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36章 依赖加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看到刘雨鸥那气急败坏的模样,李泽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假如不是童年阴影,刘雨鸥也不可能会变成这样子。

    而,罪魁祸首应该就是刘刚吧?

    尽管李泽心里是这样想的,但因为刘刚毕竟是刘雨鸥生父。再加上这些年刘刚应该都有在忏悔,而且也非常关心刘雨鸥,所以李泽还是希望他们父女两的关系能稍微好一点。他更意识到自己必须更加关爱薇薇,绝对不能让薇薇的童年里有什么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    “小欧,你是在骗爸爸的吧?”

    听到刘刚这话,呵呵一笑的刘雨鸥道:“对,没错,我就是在骗你,所以你可以继续跟那只狐狸精做嗳了。身为你的宝贝女儿,我觉得打扰你们做嗳真的很不仁道。拜拜,好好做你的爱吧,争取让那只狐狸精怀孕,这样至少你就可以不用再管我这个不孝女,甚至可以直接把我给遗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欧,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臭傻逼!”

    骂完,刘雨鸥直接挂机。

    李泽还想说什么,他的手机却响了,是刘刚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接通的同时,李泽已经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女儿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对,”走到外阳台的李泽道,“今天下午她请假,刚好我也没有课,所以我就打算过来教她画画。结果半路上她向我求救,所以我就赶紧赶了过来。不过你不用担心,犯人已经抓到了,雨鸥她没有出事。只是我觉得刘先生你以后真的要注意一些,千万别在陌生人面前说出自己的家庭住址。”

    “大前天我配钥匙的时候,我公司有个业务员打电话过来,他要把一份很重要的合同交给我。原本我是想让他送到我自己住的那边去的,但因为我老婆没有在家,所以我就告诉业务员小欧那边的住址,让业务员直接送过去。主要是我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开锁匠竟然会是强坚犯,毕竟那个开锁匠已经在小区旁边经营好几年了。反正都是我的疏忽,所以小欧骂我是对的,我自己也会好好反省的。我现在不敢过去,过去的话,小欧会更加生气,所以就麻烦李老师你帮我照顾小欧了。唉!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伤心,我总觉得我女儿越来越依赖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依赖老师是很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该怎么说,反正希望你能教育好我女儿吧,我是真的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她还是我的学生,我就会教育好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那先这样,我还在忙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空再聊。”

    刘刚主动挂机后,李泽就返回了次卧室。

    见刘雨鸥趴在床上,李泽便道:“要不你先午休吧,待会儿再谈会所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在门口站了片刻,退出去的李泽顺手拉上了门。

    李泽没有离开的打算,所以他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见茶几上有一本素描本,他随手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打开后,李泽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素描纸上那完全没有黑点的弧线或直线,李泽这才意识到刘雨鸥已经掌握了打线的技巧。但早上在学校遇到刘雨鸥的时候,刘雨鸥不是说还没有掌握打线的技巧的吗?难不成,刘雨鸥中午在练习的时候突然开窍了?

    因不想打扰刘雨鸥午休,李泽也没有去问。

    合上素描本并放在茶几上,李泽直接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,见现在还不到一点半,李泽不免变得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飞机准点是下午一点五十分。

    所以待会儿他打电话过去以后,他还真想知道他妻子会如何骗他。

    假设他提出视频,他妻子应该就骗不了他了吧?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李泽总觉得妻子特别聪明,所以他觉得他妻子应该是能想出敷衍他的办法来吧。

    此时他真的很想知道妻子身处厦门的何处,又和谁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惜,在他妻子手机关机,石嘉杰那边又跟丢的前提下,这个问题显然是没有答案的。

    他甚至觉得,他妻子此时会不会正在酒店里服侍某个男人,像妓女一样吃着男人的那根。

    李泽不想将妻子想得如此下贱,但要是他妻子假装去北京的目的就是参加今晚的选妃活动,那他妻子就绝对是个无比下贱的女人。而且只要他妻子去参加选妃活动,他就会立马提出离婚。对于李泽而言,他绝对不会跟一个和妓女没什么区别的女人维持着婚姻关系。

    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,李泽烦得不行。

    昨晚李泽失眠非常严重,睡眠时间估计连两个小时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当李泽躺着时,他真的是困得不行。

    连续打了个几个呵欠后,暗暗告诉自己只睡半个小时的李泽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临近两点,李泽是依旧睡得很香,身在嘉杰调查事务所中的石嘉杰则是一遍又一遍打电话给他妻子。

    直至第八次,他妻子才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听到妻子那冷得不能再冷的声音,知道妻子还在生气后,石嘉杰道:“老婆,是我不对,我不应该怀疑你的。其实主要还是因为这几年咱们接手的很多单子都跟出轨有关,所以我心里才会有些不踏实。对不起,老婆,我真的错了,你对我那么好,我这个傻逼竟然还会怀疑你。我已经帮你订好了回来的机票,你现在就可以去换登机牌了。等你下飞机以后,你会第一时间看到我,我还会把你紧紧抱在怀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记不记得你去年答应过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额,”犹豫了下后,完全想不起来的石嘉杰问道,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今年会带我来北京玩,还会带我去逛长城。这是我生日的时候你对我许下的诺言,难不成你已经忘记了?”

    “没忘,没忘,”石嘉杰忙道,“等有空了我就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从结婚到现在,你这个借口都用了多少次了?”电话那头的李佳雪道,“14年我说要去海南潜水,你说等多接几个单子就去,结果后面就不了了之。15年你答应带我去哈尔滨滑雪,结果还是不了了之。16年你答应带我来北京玩,我估计还是不了了之。既然如此,那干脆我自己一个人在北京玩好了,反正我现在已经在北京了。”

    因担心妻子会和前男友搞到一起,所以石嘉杰道:“老婆,要不这样,我现在去买机票,我去北京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到丁洁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,离开机场的通道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真是有够失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我一直很失败。假如不是你在我身边,我肯定是一事无成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我的重要性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所以要么你回来,要么我过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北京玩几天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过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反正我不会告诉你我在哪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能不能别这样啊?”

    “我就这么泼辣?你娶我的那天就知道了!我最讨厌你不信任我!所以你最好别再管我!反正我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!”

    嘟……嘟……

    见妻子已经挂机,石嘉杰急忙回拨。

    手机能打得通,但他妻子就是不肯接电话,这让石嘉杰急得不行。

    他知道他妻子的脾气很倔,所以他急忙发微信消息向他妻子道歉。在发第三条消息时,系统却提示不是好友,这说明他已经不在他妻子的好友名单里。见妻子做得如此之绝,石嘉杰是气得不行。他甚至觉得,他妻子这么做就是为了跟前男友相处,所以他都想着要不要直接向妻子提出离婚。

    毕竟,接触了那么多被戴绿帽的客户,他是真不希望自己头上有一顶绿油油的绿帽。

    近两点半,刘雨鸥走出了次卧室。

    见李泽在睡觉,刘雨鸥便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到李泽面前,刘雨鸥直接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着李泽酣睡的模样,刘雨鸥脸上出现了极为调皮,又带着些许狡诈的笑容。

    捉着下巴想了片刻后,刘雨鸥便嘟起嘴巴俯下身去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