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08章 互相观察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别聊和蔷薇会所有关的事了,”看着正在摸刘雨鸥脸蛋的女儿,李泽道,“就算我女儿不知道我们在聊什么,但我总觉得不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聊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的打线练习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拿笔和纸。”

    站起身后,李泽朝主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片刻,李泽拿了素描本和铅笔走出主卧室,并将这两样东西放在了茶几上。

    刘雨鸥还想和薇薇继续玩,但见李泽表情严肃,刘雨鸥只好放下了薇薇。坐在沙发上,屁股又稍微往前挪了一些后,刘雨鸥这才拿起铅笔。看了看坐在自己旁边的李泽,又看了看站在自己旁边的薇薇,扬起眉头的刘雨鸥这才开始打线。

    结果,弧线上还是有极为明显的黑点。

    见状,李泽问道:“你怎么这么的笨?”

    “老师你这是在歧视弱智啊!”

    听到刘雨鸥这自嘲,李泽是想笑又不敢笑。

    清了下嗓子后,李泽道:“我已经告诉过你了,在笔芯与素描纸接触的那一刹那,必须非常非常温柔才行。我给你举个例子,就好比我扇你一巴掌。假如只是指尖稍微划过你的脸,那肯定不会疼。但要是我的巴掌啪地打在你的脸上,那绝对会很疼。所以你打线的话,就是要呈现稍微划过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稍微划过更疼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稍微划过的话,老师你的指甲可能会划破我的脸,所以就更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懒得解释了,反正该说的我已经说了,你自己练习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我来你家是做客,不是来学习的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被推开,拎着一袋子菜的丁洁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见刘雨鸥正在画画,丁洁笑着问道:“这么用功啊?”

    “李老师逼的,”刘雨鸥道,“我说我来这边是做客,结果李老师说我太笨,连打线都没有学会,所以就让我练习打线了。师母,你说李老师是不是太严格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师母下厨房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刘雨鸥立马站起来朝丁洁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,”丁洁道,“你是客人,你坐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客人,我只是李老师的学生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跟我老公聊一聊和画画有关的事吧,待会儿可以吃饭了我再叫你们。反正我不管你是客人还是学生,既然你是第一次到我家来玩,那你就绝对不能洗菜切菜的。当然要是你下次过来,就算你不来帮我打下手,我也会把你抓到厨房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那我就等吃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聊完以后,丁洁是走进了厨房,刘雨鸥则是坐在了李泽的旁边。

    因李泽不希望妻子怀疑他和刘雨鸥之间的关系,所以李泽道:“雨鸥,我觉得你可能是太紧张了,所以才会学不好。其实打线的话,很多时候讲究的是一种感觉,所以你握着铅笔的手必须放松一些,不能太僵硬。加上打线是你学素描的基础,所以这个基本功你是必须学好的。不过鉴于你今天也算是我家的客人,我就不让你继续打线了。我画个简易素描给你看下,这样你或许能有点灵感。我们就以茶几上的水杯为素描对象,你看老师是怎么画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应完以后,刘雨鸥就耐心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一个栩栩如生的茶杯已经出现在了素描纸上。

    将素描纸递给刘雨鸥后,李泽道:“反正等以后你熟练了,你也可以这样写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努力的!”

    “刚刚你爸有问我你是不是在我这边,我说是。他还让我晚上把你送回家,说最近你们住的那个小区不怎么太平,让你一个人回去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不过来接我吗?”

    “他说晚上有应酬,可能会喝酒,所以不适合开车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麻烦李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接送的事之前就已经确定好了,所以他们这对话纯粹是说给身在厨房的丁洁听的。加上李泽并没有事先和刘雨鸥说过,而刘雨鸥竟然能表现得好像才刚刚得知这个消息,这不得不让李泽佩服起刘雨鸥的临场应变能力。

    临近六点,四个人便围着餐桌而坐。

    麻婆豆腐、葱爆羊肉、鹌鹑蛋烧排骨以及酸萝卜老鸭汤。

    看着这四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,刘雨鸥急忙拿起筷子夹了一颗鹌鹑蛋送到嘴里。

    咀嚼之后,眼睛都在放光的刘雨鸥道:“师母!你简直就是神厨啊!”

    “都是家常菜,没什么特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麻婆豆腐,另外这三样怎么能算是家常菜?明明是私房菜!”刘雨鸥道,“我其实不喜欢吃蛋,因为我觉得蛋的味道太单一,而且蛋黄会噎人。可师母你这道鹌鹑蛋炖排骨简直是让我喜欢得不得了。排骨的肉汁包裹着鹌鹑蛋,所以当我咬下去时,我都能感觉到肉汁沿着裂口涌入了鹌鹑蛋,瞬间消除了蛋黄的涩感。所以要让我评分的话,这道菜肯定是满分。要不然打个九十九分吧,要不然师母你会骄傲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刘雨鸥这话,笑得特别甜的丁洁道:“其实真的就是家常菜,你不需要说得这么夸张的。我发财雨鸥你的文采很好,那你的语文应该经常考高分吧?”

    没等刘雨鸥说话,刚吃下一块羊肉的李泽道:“雨鸥每科成绩基本上都是满分,所以是今年上北大或清华的最热门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厉害了,我最最佩服读书厉害的人了,”丁洁道,“雨鸥,来,这个鸭腿给你,吃了保证能让你上清华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母,这个鸭腿太大了,我吃不完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长肉,所以多吃点肉是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母!”

    就表面而言,此时的气氛极为融洽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真实情况根本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因刘雨鸥长得漂亮,丁洁担心丈夫和刘雨鸥之间关系不简单,所以她都有在观察丈夫以及刘雨鸥的神情。就她的观察而言,她暂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。其实丁洁会得出这样的结论的原因有两个。第一,刘雨鸥和她一样擅长掩饰;第二,李泽是一个内敛到不太喜欢将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的人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李泽便主动收拾碗筷。

    尽管和妻子有矛盾,但李泽还是想在刘雨鸥面前秀恩爱。这样刘雨鸥或许就不会再跟他暧昧,或者是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。

    而当李泽洗完碗筷时,他却听到主卧室传来刘雨鸥的哭声。

    李泽搞不清状况,反正他就是迅速走出厨房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