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16章 监控视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看着那个名为“策划”的文件夹,柳咪道:“这个文件夹的密码你别问我,我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李泽也猜到柳咪不知道,所以他是随手输入“ljcboss”,结果提示密码错误。

    属于廖俊超名字的全拼,还是提示密码错误。

    在完全没有头绪的前提下,要蒙对密码简直就是大海捞针。可对于这个被加密的文件夹,李泽是真的很想知道密码。这是廖俊超的电脑,密码应该只有廖俊超才清楚,所以李泽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见李泽一动不动的,柳咪问道:“难道除了这个文件夹以外,就没有其他可疑的文件了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先走吧,估计我们很快就会知道密码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监控器在正上方,要是那头肥猪有打开这个文件夹,事务所那边就会看到那头肥猪输入的密码了。在拿到密码以后,我们自然就可以轻而易举打开这个文件夹。虽然我有些心急,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所以只能等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时候事务所那边搞到了密码,我们就再过来看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拿出手机,李泽便发消息给李佳雪。

    「我们好了。」

    「电源被我断掉以后你们也别出来,走廊上的监控器有夜视功能。待会儿我叫你们出来了,你们再出来。」

    「行!」

    因不清楚李佳雪什么时候会发消息,所以李泽便让柳咪带他去人力资源部那边。

    待李泽关掉电脑后,两个人这才往人力资源部走去。

    拿出钥匙打开门后,柳咪道:“那边那张办公桌就是你老婆的了。”

    走过去后,李泽直接拉开了抽屉。

    看到剃毛器后,李泽顺手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他按下开关时,剃毛器便发出细微的声响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后,柳咪道:“她的抽屉和电脑你就不需要看了,我都有检查过,没什么可疑的东西。要说最可疑的话,估计就是你手里那个剃毛器了。反正这办公室里没有监控,所以我也没办法确定你老婆到底是不是在卫生间里剃的毛。周三早上下班以后,你老婆有在公司待了半个小时。除了她以外,那头肥猪也在公司里。到底她是在公司里剃毛,还是跟那头肥猪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头肥猪会经常推迟下班吗?”

    “正常情况下都是提早走,所以我总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应该发生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你们公司里有监控吗?那能调出上周三中午的监控视频吧?”

    “额,监控端是安装在那头肥猪的电脑里,所以监控视频也是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刚刚怎么不和我说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有看到监控视频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回去看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将剃毛器放进抽屉并推上后,李泽和柳咪再次前往廖俊超办公室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李佳雪突然将电断掉,李泽还发了个微信消息给李佳雪。

    「我还要看一些东西,你先别断电。」

    「你要是再晚个三秒钟,我就已经把电断了。」

    「麻烦了。」

    「快点吧,已经快十一点了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打开电脑以后,李泽就在桌面看到了监控端软件的快捷方式。

    在双击软件后,屏幕上弹出了个登录窗口。

    id:廖俊超

    密码:

    输入开机密码并敲下回车键的时候,李泽深怕密码不对。

    但幸运的是,密码竟然是对的。

    顺利进入监控系统,李泽便去查看周三的监控视频。

    监控器应该是安装在大门一进来的右上角,因为镜头是对着大厅中间。不过因为监控器比较高的缘故,整个大厅都处于监控范围之中。其实李泽有些搞不明白,为什么这家公司只有一个监控器。在正常情况下,不是每个部门都应该安装一个监控器的吗?难道是那头肥猪担心自己搞赵玉珂或者其他女员工的过程被录下来?

    不管原因是什么,反正结果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将时间轴拉到周三中午十一点半后,李泽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。

    [11:45:08]他妻子走出人力资源部,朝总经理办公室走去。敲门之后,他妻子推门而进,还顺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[11:55:13]他妻子和廖俊超一前一后走出总经理办公室,并一块朝公司大门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[11:56:01]他妻子扯了扯包臀裙,随即走出监控范围。

    看完这一段最为重要的监控视频后,李泽道:“十一点半下班,她自己在人力资源部待了十五分钟,之后在总经理办公室待了十分钟,再之后和那头肥猪一块离开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搞不清楚状况了,”叹了一口气的李泽道,“可能性太多,根本没办法下结论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分钟既要剃毛又要冲澡,理论上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理论上是来不及,”李泽道,“我没有剃过毛,但假如我老婆是新手,那她剃毛的时间就至少要消耗十分钟以上,所以十五分钟根本就来不及。可这只是理论,并不能作为她没有在人力资源部剃毛的证据。但就我们的推断而言,她绝对不是在人力资源部剃的毛,所以应该是和林宇南在一起期间被剃了。一切都是推断,没有实质性的证据,这才是最蛋疼的。这就好比知道小偷偷了东西,但因为小偷已经把偷的东西给扔了,我们也不能拿小偷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假如是小偷,那可以揍到他说实话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可能打我老婆的,”停顿之后,李泽又补充道,“在一切都只是推断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们现在得出的结论是你老婆的荫毛不是在公司里剃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她在总经理办公室待的这十分钟是干嘛?”柳咪道,“是谈公事呢?还是像小珂那样?其实有一个细节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有,就是你老婆在离开公司的时候有将包臀裙往下扯了扯。一般来说,要是没有脱下过包臀裙,应该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动作来的。就像我以前穿包臀裙的话,这么做的前提一般是刚上完厕所。但你老婆是去了总经理办公室,所以我总觉得她的包臀裙有脱下来过,要不然就是被扯了上去。当然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内裤穿得不怎么舒服,所以就用这样的方式调整内裤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