有狐臭的孙晓斌老师吧。”

    李泽希望是假的,但他又觉得是真的。

    对于孙晓斌的人品如何,李泽不关心。但他关心的是,郭佳佳是否遭遇过那样的事。去年郭佳佳才十六岁,又是品学兼优的学生,所以李泽是真不希望郭佳佳真的遭遇过那样的事。对于十六岁的花季少女来说,那样的经历就等于是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,甚至有可能完全改变郭佳佳的一生。

    因自己也有个女儿,所以李泽真希望孙兰娜只是在骗他。

    轻轻叹了一口气后,心情抑郁的李泽端起了高脚杯。

    见状,孙兰娜还想和李泽碰杯,结果李泽已经自顾自地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洋酒的后劲很大,再加上李泽很少喝洋酒,所以此时的李泽其实已经有点儿醉了。

    看着身穿吊带睡裙,事业线还因为文胸的挤压而特别明显的孙兰娜,李泽眉头皱得更加的紧。

    之前他觉得这样的相处很暧昧,暧昧到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的地步。可现在呢,他的心情完全被孙兰娜刚刚所说的话左右着。所以哪怕他现在盯着孙兰娜的事业线看,他也不是想着要跟孙兰娜怎么样,因为他脑子里想着的都是和郭佳佳有关的事。

    在明知郭佳佳来月经的前提下,孙晓斌还将郭佳佳骗到体育器材室强坚,这是心理变态的人才会做出的事吧?

    难不成,孙晓斌就喜欢跟来了月经的女人做嗳?

    想着平时嘻嘻哈哈的孙晓斌,李泽真不愿意相信孙晓斌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算了,直接当孙兰娜是在开玩笑吧!

    因为已经有些醉的缘故,李泽也就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控制酒量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有点醉的他一直在想着妻子的耻毛到底是被谁剃掉的,所以郁闷的他就自顾自地喝着酒。他明知有可能喝醉,甚至像是一滩烂泥般趴在餐桌上,但他真的没有去控制酒量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个人把剩下的洋酒都喝光了。

    站起身后,有些不稳的李泽朝卫生间走去。

    李泽走进卫生间之际,拿着手机的孙兰娜已经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因为有些醉的缘故,脸蛋红扑扑的孙兰娜干脆靠了下去。

    打开和那个人的聊天窗口后,孙兰娜开始打字。

    「真的要这样吗?」

    「要是你不照办的话,你就拿不到钱。」

    「好歹你曾经是我男朋友。」

    「难道现在就不是了?」

    看到对方回复的消息后,孙兰娜不免露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熄屏并将手机放在茶几上后,踢掉拖鞋的孙兰娜直接仰躺在了沙发上。因为双腿曲起的缘故,那真丝裙摆便滑至孙兰娜的大腿根部,这也使得她那暗紫色内裤显现无疑。保护着私密地带的那块布料呈现蝴蝶形状,其他布料则是半透明,所以孙兰娜的下面就像是被一只蝴蝶贴着似的。

    孙兰娜那叉开的双腿正对着监控摄像头,所以另一端的人肯定也看到了她所穿的内裤。

    听到声响,知道李泽已经走出卫生间后,脑袋歪向一侧的孙兰娜便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见孙兰娜躺在沙发上,李泽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孙兰娜那雪白的大腿上后,李泽的喉咙变得有些干燥。他所处的方向看不到孙兰娜的内裤,但因裙摆滑至大腿根部,所以他还是知道只要走过去,那就有可能看到美丽风景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泽确实喝多了,但他还没有醉到尽情释放欲望的地步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孙兰娜此时的姿势实在是太勾人心魄,所以李泽直接呆呆地站在了那里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要是李泽有注意到监控摄像头,那他就会知道这其实是一场戏了。

    可惜,李泽并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迟疑了下后,李泽还是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站在孙兰娜身旁,又看了眼孙兰娜那白得刺眼的大腿后,李泽关切地问道:“孙老师,你醉了?”

    放下双腿并拉了下裙摆后,依旧闭着眼的孙兰娜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喝醉了,你就去床上休息吧,”李泽道,“时候也不早了,我差不多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喝了很多酒,你不能开车的,”依旧没有睁开眼的孙兰娜道,“李老师你今晚可以在我这边睡,我们一人睡一个房间。当然要是李老师你怕别人说闲话,那李老师你就请个代驾吧。别和孙晓斌走得太近,他真的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躺着可不行,我扶你回房间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只想这样躺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去床上躺着吧,”李泽道,“万一孙老师你躺着躺着睡着了,半夜三更滚到地板上的话,那孙老师你明天就得去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拉我起来,我都没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孙兰娜已经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抓着孙兰娜的手,弯下腰的李泽用另一只手搂住了孙兰娜背部。

    扶着孙兰娜坐起来后,李泽是想松开手。没想到孙兰娜却顺势勾住了他的脖子,并将炙热的薄唇贴在了他的嘴巴上,还试图用香舌去撬开他的牙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孙兰娜那嘤咛般的低吟已经在客厅里回荡着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