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5章 有些冲动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我没事,把门关上。”

    听到抽噎着的刘雨鸥说出这样的话后,两名保安都退出去,并带上了门。

    尽管还在哭,但刘雨鸥的哭声明显小了不少,但纤瘦的身体还是随着哭泣微微哆嗦着。

    至于李泽,他是呆呆地坐着。

    大小姐?

    这个称谓岂不是意味着,刘雨鸥其实是蔷薇会所老板的女儿?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保安不可能使用这样的称谓。

    加上早前门卫对刘雨鸥直接谦卑,甚至连他的身份信息都不检查,李泽更是确定了这点。

    假设这推断是对的,那更可以推断出刘雨鸥压根就不是什么佳丽。

    想到此,李泽问道:“之前的事都是骗我的?”

    “老师你是大笨蛋啊!”刘雨鸥嚷道,“连是真是假都分不清楚,还好意思打人家的脸。我告诉你哦,要是你下次再敢打我,而且还那么用力,那我就要报警,说老师你疟待未成年少女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快要被你给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可能做得有些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蔷薇会所的老板是你爸爸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怎么会叫你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因为刘菲菲是我姑姑,她也是老板的老婆,”刘雨鸥道,“正因为这样的身份,所以蔷薇会所里的人都是叫我大小姐。我很少会来观看佳丽走秀,更别说是以佳丽的身份上台了。今晚是因为我想调戏老师你,我就上台了。为了让你相信我真的是佳丽,我还让佳佳跟我一起骗你。而那个选中了我的男人是蔷薇会所的工作人员,所以不管其他会员出多少钱,他都能出更高的价格。反正合欢扑克他多得是,十张大鬼都能拿得出来,更别说是区区的两张小鬼了。我跟你说哦,刚刚在三楼聊天的时候,他骂你了,说你这个人有暴力倾向,还让我离你远一点。我说你打我是对的,毕竟我让你觉得恨铁不成钢。但就算我替你说话,我心里还是很难受的。我以为你最多就是骂骂我,哪知道你居然还打我。就算你要打我,也应该打我的小屁屁,不应该打我的脸的。”

    听完刘雨鸥的解释,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李泽道:“我的心情本来就不好,之前我是真的被你给气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找师母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慕儿是不是她?”

    “你得先补偿我,要不然我不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由趴着改为坐着后,刘雨鸥点了点自己那被李泽打过的左脸。

    李泽知道刘雨鸥的意思,到他的选择用手去揉刘雨鸥的左脸。

    刘雨鸥的皮肤很好,所以感觉到那种无比细腻的触感以及轻微的弹性后,李泽都有些失神。最重要的是,刘雨鸥这身裹胸裙真的是让雪峰显得更加大,大得让李泽的视线都难以移开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不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拿开李泽的手后,刘雨鸥直接将脸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不行,”李泽道,“你是我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不亲我,那我就不告诉你慕儿到底是不是师母,”停顿之后,刘雨鸥又补充道,“有一点我忘记说了,今天下午你在我家的沙发上睡觉时,我除了将你画成大花猫以外,我还吻了你的嘴巴。虽然不是舌吻,但我觉得这应该算是我的初吻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忘记拍下来了,还真的有些可惜呢!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忠厚老实的男老师pk可爱腹黑的女学生,你觉得谁会赢呢?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pk什么了,”李泽道,“假如是pk素描的话,显然是我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来pk舌吻,看谁能坚持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做这么无聊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吻一下我的脸,现在还有些痛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不做这么无聊的事。”

    刘雨鸥还想说什么,李泽却忽然将面具往上扯,并在刘雨鸥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吻了下刘雨鸥的左脸。吻完以后,李泽又拉下了面具,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。就算李泽的表情很平静,其实他的心海已经是狂风巨浪。从结婚到现在,这应该算是李泽所做的最出格的一件事吧。至于李泽和孙兰娜的事,因为那时候被酒精冲昏了头脑,加上又是孙兰娜主动吻他,所以他并不觉得有什么。

    可这次,是他自己主动的。

    更让李泽有些搞不懂的是,他心里居然有一丝的欣喜。

    就仿佛,他确实喜欢这样做似的。

    尽管只是蜻蜓点水,刘雨鸥却兴奋得不行。

    搂住李泽脖子,刘雨鸥立马去亲面具。

    刘雨鸥连续亲了几下后,李泽一只手便压在了刘雨鸥脸上。

    随着李泽的轻轻一推,刘雨鸥直接倒在了长椅上。

    顺势将双腿搭在李泽大腿上后,刘雨鸥道:“萝莉有三好,音轻体弱易推倒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你长得像个萝莉,但你可不具备这三好,”李泽道,“你吼起来声音比我还大,你……”

    见李泽没有继续往下说,刘雨鸥笑着问道:“体弱易推倒已经被老师你认可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聊一些正经话题吧,”李泽问道,“慕儿到底是不是我老婆?”

    坐起来后,刘雨鸥道:“所谓朋友的老婆其实就是指师母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泽道,“上周我在她的包里发现了一张梅花j,后面她说是路上捡的,还扔掉了。因为我担心她是会所的佳丽,所以我才会让你带我进来。刚刚那个昵称是慕儿的女人和她非常像,简直就是一模一样,所以我才会冲上台去。”

    “她戴着面具,老师你能认出来?”

    “身高一样,三围之类的也一样,而且就连发型之类的也一样,”李泽道,“当然最重要的是,她戴着我送给我老婆的项链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在后台见过她,当时她已经戴着面具。因为和师母确实有些神似的缘故,所以我还多看了她几眼。她好像有些害怕,自己一个人静静坐在角落。当时我有问她叫什么名字,她是直接摇了摇头,就好像不希望让我听到声音似的。假如老师你一开始就说师母有可能是这边的佳丽的话,那我肯定会直接要求她把面具给摘了。所以我就很想问老师,你是不是不信任我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信任你,我只是不希望家仇外扬。”

    刘雨鸥还想说什么,门却直接被推开。

    走进来的除了刘菲菲以外,还有依旧戴着面具的慕儿。

    看着李泽,她突然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直接跪在地板上后,她道:“老公,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