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93章 是个滑头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我朋友,”李泽道,“是她带我到这边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柳小姐您真的是选对地方了,”石嘉杰道,“我们这边的效率特别高,性价比也特别高,不是其他调查事务所能比的,而且回头客特别多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客特别多?”柳咪笑眯眯地问道,“你的客户是绿帽专业户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他们会介绍新的客户到我这儿,你别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还真的是我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咚、咚、咚。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石嘉杰话音刚落,文员小美便推门而进。

    将泡好的两杯茶分别摆在李泽柳咪面前,小美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请说一说您老婆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先问下全程跟踪是要多少钱?一次性收费?还是按天数?”

    “从您老婆出门到回家这期间都要跟踪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要全程录像吗?”

    “要是方便的话,这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全程录像没什么问题,但对于一些私人场所,我们是没有权利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按天收费的话,一天是两千元,但是呢……”故意沉吟了下后,显得有些为难的石嘉杰道,“这是在没有全程录像的前提下。假如是要全程录像的话,那每天得五千元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区别这么大?”

    “人力物力成本,”石嘉杰道,“假如李先生您觉得全程录像太贵的话,那您可以选择全程跟踪。从牛奶老婆离开家的那一刻开始,我们就会有两名调查员负责跟踪。在此期间我们会拍下您老婆交流过的每一个人,也会第一时间将照片反馈给您,所以您必须保证手机一直都处于联网状态。要是您老婆跟哪个男人暧昧甚至是去开房的话,我们会直接打电话给您,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这情况。反正全程跟踪只负责拍照,不会负责录像。其实我觉得现在大家的平均工资都很高,而且这事又关系到您的财产分配,所以您完全可以选择五千元档。只要多花三千元,保证能让情夫无处遁形。”

    “是每天多花三千元,不是一共多花三千元。”

    “对,呵呵。”

    看着和笑面佛没什么区别的石嘉杰,李泽很是犹豫。

    一则他没什么钱,二则他不清楚这家伙到底有没有真本事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真本事,这几千元就等于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就算有真本事,万一他们为了赚钱故意隐瞒线索以拖延天数,那可怎么办?

    李泽很想相信对方,但对方本质上还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,所以他是真的没办法相信。

    看出李泽的犹豫后,石嘉杰拉开了抽屉。

    从中拿出一叠资料后,石嘉杰将之摆在了李泽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嘉杰调查事务所近一年的委托案例,李先生您可以看一下,”见李泽开始翻阅后,石嘉杰道,“我们的成功率达到了80%,十次委托里有八次能成功,所以李先生您完全可以相信我们。假设李先生您一个月工资是在一万左右,那您一年最起码有十万的收入。而李先生您现在还很年轻,所以以后的财富至少会积累到三位数。要是您老婆真的已经出轨,但您一直找不到证据的话,那您岂不是要和她一直纠缠着了?万元她就是不肯和您离婚,还成天花你的钱在外面跟情夫鬼混,那损失最大的是不是您自己?所以一天五千真不贵,也就是您半个月的工资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名老师罢了,工资很低。”

    “但福利好啊!哈哈!”

    李泽翻阅委托案例之际,柳咪正在快速按着手机键盘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柳咪直接将手机摆在了石嘉杰面前。

    石嘉杰拿起手机之际,柳咪道:“我们都是厦门人,有必要这样坑老乡吗?你这是网上直接下载打印的捉奸案例,无非就是把里头的名字还有发生地点之类的修改一下,结果就成你自己的了?”

    原来,柳咪刚刚直接将委托案例上的一句话原原本本输入到手机里并查询,结果查询到了上千个含有同样内容的文章。

    被揭穿后,面不改色的石嘉杰道:“其实是他们抄袭我的委托案例,擅自修改了其中的内容。要是因为这点而让两位怀疑,那我就先和你们道个歉。我应该和你们说一声,前几年有个员工被其他调查事务所给挖走,之后还把我们的电子档案也给拷贝走了。要不然的话,网上根本不会出现类似的新闻报道。”

    不仅是柳咪,就连李泽也不相信石嘉杰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将所谓的委托案例推到一旁后,李泽道:“要是有需要的话,我再打电话给你。”

    没等石嘉杰吭声,李泽已经站了起来,同样站起来的还有柳咪。

    见状,站起身的石嘉杰忙道:“两位,我们这家事务所真的特别有实力,而且公安那边有朋友,像开房记录之类的我们都可以随随便便拿到。要是不信的话,您可以把您老婆的身份证号码,身份证上的居住地给我,我保证半小时内帮您搞到她的开房记录。”

    听到石嘉杰这话,李泽又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但因为想和柳咪私下谈一谈,所以他道:“我先跟我朋友谈一谈,待会儿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都是厦门人,我不会坑您的,放一百个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泽没有说什么,而是和柳咪一块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出嘉杰调查事务所后,李泽问道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总觉得这个人有些浮夸,当然很多生意人都是如此,”柳咪道,“而且他肯定是个滑头,要不然不会把网上的案例修改后当成是他的资本。当朋友的话,这种人很不适合。当生意对象的话,这种人显然也很不适合。反正他给我的感觉很明显,就像是那种在骗钱的街头卖艺人似的。要是阿泽你有时间的话,那我们再去下一家调查事务所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都没什么事做,多逛几家都没事,就当是逛街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会陪你老婆逛街吗?”

    “很少,”走下楼的李泽道,“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凑热闹,也不太爱去人多的地方。一个是和我的性格有关,另一个是和我的工作习惯有关。画画需要集中注意力,需要很安静的环境,不能有人在旁边叽里呱啦的,所以我就很喜欢呆在人少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你是在餐馆帮我画脑袋素描,不是人也很多吗?”

    “你能让我集中注意力,所以我就把其他人给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泽这类似于表白的话语,柳咪脸上浮现起了一抹红晕。

    但见李泽不拘言笑,柳咪便知道这并非表白,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

    来到一楼后,柳咪道:“你等我一下,我先打个电话,有个朋友曾经请过私家侦探,我问她是去的哪家调查事务所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