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7章 真是谬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被林慧莲这么一问,李泽反问道:“你真的不认识我老婆?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你老婆长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林慧莲这话,李泽直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坐在林慧莲旁边,李泽将手机递给了林慧莲。

    在递过去的同时,李泽有在观察林慧莲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之前刘菲菲看到他妻子的照片的时候,刘菲菲明显神情不对劲。但林慧莲这个女人呢,看到了照片以后还是显得很平静。从见到林慧莲到现在,李泽知道林慧莲唯一方寸大乱的时间段就是误以为他是丈夫的时候。这就意味着假如林慧莲之前不是在演戏,那么林慧莲最害怕的事应该就是被丈夫知道当佳丽一事。

    这更意味着,假如李泽能搞到林慧莲的联系方式,那便可以用此威胁林慧莲!

    李泽想要这么做的目的不是不是要跟林慧莲上床,他是觉得某天一旦确定林慧莲和他妻子相识,那就可以这样威胁林慧莲,逼迫林慧莲说出真相。

    想着,李泽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。

    将手机还给李泽后,林慧莲道:“你老婆跟我长得有些相似,不过我是真的不认识她。反正我在蔷薇会所待了一年多了,我也没有在任何一次走秀上见过她。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认为她在这边,但我觉得应该是你的错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会在这边?”

    “赚钱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干净利落的两个字后,李泽反问道:“难道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赚钱?”

    “赚钱的方式确实是多种多样的,但要是一个人很缺钱呢?”林慧莲道,“我老公一起是做房地产生意的,结果因为投资失败,公司破产了,房子车子之类的都变卖了还银行的贷款。可惜钱这个窟窿还是没能填上,去年二月份之前合起来还欠了差不多两百万。因为事业失败,又欠了一屁股债,他变得极度消沉。为了不连累我,他甚至提出要跟我离婚。他说我才三十岁,外在条件有这么的好,所以随随便便都可以找个好男人嫁了。假如他没有这样说的话,我还真的有可能会和他离婚。可因为他这样说了,我反而不想离婚。在不离婚的前提下,我要怎么样帮到我老公呢?和他结婚以后,我一直是全职主妇,加上他欠的钱实在是太多了,所以一般的工作根本帮不了我。后面在一位姐妹的介绍下,我来这边当佳丽。前前后后赚了差不多一百五十万,只要再坚持几个月就能帮我老公把债给还完了,到时候再做个好妻子好妈妈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林慧莲这话,李泽还真觉得是个讽刺。

    李泽刚想说话,林慧莲却开口道:“麻烦给我一支烟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泽直接将香烟和打火机递给了林慧莲。

    抽出一根烟并点着后,抽了一口的林慧莲这才将香烟和打火机还给李泽,并翘起了二郎腿。

    见林慧莲抽烟如此之娴熟,李泽便问道:“你老公不知道你在这边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知道的话,之前看到你跑向舞台,我也就不可能会害怕了。这一年多来我一直怕被他知道,所以每次站在台上我都有些害怕,我就怕他会来抓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时不时在外面过夜,你老公都没有起疑心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,”林慧莲道,“一个月一次或者两次,也不算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就没有起疑心?”

    “有姐妹帮我打掩护,没什么问题,”吐出一个烟圈后,表情漠然的林慧莲道,“反正等帮他把债务还完了,我就不会再做这个了。不过假如他想再创业的话,我或许还得多做一段时间,帮他存一些创业资金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没有问你的钱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哥哥在温哥华那边从事证券交易,当初我老公有投资了三十万元在我哥哥那边,”林慧莲道,“这三十万元都已经被我哥哥亏光了,但这事我老公不知道,所以每次我转账到他银行卡让他去还钱时,他都以为这是我哥帮他赚的钱。所以每次我跟他说有几万十几万到账时,他都特别高兴,还说他非常有投资眼光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可悲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生活啊,”忽然笑出声的林慧莲道,“我们都是金钱的奴隶,尤其是当背负一身债务时。假如你经常看新闻的话,就会看到非常多涉及到金钱的命案。为了筹集聘金去抢劫珠宝店,失手把刚新婚不久的店员给杀了。为了还房贷去入室抢劫,把惊醒的户主夫妻俩都杀了。为了供女朋友开销,就直接以坐出租车的名义把司机骗到荒郊野外去杀了。反正在我看来,只要缺钱,又必须在短时间内得到一笔远远超过自己工作能力的金钱的话,那就只能铤而走险,做一些违法的事了。在我看来,我做这个还好,至少是乖乖让客人们掏钱,而且为了得到他们手里的合欢扑克,我是会尽心尽力服侍着他们,所以算是等价交换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你老公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泽这话,转而看着李泽的林慧莲反问道:“你感受过家门时不时被人泼猪血,半夜三更玻璃还直接被人砸烂的生活吗?”

    没等李泽开口,林慧莲又继续道:“我感受了差不多两个月,那段时间我失眠特别严重,还患上了神经衰弱。以前不缺钱的时候,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干这一行。但当我真正缺钱时,我才发觉那时候我的想法就是只要我能弄到钱,什么礼义廉耻我都可以喂狗!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背叛了你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背叛他,我这是在帮他。如果不是我在这边当佳丽,他只会整天喝酒喝酒喝酒。现在呢,因为债务越来越轻的缘故,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好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假如他知道你在这边当佳丽,你觉得他会变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离婚,”林慧莲道,“反正就算离婚了,他也可以过得比以前好,这样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爱你老公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当你跟另一个男人上床的时候,你还爱着你老公?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们上床是不带感情的,但跟我老公上床是带感情的,所以我当然爱我老公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谬论。”

    李泽刚说完,刘雨鸥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刘雨鸥,李泽忙问道:“找到那串项链了没有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