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63章 不敢报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看到孙兰娜发来的这消息,李泽总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就仿佛,孙兰娜遇到了什么非常棘手的麻烦似的。

    李泽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孙兰娜前男友。

    比如孙兰娜铁了心要分手,她前男友却又苦苦纠缠,柳咪和柳咪前男友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看了眼还没有吃完馄饨的郭佳佳,李泽便继续打字。

    「只要我能帮得上的忙,我都会帮的,孙老师你直接说吧。」

    「哈哈,暂时没什么忙要帮的,以后有了我再告诉你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?」

    「当然是真的。」

    「反正遇到麻烦记得和我说,好歹我们既是朋友又是同事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

    「那就先和你说晚安了,明天见。」

    「明天见。」

    聊完后,李泽顺手将手机放进口袋里。

    见郭佳佳已经吃完,李泽便去付钱。

    走出店铺后,李泽问道:“你现在住在哪边?”

    “复兴大厦的旁边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住?”

    “跟一个姐妹合租。”

    “上车吧,我送你过去,”拉开副驾驶旁边的车门后,李泽道,“坐前面,我想跟你好好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犹豫了下后,郭佳佳还是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关上车门,绕到另一侧的李泽坐上了车。

    示意郭佳佳系上安全带后,李泽这才往复兴大厦的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开出一段路后,李泽道:“去年得知你退学的消息以后,我真的非常震惊,因为你的学习成绩非常好。那时候我还有问过你的班主任,他说你是因病退学,好像还要去国外治疗,所以我就没有再过问这事了。前些天我有和一位老师聊起来,他说了一些关于你和孙晓斌老师的事。”

    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李泽有特意斜着眼盯着郭佳佳。

    注意到郭佳佳变得局促不安,右手还紧紧抓着左手时,李泽就知道孙兰娜曾经说的话有可能是真的。也就是说,孙晓斌真的有可能在体育器材室把郭佳佳给强坚了。

    鉴于郭佳佳不正常的反应,李泽直截了当道:“告诉我你和孙晓斌老师之间的事。”

    见郭佳佳没有吭声,头还一直低着,李泽道:“我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了,所以你没有必要再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李泽说完后,郭佳佳突然捂着脸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状,李泽急忙靠边停车。

    抽了几张纸巾后,李泽递给了郭佳佳。

    看着边哭边用纸巾擦着眼泪的郭佳佳,李泽道:“我知道让你重述有些为难你,但身为你曾经的老师,我是真的想确定一下我听到的那些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靠在座位上还望着窗外的郭佳佳道:“去年十月底,我因为来了大姨妈没办法上体育课,所以我就和孙晓斌请了假。后面他到教室里来,让我跟他去器材室拿器材。我说我身体不舒服,但他说东西很轻。因为他是老师,我是学生,所以不敢违抗他的我只好跟他去了。到了器材室以后,他直接把门给锁了。他说他很喜欢我,希望我能跟他在一起。我完全没想到孙晓斌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加上我压根就没有想过谈恋爱,更别说是和老师谈恋爱,所以我就拒绝了他。我想离开,他不让我走。他说我不答应他的话,他就把我关着。我很害怕,所以我就答应他了。我答应了以后,他说既然已经是男女朋友了,那就应该亲嘴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下后,郭佳佳继续道:“他要亲我的时候,我就一巴掌打了过去。结果我这做法激怒了他,他就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,还将我往那种练习仰卧起坐用的垫子上拽。他力气太大太大,我根本就反抗不了。后面他就亲我的嘴巴,还扒我的衣服。我想说我来了大姨妈,但我脖子被他掐着,根本就说不出话来。之后我的裤子和内裤都被扒了。我以为他看到我来了大姨妈就会放过我,结果他显得更加兴奋,笑起来就跟魔鬼似的。再之后我就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,更觉得身体已经被撕裂了。我清楚地记得那时候走廊上有人走动,但我脖子被掐着,嘴巴被捂着,根本就发不出声音。在孙晓斌一次次进出的时候,我就听着那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远。”

    擦了擦眼泪后,郭佳佳道:“事后孙晓斌还恐吓我,说如果我敢说出去,他就杀了我全家。我不敢反驳,更不敢反抗,所以我就一直点头点头点头。我以为他会立马放了我,结果把我关到晚上九点多才放我走。在放我走之后,他又再次强坚了我。因为这事,我就直接休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报警?就因为他恐吓你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事后有人把我爸经营的五金店给砸了,之后孙晓斌还打电话给我,说如果我真的敢报警,那我就只能去黑发人送白发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不敢报警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爸妈知道这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和他们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退学,他们也同意?”

    “僵持了一段时间,最后的结果是如果我不读书,他们就跟我断绝关系。我不想再去学校面对孙晓斌,因为我怕他会再强坚我。所以我就直接搬出来住,还把手机号码给换了。这样的话,孙晓斌就找不到我。可能因为我才刚满十七岁的缘故,找工作很不好找。后面我遇到了现在和我合租的那个姐妹,是她把我带进蔷薇会所的。当我在蔷薇会所里遇到雨鸥时,我吓了一跳。我原以为她也是佳丽,没想到她是菲姐的侄女。我问她是不是很看不起我,她说不会。她还说她姑姑差不多就是老鸨,所以我跟她是平等的。反正因为雨鸥没有戴着有色眼镜看我,所以我满感激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报警吧,”有些心痛的李泽道,“孙晓斌毁了你的一生,你理应报警。等警察处理完这事以后,你就先复习高二的课本,等九月份的时候再回学校来读高三。假如必须参加高二期末考才能升学的话,你到时候就直接找我,我想办法让你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蛮喜欢现在的生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小,根本不懂学历的重要性。”

    “学历重要吗?”郭佳佳道,“那些少则几百万,多则几千万上亿的会员几乎都是低学历,所以学历根本就不重要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