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10章 有些心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丁洁知道丈夫指的是林宇南的手机号码,但她还是假装不懂地问道:“谁的?”

    “林宇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有他qq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他的手机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别去找他?”丁洁道,“事情已经过去了,我觉得老公你没有必要去找他。以我对老公你的了解,要是你见到了他,又一言不和的话,肯定是会和他吵起来甚至打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什么现在才跟你谈这事吗?”李泽道,“下午我们谈的时候,女儿突然哭了。再后面我想跟你谈的时候,我那学生又跑到我们家来,所以我只能等到把刘雨鸥送回去了再和你谈。这么和你说吧,我不在乎你以前跟他谈恋爱期间发生过什么,因为那是你和我认识之前的事。但对于我们已经结婚以后,他对你所做的事,我必须要讨个说法。你是我老婆,他却逼着你把你身上穿的那套内衣给脱下来,单单就这点我已经没办法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老公你很爱我,但我不希望把事情闹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下次他直接威胁你,让你跟他上床,你为了不把事情闹大,你是不是也会照做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类似的例子很多,只是你不愿意相信罢了,”面有愠色的李泽道,“比如男的看到前任已经结婚,但因为某些原因又很想跟前任在一起,所以他会说先一块吃顿饭,要不然我就告诉你老公我们以前的事。女的觉得吃一顿饭没什么大不了的,所以就赴约了。结果喝多了酒,又因为对方的甜言蜜语,所以就在难以自控的前提下上了床。因为有了第一次,所以已经被前任抓住把柄的女人只好时不时和前任上床。当某天她被老公抓个正着的时候,她才发觉其实要是一开始就拒绝那顿饭局,婚姻是完全没有保住的。至于你和林宇南,在你甘愿把身上穿的那套内衣脱给他时,他其实就已经觉得自己控制住了你。加上他是总公司派来的法务,所以他完全可以以公务之名把你约去吃饭或者是怎么样的。一旦你走进他设下的陷阱里,你觉得你还会有活路?到时候要是搞得家破人亡的,那也是你自身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到丈夫这话,丁洁忙道:“他很快就会回北京,之后就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这些,反正我要他的手机号码。”

    听到丈夫这极为强硬的语气,丁洁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迟疑了下后,丁洁道:“我待会儿发到你手机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其实主要还是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维护他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我是说是我自己太懦弱了,”丁洁道,“如果我敢强硬一点,并且坚信你不会怀疑我的话,那我那天下午根本就不会听他的话。这样的话,我也不会穿着那套内衣回家,还把老公你给惹生气了。所以我不仅懦弱,我还是个笨蛋,彻彻底底的蠢货。”

    “就先这样吧,别再继续这个话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妻子越是表现得楚楚可怜,李泽心里就越不爽。

    当着妻子的面,李泽拿出了一包烟,并直接点燃。

    看到丈夫抽烟的模样,丁洁心里很不舒服。她很想问丈夫为什么不想要二胎,但她似乎又知道丈夫心里的想法。要是她没有猜错的话,她丈夫是依旧在怀疑她出轨,所以才不想让她怀上孩子。毕竟要是她怀孕了,为了孩子的她丈夫或许只能选择妥协。也就是说,一旦怀孕,她肚子里的孩子其实也算是她的筹码。

    想到此,丁洁反而更想怀孕。

    “老公,为什么男的喜欢抽烟呢?”见丈夫没有反应,丁洁笑着问道,“是因为抽烟能让男人变得不烦躁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,”凝视着手里这根烟,李泽喃喃道,“烟丝里含有尼古丁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就跟毒品似的,不抽就不舒服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让我抽一下吗?”

    没等丈夫表态,丁洁已经昂起头,并张开了薄唇。

    看着妻子这模样,李泽直接将烟头塞到了妻子的嘴里。

    吸了下后,松开嘴巴的丁洁便靠在丈夫身上。

    吻住丈夫的嘴巴后,丁洁将烟雾都送入了丈夫嘴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还将自己的香舌也送了进去,轻轻挑动着丈夫的舌头。

    因这是妻子第一次吸烟后和他接吻,所以被这新鲜感刺激到的李泽顿时有了反应。而感觉到妻子那灵活的香舌的挑动,李泽本能地吸吮着妻子的舌头。当李泽听到妻子的嘤咛时,李泽的理智瞬间被欲念攻占。就仿佛,水坝突然泄洪似的,那汹涌奔腾的水流完完全全淹没了李泽的理智。

    交缠的舌头分开后,咽下口水的丁洁道:“老公,我们到房间去。”

    因刺激突然中断,恢复理智的李泽道:“你先去休息吧,我还想站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~~”

    听到妻子这撒娇似的语气,不为所动的李泽道:“我有些心烦,你先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自从你拿着他的照片质问我以后,我就没有再跟他见过面,所以老公你不需要烦躁的。而且那天他跟我要内裤的时候已经说清楚了,说只要我照办,他就不会再找我的麻烦。反正等他回了北京,那他就会永远从我们两个人的视线里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他死了,负责他还是有可能会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你别说这种吓唬我的话啊,”丁洁道,“要是你真的想弄死他,那我肯定不敢给你他的手机号码。一旦你动起手,又不小心把他弄死或者弄残废了,那我们母女俩可怎么办?就算你不为自己还有我考虑,你也要为薇薇考虑一下。十岁以后的雨鸥是在没有妈妈的环境下长大,四岁以后的薇薇难道要在没有爸爸的环境下长大吗?今天雨鸥和我说她的身世的时候,我真的觉得她很可怜,所以我不希望薇薇在类似于单亲的环境中长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傻到那种地步,我就是想警告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反正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只要把他的手机号码发给我就可以了,”停顿之后,李泽道,“你去休息吧,我想静静。”

    “静静难道是哪位女老师吗?”

    李泽知道妻子是想活跃气氛,但心烦意乱的他只觉得此时的妻子就跟一只蜜蜂似的嗡嗡嗡直响。

    背对着妻子后,李泽道:“让我静静。”

    看着丈夫的后背,丁洁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嗯了一声后,丁洁转身而走。

    约过一分钟,李泽收到了妻子发来的手机号码,紧接着他妻子还发来几个大哭的表情。

    将手机号码直接转发给石嘉杰后,李泽便开始打字。

    「我老婆的前男友叫林宇南,这是他的手机号码。」

    发出这条微信消息后,李泽想将手机放进口袋里,哪知道孙兰娜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