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88章 鱼的记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到于慧这话,丁洁眉头皱得非常紧。

    片刻,丁洁有些局促地捏着调羹搅拌着咖啡,并轻轻抿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见丁洁似乎有些动摇,于慧道:“女人的资本就是青春,等再过个几年,青春不再的你就没有资本了。反正有我帮你打掩护,你完全可以放一百个心。我已经告诉你下周三走秀的时间和地点,你可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慧姐,我……”

    见丁洁欲言又止,于慧便笑道:“没什么好担心的,反正绝对不可能被你老公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两个正在玩闹的孩子,迟疑了下的丁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忽而,站起身的丁洁道:“我去下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丁洁走开以后,于慧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,眉头也随之皱了下。

    看着丁洁那渐渐走远的背影,于慧嘀咕道:“越来越难以控制了,真想狠一点。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刘雨鸥住处。

    换好卫生巾后,刘雨鸥走出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坐在李泽旁边,刘雨鸥问道:“中午吃完饭去哪里逛街?”

    “我有说和你去逛街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有就有,”撅了下嘴巴的刘雨鸥道,“再说了,今天是你成为我的监护人的第一天,你不应该陪陪我吗?怎么的?怕师母吃醋啊?这样吧,你不需要陪我逛街,你陪我在小区里散散步就好。而且小区里有一个我特别喜欢去的地方,待会儿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继续练习打线!”

    “嗯,加油。”

    拿起铅笔,刘雨鸥便像之前那样练习着打线。

    看到刘雨鸥那专注的模样,李泽也不忍心打扰。而因烟瘾犯了的缘故,李泽便走到外阳台抽烟。和他住的小区比起来,这边确实高档得多,绿化做得也非常好。一眼看去,就仿佛整个小区都被绿色覆盖着。加上还有游泳池、篮球场、健身中心等配套设施,所以这个小区真的挺好的。

    小区是好,但房价真高。

    想着房贷都还没有还完,李泽不免用力抽了口烟。

    随之,吐出的烟圈渐渐升高,渐渐扩散,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看着渐渐消失的烟圈,李泽都希望记忆也可以如此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至少可以让一些不愉快的记忆从脑海里抹去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刘刚拎着一大袋的菜回来。

    刘雨鸥原本还笑眯眯的,可一看到刘刚回来,她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。

    随后,刘刚是在厨房忙碌着,李泽则是在教刘雨鸥如何打线。

    在李泽看来,刘雨鸥应该是那种聪明绝顶的人,所以打线这种基本功应该很快就会学会才对。可让李泽纳闷的是,刘雨鸥就是怎么学都学不会,就好像笨蛋似的。李泽没办法把刘雨鸥归类到笨蛋的行列,所以他只能认为刘雨鸥并不擅长画画了。

    十一点半,三个人开始吃午饭。

    刘刚是有说有笑的,刘雨鸥则是一直冷着脸。

    至于李泽,他这个人很喜欢察言观色,所以看到这对父女截然不同的神情,李泽的心情自然也有受到影响。他虽然偶尔会笑着和刘刚或刘雨鸥说话,但他的笑容显得有些不自然。不是说饭菜不合口味,是因为气氛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在吃饭间,刘雨鸥还夹了不少菜到李泽碗里。

    而当刘刚夹了一块牛肉到刘雨鸥碗里时,刘雨鸥是直接撇在了餐桌上,丝毫不给身为父亲的刘刚面子。

    饭后,李泽便和刘雨鸥一块去散步。

    出了单元楼,作为导游的刘雨鸥是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见刘雨鸥往小区门口走去,李泽问道:“不是说在小区里面散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便利店那边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泽也就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出了小区,并在便利店里买了两个馒头后,刘雨鸥又和李泽一块走进小区。

    李泽有问刘雨鸥是不是午饭没有吃饱,刘雨鸥说吃得特别饱。李泽又问既然吃得特别饱,那为什么还要买两个馒头。刘雨鸥说这馒头不是买来给她自己吃的,说是给客人吃的。刘雨鸥的话让李泽摸不着头脑,而因答应要陪刘雨鸥散步,所以就和刘雨鸥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儿,他们来到了人工湖前。

    人工湖里有非常多颜色各异的鱼,而当他们走到边缘时,不少鱼都游了过来。

    撕下一小片馒头,刘雨鸥便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落水里,一群鱼便聚在了那边,好几只还跃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李泽才知道刘雨鸥刚刚所指的客人是这些鱼。

    “老师!这个给你!不许自己吃!要给它们吃!”

    接过刘雨鸥递来的馒头,李泽也学着刘雨鸥那样喂鱼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争先恐后的鱼儿,李泽都觉得有种莫名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喂完鱼以后,刘雨鸥问道:“老师,鱼的记忆真的只有七秒吗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有人告诉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,七秒之后它就不记得过去的事,一切又都变成新的。所以在那小小的鱼缸里鱼儿,它们永远不会感到无聊。我宁愿是只鱼,七秒一过就什么都忘记,曾经遇到的人,曾经做过的事都可以烟消云散。可我不是鱼,我无法忘记我爱的人,更无法忘记牵挂的苦相思的痛,以及我最最憎恨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完后,李泽道:“这是徐志摩的诗,但你添加了属于你自己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更有心意吗?”

    “更冷漠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泽这话,刘雨鸥只是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看着徘徊着不愿离开的鱼儿,李泽道:“其实鱼的记忆不止七秒,它们知道时间,更知道回去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你这是看了《海底总动员》才得出的结论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真的,这是科学家们做完实验得出的结论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你想知道我妈是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觉得这不算是揭开伤疤的话,那我想听。”

    “她确实是跳楼死的,但真正导致我妈跳楼的原因是因为她有被强坚过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