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28章 差点爆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紧急公告: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:求书帮https://www.qiushubang.com/

在李泽需要借助刘雨鸥观看走秀的前提下,刘雨鸥这威胁显然非常奏效。

    没有说什么,李泽就按了车车钥匙上的解除安全锁的按钮。

    听到声响,刘雨鸥立马拉开了门。

    坐上车并系好安全带后,刘雨鸥笑眯眯道:“谢谢李老师!你真好!全校里就你最好了!”

    往校门口的方向开去后,李泽问道:“选妃活动是在哪里举行的?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我会通知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在厦门本地吧?”

    “而且是在思明区。”

    “蔷薇会所的人真嚣张,”李泽道,“要是消息提前透露出去,那就有可能会被一网打尽的。”

    “会吗?”顿了顿后,刘雨鸥继续道,“一群女的依次在台上走秀,一群男的在台下观摩。偶尔男的会举起手里的合欢扑克,之后这对男女会一块离开活动场所,去做他们喜欢做的事。在我看来,这样的模式很安全,毕竟婬乱行为又不是在走秀期间发生的。你知道这像什么吗?这就像你去酒吧喝酒,你看中了某个女服务生,所以你就跟她商量好了价格,之后把她带去开房。开房期间你们被抓的话,那是你们的事,难道还关系到酒吧不成?”

    “根本就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件事,”李泽道,“蔷薇会所那是组织卖婬,酒吧只是一般的经营者,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“人家才十七岁,特别的单纯,哪懂哦?”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装大头蒜。”

    “大头蒜是不是头很大?就像你们男的那样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现在给我的印象如何吗?”看了眼笑眯眯的刘雨鸥,又减速出了学校后,李泽道,“无节操少女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夸你,我只是希望你能稍微正经一些,不要老是调戏我,”想起那只仿真断手后,李泽道,“我知道那只手是你放在我抽屉里的,我也知道那瓶定画液其实是你自己买的。而你找我要定画液的理由很简单,就是想引导我去打开抽屉,并让我出洋相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不知道你会去打开抽屉啊,所以老师你的推断是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当时不会去打开抽屉,之后我也会去打开抽屉,因为我需要整理教材之类的。反正不论是早上还是下午,只要我有去办公室,我至少都会拉开一次抽屉。你正是认准了这点,所以就确定我迟早会被吓到。当然在你的计划里,你是希望我当着你的面被吓到,这样才会让你有成就感。你不仅没有节操,你还极度腹黑,真不知道大家怎么会认为你是一个单纯的校花。”

    李泽说的时候,刘雨鸥就看着李泽的脸,还时不时点头。

    见李泽没有继续往下说,刘雨鸥道:“其实我觉得这样特别好玩,就是不会被绝大多数的人看透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更想和老师你交配。”

    “你爱跟谁交配都和我无关,反正我不会和你做这种无聊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师母好可怜哦!”

    “关她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既然老师你把交配看成是一件很无聊的事,那说明老师你很少和师母交配,这不是间接说明师母很可怜吗?像我这样年纪的女孩子那方面需求都特别旺盛,更何况是正处于如狼似虎年龄段的师母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想一脚把你踹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系着安全带的前提下,老师你可能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见刘雨鸥显得有些得意,李泽当即看了眼后视镜。

    确定三十米以内都没有车辆后,李泽突然踩下了刹车。

    在惯性作用下,刘雨鸥整个人都往前晃去。但因为系着安全带的缘故,她并没有撞到前面。只是因为李泽踩刹车太来得迅速,刘雨鸥被勒得气都差点喘不过来,脸色更是变得特别的差。

    两秒后,李泽继续往前驶去。

    咳嗽了两声后,缓了过来的刘雨鸥道:“老师,你这是谋杀。”

    “假如踩个刹车你都能挂掉,那只能说明你太脆弱了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我的胸是真的,假如是假的,我都怕被勒爆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刘雨鸥还拉开领口看了眼自己的胸。

    因想早点赶去接女儿的缘故,李泽开得比较快。

    将刘雨鸥送到世纪新城入口处,让刘雨鸥赶紧回家后,李泽忙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渐渐驶远的小车,刘雨鸥嘀咕道:“回去就只有我一个人,真不想回去。”

    纵然不想回去,刘雨鸥还是选择走进小区。

    刘刚现在是和妻子一块住,所以到刘雨鸥那边。当然更重要的是,一日三餐他们父女俩都没有在一块吃。所以对于刘雨鸥来说,家其实是寂寞的代名词。当然她喜欢这种寂寞,因为每次看到她爸爸,她都会特别生气。加上后妈并不喜欢她,所以她也懒得去后妈那边吃饭。

    自己做点简单的饭菜也比看人脸色来得好。

    接到女儿后,李泽便和女儿一块回家。

    当他回到家里时,他妻子已经做好了饭菜。

    晚上近十点,毒瘾发作的孙兰娜正蜷缩在床上。

    这天气就算光着身子也不会冷,但裹着被子的孙兰娜却还是冷得发抖。加上全身上下的肌肉骨头都充斥着酸痛感,所以孙兰娜都有种度日如年的错觉。她那布满血丝的眼睛正死死盯着衣橱,但她真的不想再当毒品的奴隶。只是她总觉得自己坚持不了,因为她一直想钻出被窝,并将那能让她快活得忘却烦恼的药片送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熬了十多分钟,孙兰娜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,下唇更是被咬出了血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分钟,孙兰娜突然骂道:“你个傻逼!”

    骂出声的同时,抵抗不了毒瘾的孙兰娜立马钻出了被窝。

    当她将药片扔进嘴里,混着唾液一块吞入肚子里时,孙兰娜长长呼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药效发作后,孙兰娜直接躺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让一根手指进入泥泞地带并快速活动着后,孙兰娜痴痴地笑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周二,对于李泽来说并没什么特别的。

    但李泽心里却一直在煎熬,因为他不知道周三到底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而还有一件事让李泽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请私家侦探一天的花费是四千元,近乎于他一个月的工资,所以他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几天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希望妻子能早点原形毕露,假如他妻子真的已经和林宇南或廖俊超搞上的话。

    周三早上八点整。

    丁洁正在收拾行李,而见丈夫还没有出门,丁洁便问道:“老公,你还不送薇薇去幼儿园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我送你去机场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啦,”丁洁笑道,“我自己去就可以了,反正现在滴滴打车也便宜。”

【紧急通告】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,请记住备用站【求书帮】网址: m.qiushubang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