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33章 英雄救美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李泽本能地以为这是刘雨鸥的恶作剧,但因为刘雨鸥声嘶力竭地喊着,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李泽选择打电话过去。可让李泽更加不安的是,竟然提示手机暂时无法接通。这种情况反而让李泽紧张起来。假如是恶作剧的话,要么电话没有人接,要么提示关机,怎么可能会提示无法接通?无法接通一般有两个可能性,第一,手机处于无信号状态;第二,手机是非正常的前提下关机。

    对于位于繁华地段的世纪新城,手机信号显然是非常强的,所以李泽只能认定是第二种情况了。

    就算再恶作剧,也不可能将自己的手机往地上砸吧?

    想得越多,李泽心里越没底,所以他尽量将车速开到限制时速的最高速。

    来到世纪新城,李泽没有自己一个人前往68栋,而是跟一个保安说明情况,并给保安听了语音消息。

    之后,两个人迅速赶往68栋。

    来到30楼,跑到3001前的李泽使劲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!”屋里的刘雨鸥喊道,“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!”

    是在演戏吗?

    李泽搞不清状况,但他还是叫道:“雨鸥!快给我开门!”

    “老师快救我!那个杀人犯在我家里!”

    瞬间,李泽意识到了刘雨鸥所说的杀人犯应该是,上周在这小区内犯了奸杀案的那个家伙!

    李泽搞不懂刘雨鸥这么聪明的女孩子怎么会放杀人犯进屋,但他现在只想将防盗门给打开,因为屋里的刘雨鸥哭得极为厉害。刘雨鸥偏瘦,一看就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。所以要是再不想办法把门给打开,刘雨鸥绝对是会有生命危险。在没有钥匙打开防盗门的前提下,他和保安是选择撞门踹门。在两个人一起踹门的前提下,门总算是被他们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声响,邻居都跑出来观望。

    踹开之后,李泽才发觉刘雨鸥的哭声是从次卧室传出的。

    因次卧室的门紧锁着,所以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比起防盗门,次卧室的门显然脆弱得多。

    随着李泽那富有劲道的一脚,门直接被李泽给踹开。

    看到里面的一幕,李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李泽看到刘雨鸥正紧靠着衣橱,手里还拿着一把沾着鲜血的水果刀。整张脸上都是泪水,眼神还显得颇为绝望。可能是和杀人犯拉扯过的缘故,刘雨鸥所穿的裙子的裙摆早已被撕裂,裂口延伸至大腿根部,所以李泽隐约看到了刘雨鸥所穿的白色内裤。

    除了刘雨鸥以外,房中还站着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估计四十岁左右,面向凶恶,身材壮实,手里还拿着一把斧头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李泽还看到男人右手臂在流血。

    显然,这是刘雨鸥干的。

    看到李泽,刘雨鸥很想跑过去。

    但因为杀人犯刚好夹在他们两个之间,所以紧紧贴着衣橱的刘雨鸥是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因为害怕,她的两条腿还在颤抖着。

    或许她应该庆幸自己房间里有一把水果刀,否则她早就被这个男人给强坚甚至是杀害了。

    歪着脖子看着李泽,男人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看到男人这冷静的模样,又见他更运劲握紧了斧头,李泽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这时,保安喊道:“赶紧把斧头给我放下!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傻逼?”男人笑道,“要是我把斧头放下了,那我不是死定了?得了,得了,这边也没什么东西好玩的,我也懒得待着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男人朝李泽保安走去。

    因男人手里拿着斧头,他们两个人都不敢直接拦着。

    但因李泽不想放这杀人犯走,所以他是选择迅速退出次卧室,并拿起了一旁的椅子。见李泽要阻拦,保安急忙抽下别在腰际的电棍,并轻轻挥舞着。除了他们两个以外,原本看热闹的五名邻居也都走了进来,手里还拿着菜刀、木棍、脸盆之类的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中已经有人报警了。

    见状,男人吼道:“不要命就给我死开点!”

    吼出声的同时,男人还挥舞着斧头,眼睛瞪大得就好像眼珠子都要迸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放下斧头!”李泽叫道,“你已经跑不了了!”

    “放屁!你们谁拦我我就砍死谁!”

    说罢,男人迅速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因男人手持斧头的缘故,保安直接吓得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至于李泽,他是慢慢往侧边退去。

    在身单力薄的前提下,男人显然是准备迅速离开这里。所以当李泽往侧边退去时,男人的注意力反而不会放在他身上,而是放在往门那边退去的保安身上。比起椅子,男人显然是更加忌惮电棍。加上保安身材高大,而他又长得文质彬彬的,所以处于侧边的他会是第一个被忽略的对象。

    在男人举起斧头恐吓保安的那一刹那,举起椅子的李泽立马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听到声响,男人忙转过身。

    在男人抡起斧头砍向李泽的同一时间,李泽手里的椅子已经砸在了男人那握着斧头的手上。

    这么一砸,男人连斧头都握不住。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斧头落地的那一刹那,保安立马跑过去,并用电棍电男人。

    加上其他邻居的帮忙,男人三两下就被制服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又有几名保安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因要等警察来案发现场,所以保安们也没有离开,就在原地等着警察。

    局面稳定后,李泽走进了次卧室。

    之前刘雨鸥是靠着衣橱握着水果刀,而此时刘雨鸥已经跪坐在了地上,嚎嚎大哭着。

    见状,李泽忙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蹲在刘雨鸥面前,见刘雨鸥还紧紧握着水果刀,李泽忙道:“好了,他已经被抓到了,你可以把刀放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见刘雨鸥没有反应,李泽再次道:“你可以把刀放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刘雨鸥这才松开手。

    水果刀落地的那一刹那,刘雨鸥猛地扑进了李泽的怀里。

    假设是以前,李泽是直接推开刘雨鸥。

    而这次李泽非但没有这么做,他反而选择拥着刘雨鸥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刘雨鸥之前有洗过澡的缘故,所以李泽还闻到了洗发水和沐浴露的清香。

    当然,因为李泽的鼻子靠近刘雨鸥颈部的缘故,李泽还闻到了那很容易让男人神魂颠倒的少女体香。

    听到刘雨鸥的哭泣声,又感觉到刘雨鸥的身体颤抖得厉害,李泽便更加用力地抱紧刘雨鸥。

    终究,这个十七岁的少女就跟花朵一样脆弱。

    想到此,李泽不免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老师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眼里噙满泪水的刘雨鸥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没事了,”轻轻拍了拍刘雨鸥背部后,李泽问道,“是你自己放他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刘雨鸥没有说话,只是使劲摇了摇头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