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7章 如何是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和琴儿比起来,雪妮的穿着尺度真的可谓是非常大。

    讲得直白一点,就是穿着一套内衣在走秀。

    黑色文胸,黑色丁自裤,黑色吊带袜以及黑色高跟鞋。

    看着正在展现身材的雪妮,李泽眉头皱得非常紧。

    因为,他担心妻子就是为了穿那件丁自裤才剃的毛。

    所以看着雪妮,李泽都觉得妻子可能也曾经这么做过。

    不对,不对。

    就算以前他妻子有以佳丽的身份在台上走秀,他妻子也不可能穿丁自裤。因为在结婚的这些年里,身为丈夫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妻子是否把耻毛给剃了。所以就算以前他妻子有走秀,也不可能是穿着丁自裤。

    所以照理来说,他妻子被剃毛这事和走秀的关系不大。

    不过假如他妻子有参加定制服务,那就算耻毛被某个会员给剃了,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看着长得有几分清纯,但却摆着妖娆姿势的雪妮,李泽只觉得有些恐惧。

    看到长得清纯的女的,李泽会本能地觉得这个女的私生活应该比较干净。所以要是雪妮平时从他视线里走过,还是穿着比较保守的衣服,他肯定会认为雪妮那方面也比较保守。可看到此时的雪妮,李泽就知道就算有些女的长得很清纯,骨子里也有可能比小姐还来得下贱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李泽总觉得雪妮看上去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连续五个佳丽过后,李泽发觉第六个佳丽所佩戴的纸牌的颜色变了。

    前五个佳丽是白色纸牌,现在这个出场的佳丽则是蓝色纸牌。

    要是李泽没有推算错,纸牌的颜色其实就是身价。

    前五个佳丽是梅花1,现在这个佳丽是梅花2。

    等下次纸牌的颜色再变掉的时候,那就身价为梅花3的佳丽出场了。

    连续五次不同的颜色结束的话,那第一批次的佳丽走秀就算完成,之后应该是前面所有佳丽都会站在台上,供会员们选择了。

    李泽观看佳丽走秀之际,孙兰娜正呆呆地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至于薇薇,正靠着床头用孙兰娜的手机看《小猪佩奇》。

    此时的孙兰娜显得极为焦虑,因为毒瘾又快要发作了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心跳加快,浑身肌肉也开始酸痛。

    听到薇薇那银铃般的笑声,孙兰娜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看着薇薇,孙兰娜都在想着。

    假如当初她没有去会所,或许她早就和男朋友结婚,或许早就当妈妈了。可现在的她已经是个吸毒女,连当妈妈的权利都没有了。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吃,所以哪怕孙兰娜再后悔,她也只能面对这已经呈现灰色的人生。她想戒毒,但似乎单凭自己的毅力戒不掉。她不想去戒毒所,那只会让大家知道她曾经是个吸毒女。

    难不成,只能这样一直沦陷下去吗?

    因越来越难受,怕吓到薇薇的孙兰娜只好往衣橱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从衣橱里拿出药瓶,孙兰娜便倒了一颗到手里。

    孙兰娜准备扔进嘴里之际,看到这一幕的薇薇突然问道:“阿姨,那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这是药,很苦很苦的药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你生病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过吃了药就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对话结束后,显得有些尴尬的孙兰娜当即将药片扔进嘴里并吞下。

    因为卡在咽喉的缘故,被呛到的孙兰娜还连续咳嗽了好几声。

    咽下后,孙兰娜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可见药片只剩六颗,孙兰娜的眉头又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担心药效发作的时候吓到薇薇,藏好药瓶并站起身的孙兰娜道:“薇薇,我先去上个厕所,你自己玩手机。要是待会儿你困了,你爸爸还没有来的话,你可以直接躺在阿姨的床上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因专注于动画片的缘故,薇薇连头都没有抬。

    在走出卧室的时候,孙兰娜想拉上门,但她最终选择让大门敞开着。要是待会儿药效发作,她又像灵魂出窍般连薇薇的声音都听不到的话,被关在卧室里的薇薇肯定是会使劲敲门,甚至还有可能哭得歇斯底里的。

   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孙兰娜顺势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剩下六颗,只能坚持六天。

    在没办法战胜毒瘾的前提下,六天后的她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是向前男友低头,继续当前男友的奴隶,还是说再次去蔷薇会所走秀?

    孙兰娜不知道该如何选择。

    而因药效渐渐袭来,感觉到舒服感变得越来越强烈后,微微张开薄唇的孙兰娜都发出了伸吟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石嘉杰住处。

    因为妻子一直不接电话,后面甚至还直接关机的缘故,既恼火又压抑的石嘉杰在吃晚饭的时候就酗酒。他是自己叫了外卖,并在家里酗酒的,所以餐桌上都放着五个空啤酒瓶。至于他呢,因为喝得有些醉的缘故,此时正趴在餐桌上哭着。

    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可想到相伴七年的妻子此时正和前男友呆在一块,心里很不是滋味的石嘉杰还是抑制不住眼泪。

    他哭这时,防盗门已经被打开。

    随着防盗门的推开,拎着个单肩包的李佳雪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听到丈夫的哭声,见丈夫正趴在餐桌上,又见餐桌上还好几个啤酒瓶,有些无奈的李佳雪不免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换上拖鞋并关上门后,李佳雪朝丈夫那边走去,还顺手将单肩包扔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走到丈夫后面,李佳雪使劲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见丈夫一点反应都没有,李佳雪哼道:“身为私家侦探,你的防范意识怎么这么差呢?”

    听到妻子的声音,石嘉杰立马昂起头。

    扭过头,看着近在眼前的妻子,石嘉杰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,所以他还使劲揉了揉眼睛。在确定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妻子后,石嘉杰霍地站了起来,并一把抱住了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”李佳雪抱怨道,“搞得跟个孩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希望我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还在北京,”深吸一口气后,石嘉杰道,“可想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不信任我,所以我是真的想在北京待几天,”停顿之后,李佳雪继续道,“但我觉得你不信任我也正常,毕竟我前男友刚好住在北京。加上现在出轨率越来越高,所以我并不觉得你的想法有什么问题。当然咯,在知道你怀疑我的时候,我心里还是很难受的。反正中午和你打电话的时候,我是决定要在北京玩。但后面想想又觉得不行,那样只会让你更加怀疑我,所以我就搭你帮我订的那班飞机回来了。怎么样?是不是很惊喜呢?”

    “爱死你了!”

    说着,石嘉杰立马去亲吻妻子的嘴巴。

    避开后,李佳雪道:“喝了这么多酒,浑身臭烘烘的,赶紧去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洗澡,我现在只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李佳雪还想催促丈夫去洗澡,可因为嘴巴直接被丈夫吻上,所以她连话都说不出来。在和她接吻的同时,她丈夫还隔着衣服揉着她的胸。她是想推开丈夫,但因为喝醉了酒的丈夫颇为野蛮,所以尝试失败的她只好开始回应丈夫。

    但想起一件事后,脸色大变的李佳雪奋力推开了丈夫。

    这么一推,石嘉杰直接撞到了餐桌。

    因为餐桌摇晃的缘故,一个倒下的酒瓶直接滚落。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伴随着有些刺耳的声响,啤酒瓶直接碎开,玻璃破碎飞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见状,李佳雪道:“老公,我有些尿急,我先去尿个尿。要是你想要的话,你就先去房间等我。走路的时候你可得小心点,别踩到了玻璃碎片。”

    没等错愕的石嘉杰反应过来,李佳雪已经迅速朝卫生间走去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