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9章 第三批次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郭佳佳!

    之前郭佳佳走上舞台时,李泽总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但因为李泽的目光是被郭佳佳所穿的内衣所吸引,所以他并未一直盯着郭佳佳的脸看。就拿刚刚郭佳佳走向他时,他都是盯着郭佳佳所穿的丁自裤。更想着身为佳丽的郭佳佳会不会突然将丁自裤拉向一侧,以吸引他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所以当郭佳佳多次询问李泽自己是谁时,李泽才会本能地认为只是一个未曾谋面的佳丽。

    确定坐在自己旁边,还眯着眼的佳丽就是郭佳佳后,李泽冷汗都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,才五个多月没见,郭佳佳竟然成了蔷薇会所的佳丽。

    以前的郭佳佳是个衣着朴素,还格外腼腆的优等生,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李泽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,但他知道这就是事实!

    既然郭佳佳刚刚喊他老师了,那就说明郭佳佳知道他的身份,这显然是刘雨鸥告诉的。这岂不是意味着,刘雨鸥早就知道郭佳佳是蔷薇会所的佳丽?这更意味着,刘雨鸥向他刻意隐瞒这事。要不然上次他询问刘雨鸥时,刘雨鸥就应该会直接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郭佳佳笑得越是甜美,李泽越觉得不安。

    穿着情趣内衣走秀,而且还在舞台上摆着各种各样挑逗男人的姿势,这怎么会是才十七岁的女孩所做的事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在校时期的郭佳佳真的特别纯真。

    这反差实在是太大了……

    见李泽没有吭声,郭佳佳小声道:“老师,你别怕,雨鸥有交代过,所以我不会乱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?”

    “这种地方?”

    见郭佳佳显得有些困惑,又见郭佳佳的胸似乎比以前大了至少两个罩杯,李泽真的很想问郭佳佳是不是有隆胸。李泽记得当初有看过郭佳佳上体育课,那胸围最多也就a杯吧。而现在呢,这很容易勾起男人欲火的胸围至少达到了c杯。

    当然最让李泽在意的还是,郭佳佳这表情充分说明她并不觉得这是卖婬的场所,更应该觉得像是一份工作吧。

    “你当佳丽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不久,就四个月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为什么要退学?”

    被李泽这么一问后,皱了下眉头的郭佳佳道:“老师,我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李泽还想继续问下去,但他觉得等离开这里之后询问更好。

    想到此,李泽问道:“是你自己来这边的,还是雨鸥介绍的?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介绍的,”郭佳佳道,“我是来了这边之后才看到雨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她跟我一样是佳丽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李泽道,“我不信她是佳丽。”

    “她真的是佳丽啊,”眯着眼的郭佳佳道,“可能是因为我长得没有她好看,身材也没有她好,所以我就一直都是梅花1。像雨鸥的话,她各方面都很好,所以她是梅花7。反正我偶尔会向她讨教一些取悦客人的方法,她每次都会不厌其烦地告诉我。她还说等高中毕业以后,要是没有考上离厦门比较近或者厦大的话,那她就不读大学,跟我一样当个专职佳丽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喜欢这份工作?”

    “一两周上一次班,一次能拿一万元,其他时间都可以到处玩,这样不是挺好的吗?”郭佳佳道,“而且要是有时候碰到心情好的客人,客人还有可能会直接给我几万元的。反正我觉得这样比在外面上班来得轻松,而且也舒服,所以我当然很喜欢这份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郭佳佳这话,李泽压抑得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听雨鸥说你是来找人的,有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,”李泽道,“反正假如她是这边的佳丽,待会儿我铁定能认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她的身价吗?”

    “梅花j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属于第三批次了,”停顿之后,郭佳佳继续道,“这个批次有些麻烦,因为属于不需要露脸的批次。”

    听到郭佳佳这话,李泽忙反问道:“要是都看不到脸,那大家怎么选?”

    “因为长相都是一等一的,所以就算看不到也没什么问题。其实最主要的原因不是这个,是因为这个批次里的佳丽都有两个通性。第一,厦门本地人;第二,已婚。然后会所里的会员大部分也是厦门人,所以就怕出现这样的情况。比如你在看的时候,突然看到有一个佳丽是你认识的,甚至是你朋友或亲戚,那她的名声不就不保了吗?而假如台上的佳丽甚至是老师你的家人的话,那事情就会闹得特别大。为了防止出现这样的情况,第三批次的佳丽都会采取遮面的形式出场。反正她们身价很高,所以长相根本不需要担心。而且当老师你选中一名第三批次的佳丽时,这名佳丽不是会走到你身边吗?到时候你可以摘下她的面具看一下,不满意是可以退掉的。第一第二批次的佳丽选中了就不能退,但第三批次可以,不过每次选妃活动中只允许退掉一次。对了,第三批次也不是说必须戴面具,还是看佳丽自己的选择了。可以戴面具,也可以不戴面具,反正比较自由。但第一和第二批次的话,就不允许戴面具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郭佳佳所说的,李泽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他妻子戴着面具在台上走秀,他也是能一眼认出他妻子来的。

    毕竟,他和妻子都同床共枕了五个年头。

    看着一名又一名走向会员的佳丽,李泽问道:“第一批次和第二批次里都不是厦门人吗?”

    “也有,”郭佳佳道,“只不过这些厦门人不怕被熟人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第三批次里的女的都是厦门人,而且还是少妇?”

    “对,客人很喜欢少妇这个属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喜欢了,毕竟是玩别人的老婆,”笑得很不自然的李泽道,“和未婚女比起来,少妇的吸引力更大。不过我觉得要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,那肯定很搞笑。比如某个会员选中了一名第三批次的佳丽,当这个佳丽在他面前摘下面具时,他却发觉这个佳丽是他的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基本上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因为第三批次的佳丽是有权利拒绝会员的,”停顿之后,郭佳佳又补充道,“当然拒绝的依据只能是一点,那就是佳丽认识这个会员。假如本身就不认识,那就没有权利拒绝了。反正我们当佳丽的从来不会嫌弃会员的长相身材之类的,毕竟我们都是为了钱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我们都戴着面具,台上的佳丽要如何确定我们的长相?在不确定长相的前提下,她们怎么会拒绝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