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96章 逻辑推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其实我这个人很纠结,”李泽道,“她对我以及我身边的人都非常友善,尤其是我妈。当初我妈很不喜欢她,但她也是从来没有怨言,也没有顶撞过。三年前我妈生病住院,吃喝拉撒都是她一个人包办的。反正就是因为她平时表现都非常好,是个贤惠的妻子,合格的妈妈,所以我才没办法因为发现了这些事就直接向她提出离婚。要是她不够好,那我早就跟她离婚,根本就没有必要来找你了。还有一件事,关于法务是她男朋友这事,是我昨天晚上才查到的。我用她qq问她大学闺蜜,问到了她前男友的qq,结果相册里的照片正是那个法务的。对了,我这里有法务的照片,我给你看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直接发到我微信来,我要作为资料存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微信多少?”

    “扫描桌上的那个二维码,不是刚刚那个,是旁边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顺利添加石嘉杰为微信好友后,李泽将妻子和前男友逛内衣店时的几张照片都发给了石嘉杰。

    为了让石嘉杰知道这几张照片的由来,李泽还将自己如何拿到照片的经过也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总之,除了和蔷薇会所有关的事没有说出来以外,李泽已经将自己所知道的事统统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完并做完记录后,表情比之前严肃得多的石嘉杰道:“其实婚外情对象是前任的例子真的是数不胜数,所以你的怀疑很可能是真的。毕竟就你刚刚的发现而言,其实已经能断定你老婆出轨了。陪前任逛内衣店,穿着前任买的内衣回家,荫毛还被剃了,这三个因素基本上已经可以断定出轨。可因为你妻子提出了不够合理但却可能的解释,加上你对她还残留着期待,所以你还是不愿意相信她已经出轨。作为调查员,我们要做的就是查出真相,并告诉身为委托人的你,所以我们是不会将自己的感情代入进去的。对了,关于她的前任,你了解到的情况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完全不了解,只知道照片上的男人是她前任。”

    “名字之类的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这个手机号码有可能是他的,你看下短信。”

    调出那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后,李泽便将手机递给石嘉杰。

    看完以后,笑了笑的石嘉杰道:“这是明显的示威短信啊!看来他是想跟你老婆在一起呢!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他是准备将他和你老婆恋爱的经过都告诉你,让你知道他们曾经是有多么甜蜜。这样的话,可以加剧你们夫妻俩的矛盾,变相地让他们之间的距离变得更近。不过有一点很奇怪。假设他们两个人重逢后又发生了关系,并且两个人还想在一起的话,应该是会直接跟你坦白,没有必要用这样的方式刺激你。所以在他们已经发生过关系的前提下,那可能性只有一个了。他想和你老婆在一起,但你老婆不想和他在一起,所以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离间你们夫妻俩。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吧,”顿了顿后,李泽反问道,“你是认定他们有发生过关系?”

    “逛内衣店和穿着前任送的内衣回家这是事实,”靠着椅子,显得有些自信的石嘉杰道,“而假如你老婆的荫毛是被前任给剃掉的,那他们绝对有发生过关系。就逻辑推理而言,荫毛被剃的时间段应该是在他们逛完内衣店到回家的这个时间段里,所以在没有其他男人出现的前提下,那剃毛者就是你老婆的前任,那绝对有发生过关系。当然了,因为我们没办法调取监控,所以这个逻辑推理到底成不成立,也不是我说了算。反正根据李先生你提供的线索,她前任是第一嫌疑人,所以我们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她前任身上。反正李先生你要的是你老婆的出轨证据,只要我们能搞到手,那对于那天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想必你老婆也就不会隐瞒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!我要的就是这效果!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你应该没有遗忘什么重要线索吧?”

    “她和男上司关系有些不清楚,这算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算啊!”拍了下办公桌的石嘉杰道,“所有有嫌疑的男人你都必须告诉我啊!”

    看着反应有些激烈的石嘉杰,侧着头的李泽道:“小咪,你说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柳咪正在当听众,所以在听到李泽这话后,反应过来的她道:“我是丁洁的下属,是人力资源部的文员,但在三个月以前,我们两个人都是文员。在三个月前,丁洁被提拔为主管,那时候我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子。论资历,我在丁洁之上;论工作能力,我也不输给丁洁,但成为主管的人却是丁洁。在两个多月前,有次我东西落在公司,我就回去拿,结果听到有伸吟声从总经理办公室传出来,接着丁洁就从里面走出来。前几天我和阿泽一块去质问丁洁,丁洁说是总经理在看夫妻自拍视频,结果不小心播了出来。后面阿泽有去质问总经理,总经理的回答如出一辙,丝毫没有犹豫,所以我总觉得他们两个串通过。”

    听罢,石嘉杰问道:“你是觉得丁洁因为被潜规则才当上了主管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只是觉得,但没有实质性的证据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假如有实质性的证据,我们还用得着来找你吗?”

    “柳小姐你是不是重庆人啊?”笑了笑的石嘉杰道,“简直就是个活脱脱的辣妹子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重庆人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的猜测挺准的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对于她和总经理的事,我只知道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看着李泽后,石嘉杰问道,“还有其他嫌疑人吗?”

    被石嘉杰这么一问,李泽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的怀疑对象暂时就两个,他妻子的前任以及廖俊超,所以李泽应该没有犹豫的必要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他在犹豫着要不要说出蔷薇会所的事。

    沉默了半分钟后,李泽还是决定不说出来。

    只要他妻子的前任是奸夫,那拿到证据的他就可以正式和妻子离婚,到时候他妻子是不是蔷薇会所的佳丽,有没有参与过定制服务之类的,其实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,在拿到妻子的出轨证据后,他妻子很有可能会主动说出和蔷薇会所有关的事来。

    想到此,李泽道:“没了,如果有新的线索的话,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婆是不是有两张手机卡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