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099章 无权干涉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么一叫,刚睡下不久的薇薇直接被吵醒。

    睁开眼,忽又坐起来后,揉了揉眼睛的薇薇道:“妈妈,妈妈,妈妈。”

    听到女儿的喊声,丁洁道:“我女儿醒了,就先这样吧,有空再聊。以后要是我发短信之类的给你,你都必须打个电话给我,确定用我手机的人是不是我。我不想因为过去的事而影响到我和我老公之间的感情,拜拜。”

    没等周娜开口,丁洁直接挂机。

    将手机随手扔在沙发上后,丁洁便快步朝次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

    看着伸出手的女儿,丁洁三步并作两步,并一把抱住了女儿。

    吻了下女儿的脸蛋后,丁洁道:“宝贝乖,赶紧睡觉觉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你陪我睡觉觉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丁洁松开手后,薇薇便钻进了被窝里,还眨着大眼睛轻轻拍了拍床铺。

    “妈妈去换一下衣服,马上就过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回到主卧室,惶惶不安的丁洁脱下了连衣裙。

    将连衣裙扔在床上后,丁洁便反手解开文胸的扣子。

    文胸往下落的同时,丁洁轻轻接住,两颗浑圆饱满的雪峰还随之摇颤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将还带着体温的文胸也扔在床上后,丁洁这才穿上一件有着蕾丝花边的白色吊带睡裙。调整了下吊带,以让自己觉得更加舒适后,眼皮跳个不停的丁洁才走出主卧室。她是想陪女儿睡觉,但她最终是朝放着手机的沙发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,丁洁在拨号键盘上输入了林宇南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因林宇南从大学到现在都没有换过手机号码,所以哪怕没有储存林宇南的手机号码,丁洁依旧记得。

    在准备拨出去的时候,丁洁又选择删除。

    因为心急,她差点犯了个颇为致命的错误。

    要是她丈夫去打印通话详单,那就会查到林宇南的手机号码,所以丁洁忙打开微信,并在通讯录里找到了林宇南的微信号。

    庆祥公司财务小周

    这是丁洁对林宇南所做的备注。

    “宝贝,妈妈打个电话就去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得到女儿的回应后,丁洁这才向林宇南发出微信语音请求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主动打电话给我?”

    “我老公有没有联系过你?”

    “他又没有我的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我老公知道你就是我前男友了,”丁洁道,“昨晚我老公以我的名义发qq消息给娜娜,结果娜娜把你的qq给了我老公。反正我不管我老公什么时候联系你,你都不能和他说我们之间发生的事。我老公这个人平时很温和,但一旦生气起来,是谁都不认的。就算你有钱有势,他也不会把你放在眼里。反正我是希望你早点回北京,以后都不要再来厦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厦门可不只是为了私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!”声音都有些颤抖的丁洁道,“换一个人!这种事没有必要你亲自出马的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很爱他,爱到让我都有些嫉妒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,所以现在就不要说这种模棱两可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听到林宇南这笑声后,皱了下眉头的丁洁道:“别这样,要不然我会翻脸的。”

    “周三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问题,”丁洁道,“反正周三过后,我们两个就不要再见面了,我真的不希望我这个家因为你而出什么问题。以后你也尽量别联系我,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,没有必要再去怀念。反正当初是你做错事,不是我,而且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对我做的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会原谅,那为什么还要穿上我送给你的丁自裤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穿了?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?难道你在没有穿内裤的前提下回了家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反正我有穿裤袜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在他的调教下,你真的是变得风情万种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不要主动联系我或者我老公;第二,不要和我老公说我们两个人之间发生的那些事;第三,周三过后就不要再回厦门了;第四,工作上的事你就交给其他人去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我不呢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自由,我无权干涉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老公知道你大学时期曾经被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气得整张脸都涨红了的丁洁道,“你这猪狗不如的畜生!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,拜拜。”

    没等丁洁说什么,林宇南已经中断了微信语音聊天。

    见林宇南就跟一头脱缰的野狗似的,丁洁变得越来越不安,就好像担心自己的生活被林宇南给毁掉似的。其实不仅仅是林宇南,还有其他人也有可能把她的生活毁掉,就比如于慧。可惜已经深陷其中,要想全身而退已经不可能。更何况,她现在确实很缺钱,缺到必须和于慧合作的地步。

    删掉和林宇南的微信聊天窗口后,将手机调为震动的丁洁这才走进次卧室。

    见女儿已经睡着,丁洁便躺在了女儿身旁。

    看着女儿那稚嫩的小脸蛋,又见女儿睡得很香,丁洁那不安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在躺了不到五分钟,丁洁又下了床。

    拿了个衣架,丁洁蹲在了衣橱前。

    将衣架伸进衣橱下方后,丁洁便往右侧打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打,被塑料袋包裹着的合欢扑克便滑了出来。

    拿起来后,确定梅花j安然无恙的丁洁又将之扔进了衣橱下。

    这次,完全放下心的丁洁才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丁洁搂着女儿睡觉之际,李泽和柳咪正坐在咖啡厅的包间里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能说是包间,毕竟只是用紫色布幔和大厅隔着罢了。

    他们来这的主要目的不是喝咖啡,而是画素描。

    李泽有答应要帮柳咪画素描,所以柳咪便将李泽带到这家颇有情调的咖啡厅。所谓情调除了那悠扬的萨克斯音乐以外,还有咖啡厅的整体布局。客座分为三类,靠窗户的雅座,中间的散座,以及靠里侧的包间。为了让李泽能有个相对安静的环境,柳咪才选择了包间。要是平时,她更喜欢坐在靠窗户的雅座,边喝咖啡边看着那些毫不相识的路人。

    柳咪是靠着软沙发,两只手轻轻搭在雪白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李泽是坐得笔直,眼睛时而打量着柳咪,时而盯着素描本,那被他右手握着的铅笔正在素描纸上快速活动着,勾勒着柳咪的上半身轮廓。

    看着极为认真的李泽,柳咪问道:“为什么不告诉我那个男人是你老婆的前任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