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84章 版本一致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看到刘雨鸥这模样,李泽直接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因为,他很少看到刘雨鸥会害羞。

    在知道刘雨鸥和蔷薇会所有关联后,刘雨鸥在他面前都是表现得很得意,而且表现得自己很有性经验似的。所以看到刘雨鸥这害羞的模样,李泽就知道刘雨鸥这几天的表现应该都是伪装出来的。兴许,刘雨鸥都还没有跟男人上过床,还是传说中的雏鸟。

    毕竟要是刘雨鸥私生活混乱,那在学校里应该也会有人在讨论。

    可教了刘雨鸥快三年,李泽都没有听到任何与刘雨鸥有关的绯闻。

    “切!”撅了噘嘴后,刘雨鸥道,“尊敬的李老师,你别以为看到了我的姨妈巾,你就觉得我前天没有跟蔷薇会所的会员玩角色扮演。我告诉你,我是今天早上才来的大姨妈,所以前天我跟那男人玩得特别嗨,就在咱们坐的这沙发上。他坐着,我骑在他身上,他不停地挺动,我不停地喊他爸爸。啧啧,想想就觉得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自黑,但我觉得真没这个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是今天才来的大姨妈,不信拉倒!”

    说完,刘雨鸥的柳眉突然皱起。

    捂紧肚子后,刘雨鸥的身子弯的幅度更大。

    见状,李泽道:“既然你痛经,那就别练习了,还是先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连大姨妈我都斗不过,我还怎么斗得过你?”

    “斗我?我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你没有得罪我?”睁大眼睛后,刘雨鸥道,“身为老师,你周五偷看了我那沾着姨妈血的内裤。身为老师,你今天又偷看了我那沾着姨妈血的卫生巾。我可是你的学生啊,你居然敢三番两次偷看我的姨妈血,你说你是不是变态?作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优等生,我有必要和你这种变态老师作斗争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那内裤上的真的是姨妈血,这就说明你前天就来大姨妈了。”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说漏嘴后,刘雨鸥的表情又显得很尴尬。

    见刘雨鸥书不出话来,笑了笑的李泽道:“要是你觉得没问题,你就继续打线。要是你觉得不行,那你就先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李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李泽往厨房走去,刘雨鸥问道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找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师你看下冰箱,冰箱里我记得有面包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走进厨房,李泽便打开了冰箱。

    看了眼面包,李泽继续寻找着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确定冰箱里没有以后,李泽才关上了冰箱的门。

    打开橱柜,看到一包拆封开的益母红糖后,李泽将之取下,并倒了一些到碗里。

    找到生姜后,李泽将洗净的生姜切成丝状也放进了碗里。

    为了让生姜红糖水早点起锅,李泽还拿了一块空碗去客厅的饮水机那边接热水。在李泽接水的时候,刘雨鸥是一脸纳闷。因李泽只是说口渴了,所以刘雨鸥也没有细想。刘雨鸥只想掌握打线技巧,所以当李泽端着一碗热水走进厨房时,刘雨鸥依旧在不厌其烦地练习打线。

    倒了半碗热水到另一个碗里,李泽便打开液化灶开始炖汤。

    听到厨房传来声响,刘雨鸥忍不住问道:“老师,你在干嘛啊?”

    “煮点面条吃。”

    “吃面包不就可以了吗?干嘛还要吃面条?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吃面包,太涩了,”盯着跳动着的火苗的李泽道,“在我的食谱里,面条永远是排在面包前面。刚好我又看到你冰箱里有面条,所以我就煮了。我煮了挺多的,待会儿我端一碗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吃过早餐了,现在肚子饱饱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肚子里的那位可没有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有怀孕!”

    “大姨妈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觉老师你真的是越来越离谱了,”刘雨鸥哼道,“别以为不是在学校你就可以随便调戏我,这可是违反校规的。要是我回头跟班主任或者校长告状,说你调戏我,你肯定是会被开除的。作为品学兼优的优等生,随随便便撒一个慌都能让他们相信。所以从现在开始,老师你不许胡乱调戏我。要不然我可就不会说你调戏过我,我会说你直接强坚我的!”

    听到刘雨鸥这话,李泽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是被刘雨鸥吓到,是因为刘雨鸥这话让李泽想起了郭佳佳。

    想到此,李泽问道:“你知道郭佳佳为什么退学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生病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她那时候是文娱委员,而且和大家的关系都不错,”李泽道,“所以要是因为生病而退学的话,你们应该有去看望她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那时候有这打算,但她妈妈说她已经出国去治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记不记得她上体育课时候的事,”李泽道,“教课老师是孙晓斌,那节体育课郭佳佳因为身体不舒服就请假回了教室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她请假前一天的体育课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,”刘雨鸥道,“上体育课以后,郭佳佳有向孙老师请假,之后就坐在操场旁边看着。可能是因为想回去做功课的缘故,她就和孙老师说了,之后她就自己走了。李老师,你干嘛突然关心起佳佳来了?”

    “那节课你们上的是什么内容?”

    “跑步。”

    “那孙晓斌老师有一直陪着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没啊,”刘雨鸥道,“在我们开始跑步以后,孙老师他就走了。我们没有问他去哪里,所以也不是很清楚。反正差不多下课的时候吧,班长有接到孙老师打来的电话,说是让我们自行解散。后面我们去了教室,却没有看到佳佳,就连她的书包之类的都不见了。班长有打电话给佳佳,但电话打不通。然后佳佳又回了一条短信给班长,说是身体不舒服,提早回家了。那节体育课刚好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,所以她提早回家也是很正常的。李老师,你为什么问这个?”

    “没事,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刘雨鸥讲的版本和孙兰娜的一模一样,所以李泽真担心孙兰娜没有在撒谎。

    难不成,孙晓斌真的在体育器材室里把郭佳佳强坚了?

    要搞清楚事情真相,最好的办法就是去郭佳佳家里。

    对于要不要这么做,李泽其实很矛盾。

    在厨房里待了十分钟,又用调羹尝了下生姜红糖水后,确定已经入味的李泽才端出来,并用抹布捧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李泽捧着一碗冒着热气的东西,刘雨鸥道:“老师,我已经吃过早餐了。而且我的口味和老师你刚好相反。我是把面包排在面条的……”

    刘雨鸥还没说完,她就看到那已经被李泽摆在茶几上的碗里竟然是生姜红糖水!

    看到后,刘雨鸥眼睛睁得格外大。

    忽而,刘雨鸥嚷道:“老师你这坏人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