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72章 药物维持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盯着这张在灯光照射下会显得熠熠生辉的合欢扑克,孙兰娜真的是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要不是当初缺钱进了蔷薇会所,后又被她前男友知道,她现在应该早就和她前男友结婚了吧?要是运气好的话,很可能已经当妈妈了。她是知道这世界是没有后悔药可吃,可她真的希望时光能倒转。要是能,她绝对不会在姐妹的蛊惑下成为蔷薇会所的佳丽,更不会为了六万元出卖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就算已经过了很久,但她还是忘不了被前男友识破的情形。

    那天蔷薇会所有选妃活动,她像往常那样打扮得花枝招展后去参加。

    在台上走秀并尽情地展示自己的绝好身材时,有个戴面具的男人举起了一张梅花6。

    因没有其他人竞争,所以孙兰娜那晚的身体使用权就落到了那个男人手里。

    可当她在后台换上平时穿的连衣裙,并前去酒店外面和那男人碰头时,她才发觉那个男人竟然是她的前男友。在走秀的时候,因为灯光昏暗的缘故,孙兰娜注意到的只是那张梅花6罢了。在见到前男友的时候,孙兰娜有和前男友争吵,问孙兰娜为什么会是蔷薇会所的会员。而在得知前男友是知道了她在蔷薇会所,所以才通过关系混入这次的选妃以揭穿她后,她就知道真正的失败者是她。假如她前男友一直都是蔷薇会所的会员,那或许她还不算是真正的失败者。在被前男友揭穿后,孙兰娜有恳求前男友原谅。结果她前男友说已经花钱买下了她身体的使用权,所以今晚她只是一个供她前男友玩乐的妓女罢了。孙兰娜不想承认这一身份,但因前男友想曝光这事,所以她还是跟着前男友去开房,还在前男友的要求下以婊子自称,并称呼她前男友为帅哥。

    那次之后,她还是想和前男友重归于好,而她前男友提出了极为苛刻的要求。

    只要她愿意满足前男友提出的任何条件,那她前男友就愿意和她继续谈恋爱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第一个要求竟然是让她和前男友的死党做嗳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,结果她男朋友却说她只是一只鸡,跟哪个男人做嗳都没区别。

    为了所谓的爱情,她同意了。

    之后,她就像宠物般完成着前男友下达的一个又一个命令。

    昨天早上在办公室自蔚,这也是她前男友下达的命令。

    约李泽到家里吃饭,并借机发生关系,这也是她前男友下达的命令。

    可不知怎么的,喝多了酒的孙兰娜心里特别不舒服,所以就直接和她前男友闹掰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看着这张梅花6的孙兰娜突然觉得自己好傻,竟然为了早就不存在的爱情做那么多愚蠢的事。要是当初被前男友揭穿身份后就选择分手,那她的身子也不至于被那么多的男人所玷污。

    或许,现在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只要找一个不知道她过去的男人结婚,那她依旧能收获幸福。

    毕竟她有着非常好的自身条件,所以要找个男人结婚不是一件难事。

    将梅花6放进袖珍收纳箱后,孙兰娜重重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走到衣橱前并打开,孙兰娜顺势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翻开一叠冬天才穿的厚衣服后,孙兰娜从中拿出一瓶写着“维生素c片”的药瓶。

    拧开后,抖出一颗药丸,孙兰娜直接将药丸扔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摇了摇药瓶,见只剩下十颗,孙兰娜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拧上瓶盖,又将药瓶藏在衣服堆里后,孙兰娜爬到了床上,手还伸向了最为私密的地带。

    药物发作后,孙兰娜浑身颤抖得极为厉害,更是在抱紧被单的前提下发出了痴痴笑声。

    当李泽回到家时已经是九点半。

    见妻子正坐在沙发上,手提电脑还摆在腿上,正在换鞋子的李泽便问道:“薇薇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一切正常,”丁洁道,“应该是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最怕她出事了,”朝妻子走去的李泽问道,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做一份表格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工作狂,在家里也不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合理利用时间,”关闭word文档并保存后,合上手提电脑的丁洁道,“等你的时候没什么事干,又不想看电视剧,所以干脆就做表格了。这样的话,我周一就可以少做点事。”

    将手提电脑放在一旁,丁洁便朝丈夫走去。

    勾住丈夫脖子后,嗅了嗅丈夫的脸的丁洁道:“老公,你身上的酒味好重,看来真的喝了不少酒。我问你啊,你是自己开车回来的,还是叫代驾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那多危险啊!”

    “不危险,酒劲早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危险就是危险,”丁洁娇嗔道,“下次我不许你再这样,出事了可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乌鸦嘴!”

    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”丁洁道,“而且现在厦门这边酒驾查得特别严格,你要是被抓到了,那得被扣12分。听我的,以后别再酒后驾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洗过澡了?”

    “之前跟薇薇一块洗的,”将脸贴在丈夫胸前后,丁洁继续道,“当然了,要是老公你想让我陪你洗的话,我是不介意再洗一次的。不过我跟你说哦,你喝了这么多的酒,精子的质量肯定不怎么好,所以可不适合做嗳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闻到妻子的发香后,喉咙动了下的李泽道,“那我先去洗个澡,待会儿再聊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”闻了闻丈夫所穿的衬衫后,丁洁问道,“你身上怎么会有香水味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