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82章 好好学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以最快的速度喝碗粥后,李泽道:“我先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丁洁连头也没有抬。

    吻了下女儿那沾着饭粒的脸后,李泽起身往主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拿上手机、钱包、香烟以及打火机,李泽便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丈夫离开家后,丁洁这才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干嘛哭了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伸手拿掉女儿脸上的饭粒后,丁洁微笑道,“妈妈只是太高兴了,所以才会哭。宝贝,要是以后爸爸不在你身边了,你可要好好听妈妈的话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爸爸要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顿了顿后,丁洁补充道,“或许不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擦了擦眼泪的丁洁便凑过去吻了下女儿的额头。

    此时,李泽已经来到了一楼。

    现在才八点,这边到刘雨鸥家里也就二十分钟左右,所以李泽是不想这么快出门。在正常情况下,他至少会在家里待到八点半,可看到妻子那装得可怜兮兮的模样,李泽真的是呆不下去。他很想质问妻子和前男友是什么关系,又为什么要欺骗他。可因女儿在场,李泽又问不出口。或者说,他是想先和妻子的前男友见个面,问清楚一些事。毕竟在李泽看来,他妻子的前男友应该不可能像他妻子那样出口成章吧。

    不过在那之前,他要先去刘雨鸥家里。

    在一楼抽了一根烟,李泽这才往停车处走去。

    差不多八点半时,李泽已经来到了世纪新城。

    因还有半个小时的缘故,坐在车里的李泽直接发微信消息给刘雨鸥。

    「我已经到你住的小区了,我能不能提早上去?」

    「晚十分钟到我家,我现在起床换衣服。」

    「ok。」

    聊完以后,在车里坐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李泽就下了车,并朝刘雨鸥所住的那栋楼走去。

    在68栋1单元楼下,李泽用玻璃门前的对讲设备和刘雨鸥取得了联系,身在家中的刘雨鸥则是帮李泽开门。

    在听到咔的声响后,李泽直接推开了玻璃门。

    来到3001前,李泽还想敲门,没想到刘雨鸥直接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看到刘雨鸥的打扮,李泽不免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刘雨鸥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裹胸裙,腰上还系着一条腰带,长发则是绑成了一束。

    因刘雨鸥偏瘦,所以刘雨鸥的锁骨特别明显。

    刘雨鸥确实偏瘦,但她的胸是真的很大。

    裹胸裙能让女人的胸更加凸显,所以李泽都觉得十七岁的刘雨鸥这胸比他妻子的还来得大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走进屋并关上门后,李泽问道:“他呢?”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“跟你一起住的那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包养我的那个男人吗?”耸了耸肩后,刘雨鸥道,“早上我醒来以后就没有看到他了,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不过你不用担心,要是他突然回来了,我会说你是我的私人美术老师的。当然,我也会向你介绍,说他是我爸爸。毕竟他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所以肯定不希望让你知道他包养了我的。老师,你怎么没有带画架,难道你想跟我做别的事?”

    “今天教你打线,根本不需要画架,反正你这边有纸和笔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开始,还是说九点的时候再开始?”

    “你去拿笔和纸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应了声后,刘雨鸥便一蹦一跳地朝次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片刻,刘雨鸥拿出了素描本以及一袋的铅笔。

    将两样东西摆在茶几上后,刘雨鸥还给李泽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在将冒着热气的茶水摆在茶几上后,坐在李泽旁边的刘雨鸥问道:“老师,怎么做啊?”

    “打线是素描里的基本功,一定要练好,”从笔袋里拿出一支铅笔后,李泽继续道,“抓在铅笔大约三分之一的地方,之后运用手腕的摆动让铅笔在纸上画出弧线。假如你是要画直线的话,那就是要保证手腕不摆动,并利用整条胳膊的摆动画出直线。”

    “额,听起来挺复杂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做一下示范。”

    “在老师你做示范之前,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只要别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,那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放心,这个问题保证很正常,”笑得很甜的刘雨鸥道,“一节课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李泽道,“只要你真的想学画画,并且不会耽误到你的学习的话,那我就免费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不好,我可不吃嗟来之食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五十块吧。”

    “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嫌少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觉得我出的钱必须和老师你的付出成正比,要不然就是在糟蹋劳动力了,”嘴巴一撅后,刘雨鸥道,“这样吧,每节课我给老师你两百块。但你必须全心全意地教我,不能给其他女生开小灶。而且你每周都要到我家来,绝对不能找借口不来。当然咯,要是老师你真的有事没办法来,那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两百太多了,最多只能给一百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觉得老师你的付出完全值两百块,”歪着脑袋,看着不拘言笑的李泽,突然笑出声的刘雨鸥道,“等我以后会画素描了,我就要让老师你当我的模特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老师你不笑的时候更帅气,笑起来反而不够帅气。哦,我知道了,是因为老师你笑得不够自然,就好像藏着心事似的。老师,你还在想着你朋友的老婆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你在想着你朋友的老婆到底是不是蔷薇会所的佳丽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上课时间,你赶紧练习打线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要示范给我看的吗?”

    被刘雨鸥这么一反问,李泽就直接将素描本摆在了自己的膝盖上,并在素描本上打线。

    对于打线,李泽是熟得不能再熟,所以线条就在李泽那显得很随意的挥舞中出现在素描本上。

    见状,刘雨鸥道:“太简单了!”

    见刘雨鸥显得如此自信,李泽笑道:“有些人学了一个月也不见得能掌握打线的技巧,你以为你能?”

    “我是高智商美少女!当然能!”

    抢过李泽手里的铅笔,又将素描本摆在自己那雪白的大腿上后,刘雨鸥就学着李泽那样打线。

    可让刘雨鸥纳闷的是,她打出的每一根线条都带有黑点,大部分都是笔芯和素描本接触的时候留下的。至于李泽打出来的线条呢,每一根都没有黑点,那些弧线看上去就好像是头发落在素描本上似的。

    见区别如此之大,皱起眉头的刘雨鸥问道:“这是为什么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