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34章 前因后果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李泽还想问那男人是怎么进来的,但因刘雨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,所以李泽只好暂时不问。

    至于刘雨鸥,她的哭声是渐渐减少了。

    而因为这是李泽第一次用力抱着她,就好像怕她逃走似的,所以刘雨鸥才会变得更加安心。她更是觉得有一股暖流从心海流过,让她的心都快要融化了。

    漂亮的女孩子有一个特点,她们大多憎恶像哈巴狗一样追求她们的男人,反而会对那种对她们比较冷漠的男人感兴趣。而和李泽认识到现在,李泽对刘雨鸥的态度一直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所以当李泽第一次这样拥着刘雨鸥时,刘雨鸥那扇禁闭的心扉已经为李泽打开了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李泽道:“换一下衣服,你的裙子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放开手,”刘雨鸥道,“我就要老师你这样抱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,这样你怎么换衣服?”

    李泽嘴里是这样说,但他确实没有放开手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这样,”附到李泽耳边后,刘雨鸥轻声道,“老师你帮我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本性难移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泽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在站起身的同时,李泽还将刘雨鸥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等你,换好了衣服就跟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李泽走出去并带上门后,刘雨鸥便拉开了衣橱。

    尽管之前经历了近乎绝望的事,但因为她觉得自己和李泽的关系又进了一步,所以她觉得这样的遭遇是值得的。当然最重要的是,她并没有被那男人占便宜。因为妈妈的经历,刘雨鸥极度痛恨强坚犯。所以要是敏感部位被抓被摸,甚至还被进入的话,那刘雨鸥会连活下去的勇气都被剥夺了。

    脱下连衣裙,刘雨鸥换上了一套颇为休闲的衣服。

    白色打底衣,蓝色短袖外加一件深蓝色牛仔长裤。

    她喜欢穿连衣裙,但因为那个家伙还在客厅里,所以她才不会穿连衣裙。

    要是穿上了连衣裙,那她的大腿不就可以随便被对方看了吗?

    刘雨鸥换好衣服的时候,警察也赶到了。

    因为刘雨鸥是当事人,所以一名警察是到房间里给刘雨鸥做笔录,另外几名警察则是在审问那男人。审问这种事一般是要到派出所或公安局才做,但因为刚好在案发现场的缘故,所以他们会先进行一次简单且不算正式的审问。

    给刘雨鸥做笔录的时候,警察是有关着门,以防止刘雨鸥的情绪受到犯人的影响。

    当然房间里除了刘雨鸥和警察以外,李泽也在场,所以李泽听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前,刘雨鸥在房间里做功课的时候,她听到了开门声。她以为是她爸爸回来了,可当她走出房间时,她却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。最关键的是,这个男人手里还拿着一把斧头。在质问对方是谁的同时,感到不妙的刘雨鸥急忙躲进次卧室并锁上门。

    在刘雨鸥给李泽发出求救的微信语音消息后,门就被男人给踢开,手机还直接被打飞了。

    因昨晚刘雨鸥有在房间里削苹果,所以刘雨鸥就跑去拿水果刀。

    在刘雨鸥转身跑动的时候,男人伸手抓向刘雨鸥。男人并没有抓到刘雨鸥,但抓到了刘雨鸥的裙摆。在裙摆被撕破的同时,刘雨鸥直接把裙摆给拽了回来。在拿到水果刀后,刘雨鸥便靠着衣橱,并用两只手握着水果刀。因刘雨鸥手拿水果刀的缘故,男人才只能和刘雨鸥僵持着。要不是有水果刀,在李泽还没有赶到之前,刘雨鸥显然已经被强坚甚至是杀害了。

    刘雨鸥说完以后,警察打开了门,并将另一名警察叫了进来,询问男人都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原来,那男人是小区附近的开锁匠,平时的工作就是帮人配钥匙或者是开门。

    而大前天有个男人拿着这边的大门钥匙去配,在配钥匙的时候还有打电话,将自己的住址都报了出来,还说自己的女儿会在家里,让对方直接将东西送过去就好。正是因为记住了地址,这名有着犯罪前科的开锁匠就多配了一把钥匙。而在昨天和前天,开锁匠还有来踩点,并被刘雨鸥的美貌给吸引了。因知道中午一般都是刘雨鸥一个人在家,所以他今天就直接拿着配好的钥匙打开了门,准备以暴力手段把刘雨鸥给强坚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开锁匠还交代了上周犯下的奸杀案。

    死者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女性,死在了自家的浴室里。

    因为有帮死者换过大门钥匙的缘故,开锁匠特意留了一把钥匙。

    上周一晚上十点多,喝多了酒的开锁匠想寻刺激就跑去了死者家里。当他听到死者正在浴室里洗澡时,他就直接在客厅里脱了衣物,并推开了卫生间的门。因死者有反抗,开锁匠直接抓着死者的头发,将死者往墙壁上撞。他是想将死者撞晕,结果直接被他给撞死了。因那时他喝多了酒,他也不知道死者是死是活,反正他就是让死者上半身搁在洗手池上,并在一只手搂着死者腰部的前提下和死者发生了关系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有名小区住户到他店里来唠嗑,他才知道把人给弄死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被抓住的话肯定是死刑,所以还不如多奸杀几个女人,这样也合算一些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,他才瞄准了刘雨鸥。

    所以要不是刘雨鸥有水果刀,要不是李泽尽快赶到,第二起奸杀案肯定已经发生了。

    了解清楚以后,让刘雨鸥和李泽的手机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的警察才带着犯人撤离。

    撤离以后,李泽便将防盗门关上。

    走进次卧室,看着坐在床上还皱紧眉头的刘雨鸥,李泽道:“雨鸥,犯人已经被抓了,都已经过去了,所以你可以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罪魁祸首是我爸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被刘雨鸥这么一问,又见刘雨鸥眼神里夹杂着倔强和恨意,李泽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见李泽没有开口,刘雨鸥便朝李泽走去。

    搂住李泽腰部,并将脸蛋贴在李泽肩膀上后,刘雨鸥喃喃道:“我真希望他死掉,这样老师你就是我唯一的监护人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