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87章 提心吊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是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已经听你爸说了当初的事了,那事真不能怪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李泽说完,刘雨鸥抢话道:“他刚刚对你说的话,我已经全部都听到了,所以我才说他是个骗子。我妈确实是跳楼自杀,但原因根本就不是他说的那样。李老师,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,我妈就是被他给害死的!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虽然他刚刚说的大部分的话我都不喜欢,但有一句话我还是很喜欢的,”刘雨鸥道,“从今天开始,李老师你就是我的监护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身为监护人,你要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尽量给你创造良好的生活以及学习环境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见刘雨鸥皱起了眉头,李泽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得帮我暖床!哈哈!”

    因刘雨鸥的表情变化得实在是太快,李泽都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刘雨鸥笑嘻嘻的模样,如释重负的李泽道:“暖床就算了吧,四月天的厦门又不冷。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天冷了你来帮我暖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刘雨鸥还伸出了小拇指。

    “这种小孩子的把戏你竟然也喜欢玩。”

    说笑间,李泽已经同样伸出小拇指,并勾住刘雨鸥的小拇指。

    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,谁变谁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后,刘雨鸥道:“老师,这是我们之间的契约,你必须遵守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泽自然是随口答应,毕竟现在离高考也就两个月左右。

    按照李泽的推断,刘雨鸥应该是能考上清华或是北大,这样今年九月份刘雨鸥就会去北方。在两个人分隔两地的前提下,刘雨鸥自然会忘了这所谓的契约。所以李泽和刘雨鸥拉钩的原因很简单,就是为了让刘雨鸥能开心一点。作为刘雨鸥的所谓监护人,李泽觉得自己有这职责。反正看着此时的刘雨鸥,李泽就仿佛看到了十三年后的女儿,所以他自然是想对早已失去生母的刘雨鸥好一点。

    扁了扁嘴后,刘雨鸥就走开了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,刘雨鸥继续练习着打线。

    走过去并坐在刘雨鸥旁边,李泽问道:“刚刚你说你爸是骗子,具体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,所以我还是不说为秒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懂得吊人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吧,”眨了眨眼睛的刘雨鸥道,“只要午饭后老师你陪我去逛街,那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我没空,我约了朋友谈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谈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学期教完以后,我有可能要开美术培训班,所以得和朋友谈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能参加不?”

    “你就给我安心复习,到时候考上北大或者清华,我也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想去蓝翔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去新东方?”

    “开挖掘机比当厨师帅气,”刘雨鸥道,“老师你想想看,当我开着挖掘机在路上行驶时,根本没有人敢顶撞我。要是顶撞我,我就一铲子把他给砸扁,然后挖个坑把他给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觉得当厨师更好,”李泽道,“直接拿菜刀把他给砍死,之后肢解了做成满汉全席。这样的话,食客们会帮你把尸体处理得干干净净,警察也就找不到证据了。要是你去蓝翔学开挖掘机,你最多只能把他埋起来,万一哪天突然被其他开挖掘机的挖起来,警察很可能就会锁定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咿?那看来要毁尸灭迹的话,那得选新东方啊!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笑出声的刘雨鸥道,“感觉我们两个就跟神经病似的!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不能笑,”捂着肚子的刘雨鸥道,“这样笑下去,我都觉得我的姨妈血要流出来了。好像真的流出来了,我能感觉到一股热流从荫道里往外流。”

    “女孩子说话应该文明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有说从我的逼里流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真拿你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换一张卫生巾,老师你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没等李泽开口,刘雨鸥已经往卫生间跑去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湖滨北路星巴克咖啡。

    早上李泽离开家不久,丁洁便打电话给于慧,两个人约好九点的时候在星巴克这边碰头,所以此时两个人正边喝咖啡边聊着。丁洁的女儿以及于慧的儿子因为同龄的缘故,特别玩得来,所以正在一旁玩闹着。

    喝了口咖啡后,长得不算漂亮,但妆画得特别浓的于慧问道:“能一直瞒着吗?”

    看着留着齐肩中发,假睫毛都贴歪了的于慧,丁洁道:“应该没什么问题,但我这两天眼皮跳得特别厉害,就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似的。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反正我这两天特别的不安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你多心了,”握住丁洁的手后,于慧安抚道,“反正只要你别露马脚,你老公是绝对不可能查出什么来的。那张梅花j你要保存好,下个月一号要直接拿过去换钱。”

    “慧姐,我不想再做了,我不想再当骗子,”皱着柳眉的丁洁道,“要是被我老公发现了,我真怕他会跟我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不做了?”收回手并靠在椅子上后,于慧问道,“难道你不缺钱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见丁洁迟疑了,于慧又安抚道:“只要你老公不会发现,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?像这样的赚钱机会可不多,错过了可就没了。你要知道像蔷薇会所这样的团体只能活在黑暗中,根本就不能见光,所以什么时候解散了谁也不清楚。在蔷薇会所没有解散之前,想办法多捞点钱,这不是最明智的选择吗?而且我可以帮你打掩护,你怕什么?反正要是你老公怀疑你了,你说跟我在一起就行了。反正你老公现在只是怀疑你有出轨,但还不知道蔷薇会所的存在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问题了,”于慧道,“我最怕的就是他知道了蔷薇会所的存在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