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83章 挺欣慰的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只要刘雨鸥是真的想学素描,李泽自然是会认真教。

    所以看着一脸认真的刘雨鸥,李泽道:“打线说起来真的是非常简单,无非利用手腕或手臂的力量在纸上画出弧线或直线。我刚刚和你这样说的时候,你是一脸的不屑,就好像谁都可以做到似的。结果呢,你打出来的线都跟带着毛囊的头发似的,一个又一个的黑点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的姿势和你的一样啊!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姿势一样,效果就一定一样了?”李泽道,“你可以想象一下笔芯接触到素描纸所发生的事。在笔芯碰触到素描纸的那一刹那,它就已经在素描纸上留下了痕迹。要是用力过大,就会直接留下黑点。我再举个简单的例子,小时候你拿着那种扁扁的石块往水里扔时,要是力道以及接触水面的角度掌握得好的话,石块是会在水面滑行好几次。要是你掌握不好,那石块就会直接沉入水里。”

    听完后,刘雨鸥问道:“就是说笔芯接触素描纸的时候必须很温柔,这样就不会留下黑点,之后再借助手腕或手臂的力量,让笔芯画出弧线或者直线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反正勤加练习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刘雨鸥便继续练习着。

    刘雨鸥是很有信心,但结果却让刘雨鸥有些郁闷,所以她那不需要描绘就很精细的柳叶眉皱得特别的紧。为了得到身为美术老师的李泽的夸奖,郁闷的刘雨鸥便继续练习着。她原本是将素描本放在大腿上,而为了练习方便,她直接将素描本放在了茶几上,还将茶几往沙发这边拉了些许。

    见刘雨鸥如此认真,李泽倒是挺欣慰的。

    只是对于刘雨鸥和蔷薇会所的关系,李泽还真的是难以把握。

    到底是不是蔷薇会所的佳丽?

    李泽想问,但他知道问了也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因有了尿意,李泽往卫生间走去。

    走进卫生间的马桶前,李泽掏出了那玩意。

    尿到一半,李泽的眼睛突然瞪大,就连尿流也随之上下晃动了下。

    因为,他看到马桶旁边的纸篓里有一块带血的卫生巾。

    看到卫生巾,李泽脸上浮现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要是此时有人看到李泽这笑容,估计都会认为他是变态。

    事实上,李泽是经由这块带血的卫生巾确定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前天下午李泽有在刘雨鸥这边,并听到刘雨鸥叙说和男人乱来的情形。在刘雨鸥述说的版本里,刘雨鸥是以女儿的身份和另一个男人发生了关系,还在做的过程中一直称呼男人为爸爸。在刘雨鸥这样叙述时,李泽极为郁闷,就好像看到刘雨鸥在一步步堕落似的。加上刘雨鸥说被男人包养,还和那个男人住在一起,李泽自然就更郁闷了。

    而在前天,李泽知道假如刘雨鸥处于经期,那刘雨鸥说的话就是假的。

    那天为了验证这事,刘雨鸥还不介意让他脱下牛仔短裤以及内裤。

    而因为不想做出亵渎身为学生的刘雨鸥的事,李泽就直接选择离开。

    对于前天所发生的事,李泽自然是记得清清楚楚。甚至刚刚见到刘雨鸥的时候,李泽还是在想着刘雨鸥到底有没有处于经期。所以当他看到沾着经血的卫生巾时,他自然就确定刘雨鸥处于经期,并且前天根本就没有以女儿的身份和男人乱搞。

    进一步推断的话,能不能推断出刘雨鸥并非蔷薇会所的佳丽?

    似乎不能,毕竟刘雨鸥对蔷薇会所实在是太了解了。

    但因确定前天刘雨鸥没有和男人乱搞,李泽还是挺欣慰的。

    尿完并抖了抖,收起那玩意的李泽便走出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坐在刘雨鸥旁边,看着弯着腰在练习打线的刘雨鸥,李泽问道:“你和前天那个男人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角色扮演的那个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交易完成以后就没有再联系了,”依旧在练习打线的刘雨鸥道,“反正双方之间就是交易罢了,并没有感情基础。所以他要是想再次上我的话,那就得出钱。而且因为我的客户很多,所以我绝对不会跟他们讨价还价的。我的身价是梅花7,假使他们想用更低廉的筹码得到我身体的使用权,那我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见刘雨鸥说得好像是真的,李泽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歪着脑袋看着李泽,刘雨鸥问道:“笑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你到底在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笑你长得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哦你。”

    白了李泽一眼后,刘雨鸥继续将注意力放在打线上。

    作为老师,李泽自然喜欢认真的学生。所以看着刘雨鸥那认真的模样,李泽脸上就一直维持着淡淡的笑容。当然他这样笑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刘雨鸥的自黑让他觉得特别好玩。当然对于刘雨鸥自黑的原因,李泽还真是搞不清楚。

    李泽还想搞清楚另一件事,就是刘雨鸥是否有自残的习惯。

    看着刘雨鸥那依旧被纱布裹着的右手掌,李泽眉头不免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靠在沙发上,李泽就在想着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他已经确定所谓的法务就是他妻子前男友,也拿到了他妻子前男友的qq,那他现在要如何把对方给钓出来?

    要是没办法钓出来的话,那他也就没办法质问对方。

    反正在李泽看来,如果要质问,那必须面对面,通话之类的都不行。

    哪怕获悉了对方的手机号码,并打电话过去,很可能会被对方挂掉。这还算好的,要是对方一直爆出口,甚至还叙述着干他老婆的细节,那他绝对是会被气死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李泽才想跟对方见面。

    见刘雨鸥捂着肚子,眉头还皱得非常紧,李泽忙问道:“肚子痛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大姨妈来了肚子痛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来大姨妈了?”哼了声的刘雨鸥道,“我的大姨妈要一周之后才会来,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来大姨妈。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捂着肚子吗?因为这样捂着可以让我的手臂更有力气,这样打线的效果才会好。”

    见刘雨鸥在自欺欺人,干咳了声的李泽道:“在骗我之前,麻烦你把姨妈巾给丢掉。”

    李泽这么一说,刘雨鸥这才想起之前有换过卫生巾。

    而知道李泽看到卫生巾后,刘雨鸥的脸唰地红了,表情还显得极为尴尬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