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04章 快说清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当然有,不管是曾经现在还是将来,”丁洁道,“假如我不爱你的话,我根本没有嫁给你的必要。毕竟婚姻就是在两情相悦的基础上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要穿他买的内衣回家?而且是在我们五周年结婚纪念日当天!”李泽突然咆哮道,“你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,薇薇会被你吵醒的,”丁洁忙道,“虽然薇薇现在才四岁,很难记住大部分的事,但有一些引起她情绪波动的事她是会记住的。”

    李泽没有说话,而是霍地站起身往主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片刻,李泽又走了出来,直接将林宇南买给他妻子的文胸内裤甩向他妻子。

    李泽是想直接扔在妻子脚边,但因用力过猛,丁自裤打到了他妻子的脸,文胸则是落在了他妻子脚边。

    被打到的时候,丁洁还像触电了般浑身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因丈夫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丁洁,所以丁洁吓得眼泪都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妻子流泪的模样,三分心疼七分愤怒的李泽道:“别给我装可怜,我最讨厌你这样的。你跟其他女人有什么区别?一哭二闹三上吊的?要是我继续跟你闹下去,你是不是准备去找我妈了?反正我妈是站在你那边,所以绝对会说我的不是,还会让我跟你好好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擦了擦眼泪后,丁洁道:“老公,我希望你能听我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什么好解释的?如果你是一个知道廉耻的女人,你就不可能穿上前男友送的内衣回家。而且更夸张的是,居然还是丁自裤。我不其实丁自裤这种内裤款式,但我歧视一个穿着前男友送的丁自裤回家,而且还欺骗老公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如果我不穿那套内衣回家的话!我就没有内衣可穿了!”

    听到妻子忽然喊出的话语后,李泽忙道:“你给我说个清楚!你身上穿的那套内衣到底哪去了!”

    被丈夫这么一问,捂着脸的丁洁当即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!妈妈!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女儿的喊声,又见妻子依旧坐在沙发上,李泽只好往次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推开次卧室的门,李泽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“爸爸!”

    头发乱糟糟的薇薇当即伸出手。

    不过在李泽抱住女儿后,他的宝贝女儿却又挣脱。

    “好臭啊!”捏着鼻子的薇薇道,“爸爸你又抽烟了!抽烟有害健康的啊!”

    见状,李泽忙道:“爸爸只抽了一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,我要妈妈,”往房门那边看去后,薇薇喊道,“妈妈,妈妈!”

    “妈妈在打电话呢!”声音都在颤抖着的丁洁喊道,“你先跟爸爸玩!妈妈打完电话就去陪你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薇薇当即缩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打了个呵欠后,用两只小手捂着脸,但又透过手指缝看着李泽的薇薇问道:“你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是我爸爸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就是你爸爸,”坐在床边后,一脸慈爱的李泽道,“爸爸跟妈妈在一起,之后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爱情结晶就出生了。这个爱情结晶就是你,所以你是我们两个人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以后不抽烟,那你就是我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好,爸爸以后都不抽烟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好!”

    说完,薇薇又坐了起来,并搂住李泽的脖子。

    女儿这举动让李泽倍感温暖,所以他便将女儿搂进了怀里。因为才四岁的缘故,他女儿的身体真的是很瘦小,瘦小到让李泽觉得只要稍微一用力就会骨折的地步。也正因为这样,李泽特别的疼爱女儿。加上他觉得画画能够修生养性,所以他偶尔会亲自教女儿画画。

    拥抱片刻后,李泽道:“你先自己一个人玩,我跟妈妈说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说带你去马戏城那边玩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耶!好耶!”

    “那你乖乖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后,李泽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妻子正捂着嘴巴在哭泣,李泽干脆拉上了次卧室的门。

    虽说不能完全隔音,但至少会好一些。

    长长呼出一口气后,李泽问道:“现在能不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了?”

    丁洁使劲摇了摇头,并哭得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尽管声音差不多,但因为身体哆嗦得更加剧烈,眼泪也流得更凶,所以李泽才做出这样的判断。

    至于李泽,因为他是一个内敛的人,所以他的面部表情变化不大。

    当然,他的心海已经涌起了狂风巨浪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李泽总觉得他妻子原本穿的那套内衣是不是被前男友强行给扒了,之后又在前男友的逼迫下穿上了那套更加性感的内衣。但因李泽不清楚他妻子和前男友两个人之间的事,所以他这也只是推测罢了。

    反正要是这次妻子还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,那他真的很想直接和妻子离婚。

    合理的解释?

    到底李泽要的是合理的解释,还是真相?

    毕竟,这两者并不能划上等号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”李泽首先开口道,“你这样会影响到咱们女儿的。”

    丁洁使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松开手,又深吸一口气后,丁洁便抽了两张纸巾擦去眼泪。

    揉了揉有些酸疼的眼睛,眼里尽是血丝的丁洁道:“他叫林宇南,是总公司那边派来的法务,这个是真的,你可以打电话到总公司那边去查。他来厦门这边的目的也和我上次说的一样,是来调查假货源头的。因为总公司怀疑厦门分公司这边有内鬼,所以才让我尽力配合林宇南。前男友这种身份让我很尴尬,但我无法拒绝总公司那边下达的命令,毕竟我只是一个员工罢了。因为林宇南对这边的市场情况不是很清楚,所以周三下午我就带他去江淮路那边默默情况,毕竟那边非常多私人经营的内衣店。他怕引起店主的怀疑,就说要假扮夫妻。我起初以为只是口头上而已,没想到走进店铺的时候他却突然搂住了我的腰。这个让我特别反感,所以我还瞪了他一眼。逛了几家内衣店,他就给我买了那套内衣。我说不要,但他说一定要。他说如果我不收下的话,就直接联系你。他说我跟他一起逛内衣店,这种事是说不清楚的。我被他吓到了,所以只好接受。后面要分开的时候,他就提出要纪念品,我说我没什么可以给他的,他就说要我身上穿的文胸和内裤。我骂他是无耻之徒,他却用同样的事来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见妻子没有继续往下说,李泽问道:“所以你就脱下来给他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