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29章 牵动神经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到妻子这话,正靠在主卧室门上的李泽道:“其实我送你过去也可以,反正我让其他老师代课就好,那些主课老师恨不得我把每节课都让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,”丁洁道,“毕竟你是吃公家饭的,一直让其他老师用你的课时哪像话啊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点送薇薇去幼儿园,然后去学校吧。”

    妻子越是催促李泽,李泽越觉得妻子心里有鬼。

    但因嘉杰调查事务所那边已经准备就绪,而且李佳雪还特意买了同伴次机票,所以李泽又觉得自己应该早点离开家。这样的话,他妻子才有可能去和林宇南汇合。至于林宇南现在是在厦门还是北京,李泽不得而知。因为这周他妻子没有和林宇南接触过,李佳雪那边也没有查到林宇南的行踪。

    李泽自然希望林宇南是在厦门,更希望妻子是要和林宇南在厦门某处幽会。

    假如他妻子真的是要去北京,那跟踪起来会变得更加麻烦。

    但,李泽还是相信李佳雪的实力。

    幸好是李佳雪跟着去北京,假如是石嘉杰,那李泽还真的是完全没办法放心。

    看了眼正在整理行李的妻子,没有说什么的李泽当即拉着早已背好书包的女儿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听到关门声,丁洁的神情顿时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后,丁洁从衣橱里拿出了一条很普通的紫色内裤。

    将紫色内裤放进行李箱里,又放了一双肉色裤袜进去后,丁洁这才合上行李箱。

    坐在桌前,丁洁开始化妆。

    化完妆,丁洁坐在了床边,并盯着那挂在墙上的全家福。

    他们一家三口趴在床上,两只手撑着下巴,笑得都非常灿烂。

    就这样盯了十来分钟,丁洁忽然蹲在了行李箱前。

    打开行李箱,又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拿出来后,丁洁将这些东西都装进了一个旅行包里。

    将空的行李箱推到角落,丁洁便背上旅行包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当丁洁走出小区时,躲在车上的石嘉杰正用望远镜观察着,李佳雪则是喝着豆浆吃着包子。

    为了不引起丁洁的怀疑,他们今天特意换了辆银色本田,司机也由吴晗换成了事务所里的另一名员工。丁洁站在路边等待之际,石嘉杰的视线都没有从丁洁身上移开。不是因为丁洁长得漂亮,更不是因为丁洁所穿的白色长裙让丁洁显得端庄大方,是因为今天这日子非常特殊。假设丁洁今天没有去北京,那他是绝对有信心抓到丁洁出轨的把柄的。他也希望丁洁别去北京,要不然他不仅要和妻子分别,更要为妻子的安全而担惊受怕的。

    当然最重要的是,他妻子前男友是在北京那边工作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接的很多活都和出轨有关,所以石嘉杰才担心妻子会和前男友叙旧。

    单纯叙旧还好,要是叙旧到了床上,那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所以昨天订机票填写乘客信息时,石嘉杰还说由他去。但他妻子说他神经有些大条,又是男的,不适合跟踪丁洁。还说他擅长谈生意,事务所这边也不能没有了他。

    反正他妻子说的话没什么问题,所以石嘉杰只好同意了。

    将仅剩的一点豆浆都喝掉后,舔了舔嘴唇的李佳雪问道:“老公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她在等车。”

    “滴滴打车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会不清楚?”李佳雪道,“如果是滴滴打车,那她会时不时看手机,以确定车辆到哪里了。如果是让某某某来接她,那就是看着左边或右边的路面。”

    “滴滴打车吧,她一直在看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越来越好玩了,”李佳雪笑道,“真不知道她是去机场还是去找林宇南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说不准,这个女人不好猜。她虽然买了机票,但这不能表示她真的是要去北京。林宇南那么有钱,一两千块的机票对林宇南来说简直就跟咱们手里的一毛钱似的。所以要是订一张机票就能让情人的老公安下心,那显然是非常合算的。不过无所谓,反正就算真的是去北京,我也会像一张狗皮膏药一样贴着她!”

    “真的去了北京的话,你要保护好自己啊。”

    “北京治安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石嘉杰还想让他妻子不要和前男友见面,但他又担心妻子会生气。

    石嘉杰还想说什么,但见丁洁朝一辆银色雪铁龙招手,石嘉杰便叫道:“墩头!准备开车!目标是丁洁上车的那辆雪铁龙!”

    听到石嘉杰这话,外号墩头的员工忙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雪铁龙开离后,墩头立马踩下油门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近九点,丁洁到达了厦门高崎国际机场。

    到相应的柜台换好登机牌,丁洁朝安检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除了丁洁以外,背着个双肩包的李佳雪也在朝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离安检越近,石嘉杰越着急。

    他没有登机牌,没办法过安检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一旦他妻子过了安检,那他就没办法再和妻子在一起了。他是想和妻子说别跟丁洁一块去北京,但他又说不出口。他妻子去北京有着非常光明正大的理由,那就是跟踪丁洁,确定丁洁到底是不是去北京和石嘉杰约会。

    见丁洁已经在排队了,石嘉杰忙抓住他妻子的手臂,并道:“老婆,别跟去了,北京是林宇南的地盘。要是林宇南发现你在跟踪,但事情就大条了。我们直接和李泽说他老婆去北京只是参加主管培训得了,反正他老婆真有出轨的话,那回来之后肯定还是会继续出轨,到时候我们再拿着他老婆的出轨证据给他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的,”李佳雪道,“假如丁洁真的是去北京,那在北京她会非常放松,林宇南甚至还会到北京机场来接她。只要出现了这样的情况,李泽就会相信他们两个人已经搞在了一起。你别忘记了,李泽说只要他老婆和林宇南在北京有单独相处,那就可以作为他们离婚的依据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电话给北京的哥们,让他去机场蹲着。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老公,你到底在怕什么?我不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……我怕……我怕你去找那家伙啊!”

    “神经!”瞪了丈夫一眼后,李佳雪道,“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还不了解?竟然还怕我去找他。我告诉你,我可不是那种藕断丝连的女人,而且我早就跟他没有联系了。反正这次去北京只是为了跟踪丁洁,我不会做其他没意义的事。当然了,你要是不相信我,那我可以不去北京,以后事务所的任何事我都不参与,我就乖乖在家里吃薯片看电视顺便跟那几个欧巴桑打麻将。”

    听到妻子这话,石嘉杰是一脸的苦逼像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你赶紧去排队吧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我的好老公!”

    吻了下丈夫的脸后,李佳雪便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直至妻子通过安检,石嘉杰这才找了个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在飞机没有起飞之前,石嘉杰都不想离开机场。

    因为就算丁洁过了安检,丁洁也可以不上飞机。

    走了好一会儿,丁洁才看到登机口。

    左右看了下,丁洁最终选择坐在一家奶茶店的靠背椅上,并点了一杯焦糖拿铁咖啡。

    这杯咖啡在外面只要八元左右,但在机场这边却卖到了三十五元。

    丁洁边喝咖啡边玩手机之际,李佳雪正坐在另一家店的椅子上,静静看着丁洁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有好几个人都变得极为焦急。

    比如监视着丁洁的李佳雪,比如已经跑到卫生间抽烟的石嘉杰,又比如正在教课的李泽。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他们三个人的喜怒哀乐都被丁洁所牵动着。

    当石嘉杰的手表走到十一点整时,他像虚弱了般软软地靠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因为,他知道飞机已经起飞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的手机收到了妻子发来的微信消息。

    「老公!丁洁没有在飞机上!你赶紧去找她!」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