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85章 火上浇油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喊出声后,崛起嘴巴,还显得颇为倔强的刘雨鸥就瞪着李泽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肚子疼,所以特意给你炖了这汤,”李泽道,“我不管在你眼中我是不是坏人,反正你赶紧把这汤给我喝了。记住,就算你喜欢自黑,但我希望你能照顾好自己。就拿现在的你来说,既然来了大姨妈,那就应该炖点红糖水来喝。要不然的话,你那包益母红糖买来干嘛?当摆设吗?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就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嘟喃过后,刘雨鸥便端起了碗。

    因为有些烫的缘故,刘雨鸥又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弯下腰后,眼角有泪花在闪烁的刘雨鸥便拿起调羹,边吹气边喝着。

    李泽没有注意到刘雨鸥的眼泪,他是拿起了素描本。

    看了下刘雨鸥打的线条后,李泽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长得比较瘦,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我胸很大!”

    “别插嘴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插老师你的嘴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有时候真的是拿你没辙,”李泽道,“你长得比较瘦,但我发觉你的力气倒是不小。之前教你打线的办法时,你自己也说要让笔芯接触素描本的时候稍微温柔一些。可你看看你打的线,已经练习了快半个小时,结果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。反正我跟你说,只要这打线你没有练习好,我是不会教你构图的。因为如果你连打线都没有学会,余下的步骤我就算教了也没用。就好比你学会了构图,但你却不会打线的话。那画出来的作品肯定是充斥着黑点。”

    李泽用严厉的口吻教育刘雨鸥时,喝着生姜红糖水的刘雨鸥却是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喝完以后,刘雨鸥还吸吮着生姜,发出啾啾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给我准备的美味大餐!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练习吧,希望你今早能学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拿过素描本,刘雨鸥便继续练习着打线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,见现在还不到九点半,李泽都不知道接下去这一个半小时要怎么过。因为已经决定不回家的缘故,所以他还在想着午饭是在刘雨鸥这边吃,还是说直接约柳咪吃午饭。

    掏出手机,李泽打开了自己的qq。

    在不加好友的前提下进入他妻子前男友的qq空间后,李泽开始翻阅着相册。

    他想从中找出和妻子有关的蛛丝马迹,可什么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唯一一个名为“大学点滴”的相册已经加密,要回答问题才可以打开。

    问题:我最爱的女人是谁?

    看着这个问题,犹豫了下的李泽还是输入了“丁洁”两个字,结果密码错误。

    输入“小洁”后,依旧是密码错误。

    试着输入“洁洁”,结果还是密码错误。

    这三个都是错误答案,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妻子并非对方最爱的女人?

    还是说,有个只有他们彼此才知道的专属称呼?

    因猜不出答案,李泽只好关闭qq空间。

    靠在沙发上,李泽目光落在了刘雨鸥身上。

    刘雨鸥穿着裹胸裙,加上此时又是弯着腰在练习打线,所以刘雨鸥的胸部就显得更加硕大。要是蹲在刘雨鸥前面,估计连事业线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。李泽没有当偷窥狂的打算,他是有些搞不懂纤瘦的刘雨鸥的胸怎么会这么大。要是李泽没有估算错的话,整个一中胸有刘雨鸥大的女生绝对不会超过五个,甚至可能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拿孙兰娜来说,虽然发育得很好,但胸根本就没有刘雨鸥来得大。

    这时,刘雨鸥突然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啧了一声后,面向李泽的刘雨鸥道:“老师,帮我吹一下右眼,好像有什么东西跑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刘雨鸥这话,李泽便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用两只手的拇指压开刘雨鸥上下眼皮后,李泽轻轻吹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突然被推开,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因角度的问题,中年男人看到的情形是李泽抱着刘雨鸥,两个人还在接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中年男人怒道:“你干什么?!”

    叫完,中年男人迅速朝李泽走去。

    李泽转过身时,中年男人一拳打向了李泽的面门。

    见状,完全搞不清状况的李泽急忙避开。

    “你神经病是不是?!”刘雨鸥忙叫道,“连我们学校的老师你也敢打!”

    “别说他是老师!就算他是天皇老子我也敢打!”中年男人怒道,“我允许你在外面乱搞!但我绝对不允许你把男人带到家里来!这是咱们之间的协议!你给我记清楚!”

    “乱搞?”刘雨鸥气呼呼道,“就算我要乱搞也不可能在我来大姨妈的时候!他是来教我画画的!你简直就是有病!”

    “画画?”

    “是啊!你自己看!”

    拿起素描本,刘雨鸥立马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没有抓住素描本,中年男人只好弯下腰去捡。

    看着素描本上的线条,中年男人问道:“刚刚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在帮她吹眼睛,”停顿之后,李泽问道,“你是雨鸥的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她爸,”脸色依旧好不到哪里去的中年男人道,“我不清楚你是不是真的在教我女儿画画,反正我不喜欢你待在这里,所以请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她爸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就在李泽考虑要不要走人之际,刘雨鸥突然抱住了李泽胳膊,并得意洋洋道:“爸,不好意思,他不仅是我的老师,同时也是我的情人。我告诉你哦,如果你想把我的情人赶走,那我以后都不会再回这个家。或者当我回来的时候,我是挺着个大肚子。当然要是你不喜欢我挺着个大肚子,我干脆就等生完孩子再回来见你这个外公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才甘心?”

    “我巴不得你现在就跳楼自杀!”

    “老师,请你离开,我要处理我的家事。”

    李泽不清楚他们父女之间有什么样的矛盾,但显然比一般矛盾来得激烈。

    要不然,刘雨鸥也没有必要说出那么难听的话来。

    加之李泽怕刘雨鸥受到伤害,所以他道:“这虽然是你们的家事,但毕竟我是雨鸥的老师,所以我有权利插手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碰过我女儿?”

    李泽还想说没有,结果刘雨鸥抢话道:“阿泽老师他高一的时候就开始教我,我高一下学期就成了他的女人了。从高一下学期到现在,我都不知道被阿泽老师干过多少次了。有时候在教室里,有时候在卫生间里,还有的时候在礼堂。而且去年我还怀上了阿泽老师的孩子,后面怕影响到阿泽老师和他老婆的感情,我就打掉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女儿这话,中年男人气得浑身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握紧拳头后,目露凶光的中年男人道:“你这禽兽不如的老师!你现在最好给我滚!要不然我就报警抓你了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