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95章 叙说过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见柳咪两只手都交叉在了胸前,生怕生意跑掉的石嘉杰立马竖起大拇指道:“姐!我就服你!一点同情心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,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说着,柳咪主动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和柳咪握过手后,目光落在李泽身上的石嘉杰道:“虽然我没有做过媒人,但我觉得你们两个人挺般配的。李先生,要是我查到了你老婆的出轨证据,我觉得你可以跟这位美女一块生活。你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最吸金不?就是像柳美女这种斤斤计较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柳咪问道:“你这到底是在夸我,还是损我呢?”

    “夸的程度大于损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站起身后,柳咪道,“你们两个人聊,我听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柳咪端起她那杯茶并站在窗前望着窗外之际,李泽问道:“你需要我提供哪些资料?”

    “稍等一下,”拉开抽屉后,拿出两份协议并摆在李泽面前的石嘉杰道,“这份是保密协议,这份是合作协议。这两份协议对我们双方都是有好处的,所以李先生麻烦你先看一下。当然了,要是你信得过我,你也可以直接在这两份协议上签字。保密协议的话,就是我们双方都不能泄漏和对方有关的任何东西。你提供给我们的所有资料我们会完全保密,绝对不会泄露出去。而要是我们泄露促会去了,那我们会直接支付三倍赔偿。当然要是李先生你那边泄漏了有关我们调查的进度以及调查的方式,那你也必须支付三倍赔偿给我们。我们这种调查事务所其实是游离在法律边缘,所以要是有些事被委托人泄露出去了,那我们都有可能会被抓走,事务所也有可能会被封了,所以还希望李先生你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李泽还在仔细看着协议。

    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,李泽总段把两份协议看完。

    确定没问题后,李泽才在上面签字并写上日期。

    待李泽将两份协议推给石嘉杰,石嘉杰不仅在上面写上了名字和日期,还盖了公章印。

    将复印件递给李泽后,石嘉杰问道:“请问是支付宝转账还是微信转账?”

    “直接微信转账吧,”停顿之后,李泽又问道,“有发票吧?”

    “收据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”石嘉杰道,“这是我的微信转账二维码,你直接转账给我,我去叫财务开一张收据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石嘉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那压在玻璃下的二维码,李泽有扫描,但没有转账。

    在石嘉杰进来并将收据交到他手里后,他这才转了四千元过去。

    确定到账后,石嘉杰道:“我现在需要李先生你提供和你老婆出轨有关的线索给我,同时我也希望李先生你别有所掩瞒。因为要是你隐瞒了非常重要的线索,那这很可能会导致我们在原地转圈圈。而且我们已经签了保密协议,所以我们绝对绝对不会泄漏和李先生你以及你家人有关的任何隐私,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。反正你提供的线索越多越详细,我们也就越能帮你查到你老婆的出轨证据。你别以为我们只是简单的跟踪,我们还有专门的心理顾问。心理顾问会根据你提供的线索进行推敲,锁定情夫之类的,以便我们掌握更多的主动权。”

    李泽并不想和石嘉杰说与妻子出轨有关的事,但要是他连最起码的线索都不提供,那还花这冤枉钱干嘛?

    想到此,李泽道:“她是在嘉美内衣厦门分公司那边当人力资源部主管,而且她长得很漂亮,算是那种万中无一的美女吧。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我在说大话,但待会儿我给你看我老婆的照片以后,你就知道我不是在说大话了。上周三是我和她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,她跟我说要加班到很晚,事实上她那天下午是跟前男友去逛街买内衣了。她前男友买了丁自裤给她,结果她直接穿回了家。她骗我说她前男友是总公司法务,还说逛内衣店是在调查和假货有关的事。而且最夸张的是,她回来以后我发觉她的荫毛都被剃了。在那之前,她是根本没有剃荫毛的习惯。我问她是怎么回事,她说是她自己在公司里剃掉的。我有在她办公室的抽屉里找到剃毛器,但我不觉得是真的。我觉得有可能是她周四的时候买来放在抽屉里,用来应付我的。下周三她说要去北京总公司那边参加培训,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就算是真的去北京,我也觉得她有可能是跟她前男友在一起,假如她前男友真的是总公司派来的法务的话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泽眉头突然皱紧,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和蔷薇会所有关的事。

    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奸夫就是他妻子前男友,所以哪怕不说出和蔷薇会所有关的事,应该也没有问题吧?

    想到此,李泽继续道:“差不多就是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打开一个文档后,双手放在键盘上的石嘉杰问道,“名字?”

    “丁洁。”

    “手机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1516007****。”

    “身份证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35021319900621****”

    “公司地址。”

    “厦禾路汇豪大厦十楼。”

    “作息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早上六点半左右起床准备早餐,八点左右出门上班,”李泽道,“近半年她都是自己搭公交去上班,但从下周开始我会送她去上班。她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半到十一点半,下午两点到五点,或者是两点半到五点半,偶尔会提早下班。下班以后她一般就是直接回家做饭,之后就是带孩子之类的。晚上一般是十点左右和我一起睡觉,女儿是自己一个人睡一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听完后,石嘉杰问道:“爱好呢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爱好。”

    “逛街?唱k?泡酒吧?”

    “都很少,”李泽道,“以前刚谈恋爱没有孩子的时候,她很喜欢去逛街。后面有了孩子以后,她就很少去逛街,基本上都是将心思花在女儿身上。唱k的话,在我印象里真的特别少,一年有那么三四次都已经算多的了。她这个人从不去酒吧,至少在我印象里是如此。不过因为她现在是主管,所以偶尔会去参加一些饭局,当然频率也特别特别的低。反正我是觉得要是她前男友没有出现,她应该是不会出轨的,所以引诱她出轨的人应该就是她前男友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啊,”石嘉杰道,“既然你都知道周三下午她跟前男友在一起,荫毛被剃了,而且还穿着前男友送的丁自裤回家,那你没有和她吵架,甚至是闹离婚啊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