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78章 同一个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见状,李泽直接选择拒听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周娜起疑心,李泽急忙打字。

    「娜娜,你别发语音给我,我老公在我旁边睡觉。万一让他看到了我们的聊天记录,那他肯定是要跟我吵架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还想和你好好聊聊天,毕竟我们都有了各自的家庭以后就很少联系了。」

    「都是这样,没有必要伤怀,呵呵。」

    「你找他到底有什么事?是要问当初他为什么那样对待你?」

    「反正你给我他的qq号码吧。」

    「我是你的好朋友,我不希望你走错路做错事,所以你还是打消这念头吧。」

    看着周娜发来的qq消息,李泽眉头皱得非常紧。

    李泽知道周娜是为了他妻子好,可关键现在在用他妻子qq的人是他。所以周娜越是为他妻子考虑,李泽就越觉得心烦。他不想知道妻子和前任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,他只想知道他们两个结婚以后,他妻子到底还有没有和前任保持联系。他更想知道的是,发他妻子大学时期的照片给他妻子的人到底是不是他妻子的前任。

    现在是四月中旬,而情人节是在二月中旬,期间相差了两个月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这两个月里,李泽都没有对妻子起过疑心,所以对于妻子晚归或者说跟女同事去逛街之类的,李泽都是百分百相信的。

    而要是他妻子二月份和前任勾搭上,他们两个人在这两个月里会不会有过越轨行为?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那个所谓的法务该不会就是他妻子的前任吧?!

    他妻子说那个男人是总公司派来的,还说厦门分公司这边只有他妻子一个人知道这事,更说分公司里可能有内鬼,所以调查假货必须暗地里进行。

    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?

    假如是假的,那那个男人就绝对是他妻子前任了!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绝对要搞清楚那个男人的身份才行!

    李泽没有和柳咪说过那个男人是总公司法务,但他知道有必要和柳咪谈一谈这事。要是柳咪认识总公司那边的人,至少就可以帮他确认一下那个男人的身份。假如真的是法务,李泽至少会稍微宽心一些。不过说真的,他有必要找到这个法务,搞清楚他妻子那天下午的具体行程。就比如,他妻子的耻毛会不会是被这个法务给剃掉。

    一瞬间,李泽才发觉自己犯了个非常低级的错误。

    既然那天下午他妻子是和法务在一起,丁自裤又是法务送给他妻子的,那法务就是剃毛的最可疑者吧?

    所以不管如何,李泽必须找到法务才行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周娜发来了一个qq号码。

    「48312483」

    紧接着,周娜又发了消息过来。

    「这是他的qq号码,我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在用,反正自从你们分手以后,我就没有再和他联系过了。我不知道你找他有什么事,但我是真的不希望你因为和他恢复联系而发生什么事。我知道你很爱你老公还有女儿,所以你自己好自为之吧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。」

    「晚安,小洁。」

    「晚安,娜娜。」

    见周娜没有再发消息过来后,李泽便清空了聊天记录,并在聊天列表里删除了和周娜的聊天窗口。

    这样只要周娜没有联系他妻子,那他妻子都不会知道今晚的事。

    点了下qq界面上的“搜索”后,李泽输入了周娜提供的qq号码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是,他妻子qq好友里竟然没有这个人。

    是周娜提供的qq号码是错的,还是说他妻子早就将前男友删除或扔进了黑名单?

    不管原因是哪个,反正李泽还是去查看对方的qq空间。

    幸好没有设置为陌生人不可访问,要不然李泽连对方的qq空间都打不开。

    打开对方的qq相册后,李泽吓得都差点握不住手机。

    操他妈的!

    这男人不就是那个法务吗?!

    没想到,所谓的法务就是他妻子的前男友!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总公司派来的!

    这更意味着,他妻子的耻毛绝对是被这男人给剃掉的!

    为了让他安心,他妻子就故意说这男人是法务!

    为了让他像个白痴一样相信,他妻子还编造出了和法务一起秘密调查假货这样的弥天大谎!

    瞬间,李泽已经理清楚了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情人节或者更早之前前任和他妻子联系上,之后两个人旧情复燃,他妻子成了前任的炮友。而在他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当天,前任还带他妻子去买丁自裤,之后就带他妻子去酒店或者是住处。为了宣誓领土主权,前任直接将他妻子的耻毛给剃了,之后还有可能说出类似于“你永远都是属于我的”、“那个傻逼还被蒙在鼓里”这样恶心的话。

    在剃了他妻子的耻毛并干了他妻子以后,前任就直接让他妻子穿着新买的丁自裤回家。

    而那时,他还像个白痴一样精心准备着晚餐。

    他在准备晚餐,他妻子却成了其他男人的炮架子,这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悲哀的事。

    将所有的事串在一起后,李泽气得不行,他真的很想直接冲进次卧室,并将假装贤妻良母的妻子给拽起来。

    除了逼迫他妻子说出真相以外,李泽还想将他妻子暴打一顿。

    可终究,他还是想先找到妻子的前任,搞清楚事情经过是不是和他想象中的一样。

    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后,浑身无力的李泽直接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怔怔地盯着灰蒙蒙的天花板,李泽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了。

    不应该为贱女人流泪!

    下定决心后,李泽便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,李泽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站起身后,李泽朝次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,李泽便回到了主卧室。

    之前他烟瘾犯了的时候,他是直接嚼口香糖。可这次,他真的不想再嚼那味道跟垃圾没什么区别的口香糖,所以他是直接点上了一根烟。怕次日早上被妻子闻到烟味,他是站在被惨淡月光铺着的窗前抽烟。尽管很痛恨和前任恢复联系的妻子,但终究他还是有在考虑妻子的感受,这真的是有些悲哀。

    最悲哀的男人不是一事无成,更不是没妻没子。

    而是在事业有成并且有妻有子的前提下,表现贤惠的妻子却成了其他男人的炮架子。

    抽完一根烟,李泽又给自己点上第二根。

    抽完第二根烟,叼起第三根烟的李泽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打开和孙兰娜的聊天窗口后,目露凶光的李泽开始打字。

    「孙老师,你睡了没?」

    「还没,你怎么这时候发消息给我啊?」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