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00章 挺有魅力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被柳咪这么一问,搁下笔的李泽道:“我是昨晚才知道的,今天也来不及告诉你,更何况你刚刚也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有一件事你是一开始就知道的,”柳咪道,“他是嘉美内衣总公司那边派来的法务,这应该是那次在路边你质问你老婆时,你老婆就跟你说的。结果呢,你根本就没有和我提过。我不知道你是不信任我还是忘记告诉我,反正刚刚你和石嘉杰说的时候,我心里真的是有些不舒服。我是觉得我在全心全意地帮你,那你也应该完全信任我,将和你老婆出轨有关的事统统都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一个喜欢泄漏隐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谁喜欢泄漏隐私,但要是你藏在心里,那不是更难搞清楚你老婆出轨的真相吗?我是她手下的文员,上班期间我都和她在一起,所以在我们消息完全互通的前提下,我是可以帮到你的。你可能会想着我为什么帮你,那我告诉你得了。上次我是说我看出轨的人不顺眼,但实际上我是想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。主管这职位本来就应该是我的,是你老婆用肮脏的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办法确定我老婆和那头肥猪有一腿,所以我不喜欢你这样侮辱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石嘉杰所说的,你知道的那些因素其实已经可以推断出你老婆已经出轨,出轨对象就是前任,可你就是不愿意相信。你知道这像什么吗?这就像是彩票已经开奖,别人告诉你你没有中奖,结果揣着彩票的你还是不愿意相信。你还跑到彩票站去,问他们是不是开奖开错了,说你手里的才是中奖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去当老师有些可惜,因为你的比喻挺好的,”李泽道,“要是什么时候一中那边需要老师代课,我可以推荐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看清楚她的真面目吗?”

    “关键我看不清楚!”一脸愠怒的李泽道,“如果我能看清楚,我已经选择离婚了。我问你,她说的话难道就真的是假的吗?她说她是在办公室的卫生间里剃的毛,这种可能性存在,因为早上下班以后她有在办公室里待了半个小时,这点你已经可以确定。要是她早上下班的时候是和你们一块离开,那就说明她压根没有在办公室的卫生间里剃毛,所以才可以推断出她说的话是谎言。可正因为那半个小时的时差,所以我们没办法确定她说的是真是假。至于她前男友是否是总公司派来的法务,这点还没办法确定。假设的是话,那他们一块去内衣店也是有原因的。因为厦门这边越来越多嘉美内衣的假货,所以总公司才派了法务过来调查。加上她在总公司那边有朋友,朋友又推荐法务和她联系,所以就变成他们以夫妻的名义前去内衣店做调查。其实这点应该不需要怀疑,因为我有去问过他们购买内衣的那家内衣店旁边的便利店,店老板说他们两个走了好几家内衣店,所以应该是在做调查。假设只是买内衣,根本没有必要这样逛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泽这话,嘲笑似地笑了下后,柳咪道:“你的自我安慰能力还真是有够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在自我安慰,”柳咪道,“假设她的毛真的是在人力资源部的卫生间里刮的,假设她的前任真的是法务,又假设他们去逛内衣店是在做调查,那么为什么她会穿着前任买的内衣回家?你要搞清楚那天是你们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,任何一个有廉耻的女人都不会做出这种事来。换成是我,我绝对是直接把那套内衣给扔了。就算我不穿内裤,我也不可能穿上前任送的内裤回去见我老公。这不只是因为一条内裤或者一件文胸,是因为这种行为是妻子对丈夫的不尊重。”

    李泽其实知道柳咪说的有道理,可他心里还是在为妻子做辩解。

    有时候,他也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傻逼。

    拿起铅笔后,李泽道:“假如你还想让我把你画素描的话,你就别说话。虽然是速写,但对表情的要求还是很高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画了半个小时的时间,李泽总算画好了。

    对比之后,确定没什么问题,李泽才将素描本、铅笔以及橡皮擦都一并递给柳咪。

    看了后,柳咪笑道:“透露出的感觉真的和上一副一样,所以我可以确定你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。其实这样的男人很有安全感,因为不会在其他男人面前嘻嘻哈哈的。像那种嘻嘻哈哈又特别会说话的男人,真的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。所以要是我没有猜错,你这性格才是她选择你的最重要原因吧?”

    “她很喜欢看我认真画画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真画画的时候挺有魅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,不是在恭维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在敷衍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尴尬的对话,”喝了口已经冷掉的咖啡后,柳咪道,“明天开始她的活动轨迹就会完全在你的掌握之中,在家里你会盯着,在外面私家侦探会盯着,在公司里我会盯着。不过说真话,假设她还是想出轨,其实依旧很简单吧。我跟你讲一件真实存在的事,是去年发生在广东汕头那边的。反正就是一对夫妻出去吃饭,中途老婆去了趟卫生间,之后就继续跟她老公吃饭。吃完饭以后,两个人就一块离开饭店去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见柳咪没有再继续往下说,李泽问道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是不是很普通?”

    “普通得不能再普通。”

    “但在这普通之中,却隐藏着一个秘密。你知道是什么不?”

    回想了下柳咪所说的话以后,李泽问道:“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“她的情人也在那家饭店里,而且是饭店的服务生,”柳咪道,“当她和老公说要去上洗手间时,服务生就跟着她一块去洗手间。因为她情人穿着饭店的制服,所以哪怕跟她走得很近,她老公也不可能会怀疑的。结果他们两个人就一块走进了卫生间,之后就开始打炮了。那家饭店里的卫生间没有男女区别,因为就是一个单间而已,就跟家用的一样,所以是男女共用的。只要把门锁上,里头发生了什么事,谁也不清楚。当然,前提是叫得别太大声,所以服务生是把她的嘴巴捂住,然后一下一下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就是当事人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