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26章 吓得半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看到于慧发来的消息,瞥了眼柳咪的丁洁拿起了保温杯。

    喝了口温开水,丁洁才继续打字。

    「谢谢慧姐的开导,周三晚上我会准时去的。」

    「事成之后我请你吃海鲜大餐。」

    丁洁没有再打字,只是发了个微笑的表情过去。

    见于慧没有再发消息过来,丁洁这才在在删除聊天记录的前提下关闭聊天窗口。

    三点半,下了课的李泽朝教师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见刘雨鸥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前,走上前的李泽问道:“雨鸥同学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刘雨鸥没有说话,只是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看到刘雨鸥这讨东西的模样,李泽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老师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记给我了?”

    看着穿着长裙以及高筒袜,显得极为淑女的刘雨鸥,李泽还想问是什么东西。但在他快要问出口时,他才想起来了。周六帮刘雨鸥画完素描后,李泽答应周一的时候会拿定画液给刘雨鸥,没想到自己竟然忘了。他会忘记也正常,毕竟他被和妻子有关的事烦得不行。

    看着抿着嘴巴,显得有几分俏皮可爱的刘雨鸥,李泽道:“明天再给你。”

    没等刘雨鸥说话,李泽又补充道:“昨天你去我家的时候,你就应该跟我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我要。”

    刘雨鸥是故意装得很嗲气,所以李泽都有种浑身起鸡皮疙瘩的错觉。

    又因这是在办公室前,所以李泽小声道:“你要调戏我可以,但不要在这种公开场合调戏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找个没有人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故意曲解我说的话,”面色冷峻的李泽道,“反正定画液我明早会拿给你,你别在这里烦我。而且现在都四月二十号了,离高考连两个月都没有,你就不能将心思放在学习上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天才少女,高中课本对我而言没有半点意义,”两只手搭在身后的刘雨鸥道,“老师,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。就算我从今天开始请假,只要我在六一儿童节之后的一周里复习课本,那我高考肯定能拿个学校第一,然后顺利考上蓝翔技校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天才少女,但我还是希望你别这么自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胸本来就大,所以我自大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刘雨鸥还故意挺了下她的胸。

    因刘雨鸥的语音引导,李泽不免瞥了眼刘雨鸥的胸。

    尽管连衣裙的领口不低,但李泽还是看到了事业线。

    李泽更是觉得以后不论哪个男人娶了刘雨鸥,估计都会被刘雨鸥搞得神魂颠倒,或者是严重肾虚。毕竟对于刘雨鸥这种要颜值有颜值,要身材有身材的美女,正常男人都没办法做到坐怀不乱。至于他自己呢,在和刘雨鸥的接触中,他其实也有动摇过,尤其是刘雨鸥主动和他搞暧昧时。要不然的话,李泽就不可能多次因为刘雨鸥的挑逗而有反应。

    当然,身为老师的李泽不可能会和刘雨鸥越过红线的。

    师生恋不可取,更何况他是个已婚男人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不仅胸大,我的屁股也很大,手感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刘雨鸥还转过身,并撅了下蜜臀。

    当然因为恰好有老师走过来的缘故,刘雨鸥不敢撅得太高。

    再次面向李泽后,刘雨鸥问道:“李老师,定画液今天真的没办法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等下,我去看下我的抽屉里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没等刘雨鸥说话,李泽已经快步走进办公室。

    见状,刘雨鸥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见李泽和刘雨鸥一块走进办公室,正在整理文档的孙兰娜不免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,将椅子往后拉了下的李泽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将教案放在办公桌上,李泽便拉开抽屉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在拉开抽屉的那一刹那,李泽发出了惊叫,整个人更是霍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,他看到抽屉里居然有一只鲜血淋漓的断手!

    而因为李泽的惊叫,办公室里的老师都不免投来注意的目光。

    坐在对面的孙兰娜还问道:“李老师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泽还想说抽屉里多出了一只断手,可注意到这断手竟然是假的,他身后的刘雨鸥又噗哧笑出声后,李泽这才意识到这是刘雨鸥搞的鬼。要是办公室里没有别人,李泽真的很想痛骂刘雨鸥一顿。在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前提下,看到仿真断手的李泽真的是差点被吓死了。假如他有心脏病,估计这会儿都已经笔挺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敷衍之后,李泽又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将仿真断手撇到一旁后,李泽便翻找着。

    找到一瓶几乎全新的定画液后,李泽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在他的记忆里,假如抽屉里有定画液的话,至少也是半年前买的。可看这瓶定画液的包装,明显非常的新,这不得不让李泽纳闷。不过假如将这瓶定画液的主人假想成是刘雨鸥的话,李泽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。

    转过身,看着捂着嘴巴,眼睛还眯成一条缝隙的刘雨鸥,李泽道:“雨鸥同学,这是你要的定画液,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怕笑出声,刘雨鸥只是在点了点头后接过定画液,并走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李老师,你现在开始教刘雨鸥画画了?”

    被孙兰娜这么一问后,李泽道:“她有这方面的兴趣,我就教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不要吧,”孙兰娜道,“很快就高考了,我真不希望因为画画而影响到她的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她说她自己会控制好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,毕竟她是今年考上北大或清华的热门人选。”

    见孙兰娜显得很憔悴,李泽便问道:“孙老师,你昨晚失眠吗?”

    “我最近都失眠,不知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太过焦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见笑了笑的孙兰娜低下了头,知道孙兰娜不太想聊天后,李泽也就没有再搭话。

    这时,孙兰娜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,见是前男友打来的,孙兰娜急忙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见孙兰娜走得如此急,神情还显得如此慌张,李泽已经猜到那通电话是孙兰娜前男友打来的。要是李泽没有猜错的话,孙兰娜的憔悴也应该和前男友有关。李泽确实猜对了,但有一件事他却没有预料到,孙兰娜其实早就染上了毒瘾。

    走到走廊尽头,孙兰娜才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宝贝,想我了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