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89章 黑暗记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到刘雨鸥这话,李泽眉头立马皱紧。

    蹲在人工湖旁边,看着那些徘徊着不愿离开的鱼儿,两只手交叉着压在膝盖上的刘雨鸥道:“在那件事发生之前,我们一家三口是住在郊区一栋很旧很久的房子里。某天晚上睡到半夜三更的时候,我被我妈的惊叫声吵醒。那时候我爸跟我妈睡一个房间,我自己一个人睡一个房间。当我走出我的房间时,我爸爸突然挡在了我的前面,还让我回房间去。可因为我听到我妈的叫声,我就直接从我爸腋窝下溜了过去。当我看到另一个房间里发生的事时,我直接被吓哭了。”

    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后,刘雨鸥继续道:“我看到我妈被两个男人压着,第三个男人正在强行和我妈做那个。我妈那时候已经怀孕六个月了,大肚子特别的明显。那时候的我虽然还小,但我也知道我妈在经历什么,所以我就叫我爸去救我妈,结果他是直接把我赶进了我那房间,还把门给锁上了。之后我妈叫的声音更凄惨,凄惨到我捂着耳朵都能听到的地步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这房间的门才打开,我看到下面都是血的我妈慢慢朝我走来。抱住我以后,我妈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力气比平时大得多。至于我爸呢,他就跪在地上恳求我妈的原谅,还让我妈赶紧跟他去医院。后面在我爸的拖拽下,我妈才跟我爸去了医院。因为强坚并流产,我妈就患上了抑郁症,而且精神也有些问题。再后面完全崩溃的我妈就选择了跳楼,永远离开了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雨鸥便将脸贴在了手臂上,摆出了周五当素描模特时的姿势。

    看着刘雨鸥那落寞的模样,又见刘雨鸥眼角噙着泪水,李泽就知道刘雨鸥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但因刘刚举动太怪异,所以李泽忍不住问道:“为什么你爸爸没有阻止?”

    “因为是他把我妈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她因为赌博欠了高利贷,对方看上了我妈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那时候还怀有身孕,那帮人是疯子吗?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我妈怀有身孕,所以他们才想玩我妈,”刘雨鸥道,“为了那五万元的欠款,我爸就直接把我妈给卖了,所以这样的男人根本没有资格当我爸。而且他不止害死了我妈,还害死了他自己那未出生的儿子。所以从那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叫过他爸爸,也一直憎恨着他。我甚至有想过报警,但因为我妈已经跳楼自杀,证据又缺失的缘故,所以我一直没有报警。更何况,那时候我才十岁出头,警察又怎么可能会相信我的话呢?既然没办法让我爸得到报应,那我能做的就是气他了。所以自从上了高中以后,我才时不时说我跟其他男人怎么样怎么样的。可让我觉得搞笑的是,每次我这样说时,他就气得跟一只拿不到香蕉的猴子似的。他会问我为什么要如此堕落,我就反问他了。既然你允许其他男人那样对待你老婆,那你女儿跟其他男人那样又有什么问题?上梁不正下梁歪,我这不正是向你学的吗?”

    听到刘雨鸥这话,李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因为合欢扑克,李泽把刘雨鸥叫出教室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感觉得出刘雨鸥比同龄人来得成熟,所以他是确定刘雨鸥有经历过什么事。可让李泽万万没想到的是,刘雨鸥所经历的事竟然如此之黑暗,这也难怪刘雨鸥会如此憎恨她爸爸。

    在刘雨鸥没有说出真正版本之前,李泽其实是站在刘刚那边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是完全站在了刘雨鸥这边。

    蹲在刘雨鸥身旁,李泽一只手落在了刘雨鸥肩上。

    因刘雨鸥穿着抹胸裙的缘故,李泽能感觉到刘雨鸥肌肤的那种光滑细腻感。

    当然此时此刻,李泽并没有在意这个,他这么做只是希望刘雨鸥心情能稍微好一些。

    忽而,刘雨鸥靠在了李泽身上。

    要是以前,李泽会直接推开,这次他却选择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看着那群游来游去的鱼儿,视线模糊的刘雨鸥道:“老师,从那件事发生到现在,我只和你说过,因为我觉得你是值得我信任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说出来时,我的心情倒是好受了一些,就好像一颗一直处于膨胀状态下的气球被放出了不少气似的。因为我妈的经历,所以我满讨厌男人的,所以当你问我和蔷薇会所有关的事时,我才会想尽办法调戏你。我还想利用我的自身条件确定你是不是色狼,所以当我们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,我就试着勾引你。假如你是像吴雄老师那样的色狼的话,那周五下午你肯定就想跟我做嗳了。结果你这笨蛋,竟然直接把我给推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怎么能说老师是笨蛋?”

    “笨蛋老师教出了笨蛋学生,所以咱们两个人都是笨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承认我是笨蛋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都被我骗到了女厕,你还敢说你不是笨蛋老师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想知道蔷薇会所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拥有梅花j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朋友的老婆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泽这回答,看了眼李泽那波澜不惊的脸后,刘雨鸥问道:“我什么时候可以去见师母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见?”

    “我爸说你是我的监护人,那师母同样也是我的监护人咯,”刘雨鸥道,“既然师母也是我的监护人,我是不是有必要去见师母?而且我觉得在你们都是我的监护人的前提下,我有权利住在你家里。我跟你说哦,我这个人很勤劳的,到时候我可以帮你们洗衣服拖地,还可以顺便照顾你们的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你长得太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她会吃醋的,”李泽道,“对于你的名字,她提起过好几次。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我能感觉得出她是在吃醋。虽然你是我的学生,但毕竟你长得这么漂亮,又发育得这么好,所以我觉得你是很容易被她列为情敌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母长得真漂亮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昨晚都点赞了你发的那张照片了,怎么可能会不知道?”停顿之后,刘雨鸥问道,“难不成,那不是师母啊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