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09章 拉近关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因主卧室的门没有关着,所以李泽看到刘雨鸥正抱着他妻子痛哭着。

    至于他女儿,是站在她们两个旁边昂起头看着。

    李泽搞不清状况,但见妻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而且另一只手还轻轻拍着刘雨鸥背部,李泽便没有往里走。尽管搞不清状况,但李泽至少知道她们两个人没有吵架。要不然的话,刘雨鸥也不可能这样抱着他妻子。可能是因为她们两个人胸都很大的缘故,所以看到她们胸挤胸的,李泽倒是觉得挺新鲜的。

    只是听到刘雨鸥的哭声,李泽真的很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就这样哭了至少有五分钟,刘雨鸥才和他妻子分开。

    擦了擦眼泪后,刘雨鸥道:“谢谢师母,我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命也真够苦的,”拉着刘雨鸥双手的丁洁道,“不过没事,以后你有空就可以过来玩,我这边随时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,我不想打扰师母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女儿很喜欢你,所以你可得经常过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那师母你可不能嫌我烦啊?”抿着嘴,但眼角依旧挂着眼泪的刘雨鸥道,“要是哪天师母你嫌我烦了,那师母你可得和我说一声,然后我就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时候也不早了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刘雨鸥这话,丁洁道:“老公,记得送雨鸥到家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泽应完后,刘雨鸥忙道: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的,”李泽道,“既然你们那小区发生过凶杀案,而且凶手还极有可能是小区里的人,那我就绝对不能让你一个人回去。要是你出了什么事,我就没办法向你爸交代了。你是我的学生,既然你是来我家玩,那我就有义务确保你安全到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李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刘雨鸥弯下腰抱起了薇薇。

    分别亲了下薇薇的左右脸颊后,刘雨鸥道:“小薇薇,姐姐要先回去了,有空再来看你哦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不许走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要让姐姐晚上陪你睡啊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下次吧,”刘雨鸥道,“姐姐明天还要去读书,课本又没有带在身上,所以不能陪你睡觉。等下次姐姐有空了,姐姐再来陪你睡觉,顺便将很多很多好听的故事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薇薇没有说话,但神情显得很不舍。

    放下薇薇后,刘雨鸥还想走出主卧室。

    哪知道,裙摆竟然被薇薇抓着。

    见状,丁洁道:“薇薇乖,雨鸥姐姐得回家,她爸爸正在家里等她。等雨鸥姐姐下次过来的时候,我们再让她留下来过夜。”

    听到妈妈这话,薇薇才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走出主卧室,刘雨鸥便和李泽一块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公,开车记得慢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过来把门锁上。”

    走出家门,又一块走进电梯后,李泽按了下1。

    电梯下行后,李泽问道:“刚刚你为什么哭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向师母说起了我的悲惨童年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真正的版本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是我爸跟你说的版本,当然还有一些你并不知道的事,”刘雨鸥道,“我妈死了以后,我爸有和好几个女人交往过,每次我都得叫妈妈。可能是因为交往的数量太多,所以早期的几个我连长相都不太记得了。去年我爸跟一个比他小十岁的女的结婚。反正那个女的是我爸的秘书,所以他们两个人搞上也是正常的。从那以后,我爸回来的次数就屈指可数,所以基本上就是我一个人住。其实这样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结果,因为我不喜欢看到我爸,我更不喜欢看到那个比我大十五岁的女的。所以要是三个人住在一起的话,指不定还每天吵架甚至打架。加上我爸不想离我太远,所以他们也是住在世纪新城。这样的话,他就可以在五分钟内往返两个家。不过我听说他们那个九十平方米的房子好像要卖掉,因为现在的房价比16年高了实在是太多。他们怕房价会跌,所以想早点出手。下午我爸还在跟我商量,说他要把房子卖了搬到我这边来住。我说他可以回来,但那个狐狸精不可以回来。我爸说就算是狐狸精,好歹也是我后妈,我必须学会尊重后妈才行。我说可以啊,你让她搬来啊,我保证会很尊重她。只要你敢让她搬来,我就敢把我妈在你面前被三个男人轮坚的事说出来,让她了解一下身为丈夫的你是如何对待上一任的。我这么一吓唬,我爸就不吭声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笑出声的刘雨鸥继续道:“不过因为我九月份会去读大学,所以我知道我爸是打算再熬四五个月。到时候他们那边的房子卖了,我又去读大学的话,那他们当然可以毫无顾忌地搬进去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老婆说的就是这些?”

    “对呀,只不过我把我爸塑造成一个暴力狂,把我后妈塑造成一个歹毒恶妇。我说我经常被他们打,而且周五的时候手还被我那狠心的后妈给割伤了。因为我的手确实受过伤,所以师母看到了就特别心疼。老师你知道如何和一个人拉近关系吗?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。要是可以,顺便和对方分享一些伤心的秘密。这样的话,对方不仅会产生怜爱,更会觉得你是在推心置腹,所以自然而然两个人的关系就拉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像个高中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都在看大学教材了,所以我当然不能算是高中生,我应该算是预备大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心机太重,不可能会交到知心朋友,但你的人际关系绝对会非常好,事业上也会非常成功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泽下的定义后,笑眯眯的刘雨鸥道:“谢谢老师夸奖,我会继续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赶紧练习打线吧,要不然我没办法教你构图。而且现在离高考连两个月都没有,我真担心高考的时候你还在打线阶段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在哪个阶段,我永远是老师你的私人学生。”

    看着刘雨鸥那自信满满的模样,李泽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走出电梯,李泽和刘雨鸥往停车处走去。

    将刘雨鸥顺利送到家中,又和刘刚聊了几句后,李泽这才折返。

    八点半不到,李泽回到了自己家里。

    见女儿已经睡下,妻子又刚从次卧室走出,李泽便道:“把门拉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四个字,有些不安的丁洁还是照办。

    将妻子带到外阳台后,望着星光点点的夜空的李泽道:“我要他的联系方式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