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05章 一声叹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如果我不脱,那他就会打电话给你,”丁洁道,“我不希望你知道我交过男朋友,更不希望你知道我周三下午有跟前男友去逛内衣店。而且你知道他为什么买丁字款式的内裤给我吗?其实就是在挖坑让我跳。假如只是一套普普通通的内衣,老公你可能会觉得没什么。但因为内裤的丁字款式的,所以你就会理所当然地认为我很放荡,竟然接受前男友这样的礼物。加上收据之类的又是在他手里,他还偷偷拍了一张我坐在车里拿着那套内衣的照片,所以我根本就不能反抗。一旦我反抗,他就会打电话给你,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,那样你可能就会怀疑我已经出轨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脱给他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脱,你就会怀疑我出轨,所以我只能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车里直接当着他的面脱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可能,”丁洁忙道,“我是直接去内衣店的更衣室里换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家内衣店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,因为我那时候脑子一片混乱。反正我是确定不是在买内衣的那家内衣店,因为出来以后我有坐他的车好几分钟。之后在我的要求下他才停车,然后我就随便找了家内衣店去换了。换下来以后,我就把我身上本来穿的那套给了他,之后就和他分开了。那天以后他有打过电话给我,但没有再提这事,只是问一些和工作有关的事。反正他是北京人,等这边的公事忙完了,他就会直接回北京,以后都不会再见面,所以老公你可以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毛不是他剃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”丁洁道,“是我自己在公司剃的,和他没有半点关系。反正我就是因为调查假货的需要和他走了几家内衣店,之后还在他的威胁下把我身上穿的那套内衣给了他。在脱下来以后,我不可能不穿文胸内裤就回家。因为我穿的是很紧身的连体包臀裙,加上我的胸又大,所以不穿文胸会被人一眼就认出来,所以我就只好穿上了他送给我的这套内衣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丁洁还盯着地上的文胸内裤。

    听完妻子的解释,李泽眉头皱得很紧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妻子的话,总觉得亦真亦假。

    其实只要搞清楚最重要的一点,那就可以知道他妻子那天到底经历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那就是,剃毛的准确时间!

    到底是下班后,还是下午和林宇南逛街期间!

    假设是前者!

    那勉强可以相信他妻子所说的话!

    假设是后者!

    那他妻子绝对被林宇南给操了!

    至于那张已经失去踪影的合欢扑克,李泽暂时不想去管。

    因搞不清楚妻子说的是真是假,李泽也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乱发脾气,所以站着的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看着那安静地躺在地上的丁自裤,想着那是妻子前男友林宇南送的东西,而且还曾经紧紧贴在他妻子最最私密最最柔嫩的部位,李泽心里就特别不舒服。

    换成任何一个男人,估计心情都会和李泽差不多。

    李泽没有吭声之际,丁洁已经弯下腰去捡黑色文胸黑色丁自裤。

    因穿着吊带睡裙,又是真空上阵,而且还拥有一对36d的豪乳。所以当丁洁这么做时,那两颗仿佛蕴含着无限生命力的豪乳就在李泽眼前晃动着。这样的风景很美丽,但在想象力的驱动下,李泽却觉得有些恶心。他怕妻子曾经骑在林宇南身上,之后两只手还撑在林宇南肩膀的两侧,然后就像荡妇一样前后摇摆,而豪乳就随着这节奏晃动,甚至还被林宇南抓捏吸吮着。

    随着李泽的一声叹息,丁洁已经将文胸丁自裤扔进了纸篓里。

    之后,丁洁朝次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妻子陪着女儿后,李泽便有些颓废地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在没有搞清楚妻子的耻毛到底是自己剃掉还是别人剃掉之前,李泽简直就是坐如针毡。他很想抽烟,但又怕遭到女儿的嫌弃,所以他是选择嚼妻子给他买的口香糖。李泽觉得这口香糖根本就不能抑制他的烟瘾,但因为咀嚼这样的动作可以让他稍微安心一些,所以他才会选择咀嚼口香糖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次卧室里的丁洁道:“老公,你来帮我把女儿头上的纱布拆掉,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泽忙走进次卧室。

    坐在床边,看着显得有些害怕的女儿,李泽道:“薇薇,你别怕,这个纱布拆了你就又可以像以前那样美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弄疼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爸爸怎么会弄疼你呢?”

    待妻子抱着女儿后,李泽便小心翼翼地解着纱布。

    纱布一共缠了三圈,在解开最后一圈的时候,李泽特别特别的小心。他怕伤口还没有愈合,更怕会弄疼女儿。不过当李泽看到伤口已经结痂,而女儿也没有喊疼,李泽就将纱布给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月牙形的痂,李泽真的是非常心疼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去拿一个创口贴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了吧?已经结痂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薇薇会自己把这个痂抠下来,所以贴个创口贴会保险一些。要是不让这个痂自己脱落,而是抠下来的话,薇薇的额头可能就会留下永久性的疤痕了,”吻了下女儿的脸后,丁洁道,“薇薇,我跟你说,你额头的右边现在多了个小月牙,特别的好看。但为了保证小月牙自己不会跑掉,所以我们需要用创口贴把它封印住。在妈妈没有让你拿下创口贴之前,你都不能拿下来。知道吗?”

    妻子告诫女儿之际,李泽已经走出了次卧室。

    蹲在电视机前,李泽从电视机柜中拿出了医药箱。

    找出创口贴,又撕下一片后,李泽才返回次卧室。

    帮女儿贴上后,李泽道:“很漂亮了,我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溜下床后,薇薇立马跑到了衣橱前。

   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侧着脑袋的薇薇问道:“月亮姐姐是在这个东西里面吗?”

    “对,”靠在丈夫身上的丁洁道,“所以你不能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应了声,薇薇又屁颠屁颠地跑到了李泽丁洁面前。

    分别吻了下他们的脸后,薇薇道:“谢谢爸爸,谢谢妈妈,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去马戏城了啊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行,”李泽道,“待会儿就要吃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吃完晚饭以后可以去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行,”李泽道,“要去的话,得等到下个周末。因为长颈鹿狗熊它们也是要读书的,所以从明天开始它们要读书一周,就跟你一样。等它们不读书的时候,我们再去马戏城看它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铃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因妻子只穿着吊带睡裙的缘故,李泽便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到防盗门前,李泽习惯性地透过猫眼往外看去。

    结果,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李泽以为是有人敲错门时,又有人敲响门。

    很显然,有人蹲在外面。

    拿起一旁的撑衣杆,李泽拉开了门。

    看到蹲在地上的人时,李泽吓了一大跳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