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64章 真是意外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到郭佳佳这话,李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说真的,很多有钱人的学历都很低。

    甚至,李泽还看到过类似的笑话。

    一个人清华毕业,之后去某企业应聘,结果老总竟然是他那只有初中学历的老乡。

    类似的例子其实挺多的。

    但李泽是希望郭佳佳能复学,所以他道:“学历和工资不成正比,但这不代表学历不重要。以你的才能,复旦、武汉或者浙江大学都是随便可以考上的。反正你现在还年轻,你的任务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李泽说完,郭佳佳打断道:“老师,要是你不想送我回去的话,那我就自己打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道理你都懂,所以我也就不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泽便往前开去。

    李泽是想知道郭佳佳具体住在哪里,但在送郭佳佳到复兴大厦楼下后,郭佳佳便直接下了车。因李泽不开车郭佳佳就不走,所以李泽只好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在不去孙兰娜那边的前提下,李泽自然是往家的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其实他有点儿想去孙兰娜那边,甚至是直接在孙兰娜家里过夜。不只是为了待在女儿身边,更多的是想在孙兰娜身上好好发泄一下。上次孙兰娜主动和李泽亲热的时候,李泽就想好好放纵一次。那时候要不是想到女儿,李泽还真的已经在沙发上把孙兰娜给干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呢,李泽又冒出类似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就想着妻子一直欺骗他,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男人怀里,所以他为什么不能去操孙兰娜?

    反正孙兰娜有主动过,所以应该是不介意的。

    李泽心里真的是这样想,甚至因为这样的想法而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可最终,他没有改变行车路线。

    将车停进小区后,李泽习惯性地看了下短信。

    结果,他妻子依旧没有发短信给他,更别提是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十一点,就算假装在北京的话,那也应该会发条短信报平安或者说晚安吧?

    以他对他妻子的了解,他妻子应该是会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查看了下被拦截的短信,确定他妻子真的没有发过短信,李泽这才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搭乘电梯来到自己所住的楼层,走到门前的李泽掏出钥匙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推开门并打开电灯后,走进去的李泽顺手拉上防盗门并反锁。

    换上拖鞋,身心疲惫的李泽往卫生间走去。

    走进卫生间,李泽是准备洗澡。

    可看到那放在水桶里的脏衣服后,李泽愣了下。

    他清楚地记得水桶里的这件连衣裙是他妻子早上所穿的那件,所以在他妻子没有回过家的前提下,这件连衣裙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。而且就逻辑推理而言,这件连衣裙绝对不能出现。毕竟他妻子假装身在北京,所以绝对不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。

    不对,不对,他妻子完全可以说早上出门之前又换了下来。

    想到此,李泽便将那玩意掏了出来,并开始尿尿。

    可看到纸篓里的卫生巾时,李泽瞬间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为了确定自己自己有没有猜错,尿完的李泽急忙走出卫生间,并朝主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推开那扇虚掩着的门,看着正躺在床上睡觉的妻子,李泽完全搞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他妻子假装身在北京,为什么又会出现在床上?!

    为了确定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,李泽还特意打开了电灯。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女人正是他妻子!

    因光亮的刺激,丁洁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见丈夫已经回来了,打了个呵欠并坐起来的丁洁问道:“老公,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“十……十一点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薇薇呢?”

    “我让她在朋友那边过夜,”停顿之后,冷汗直流的李泽问道,“为什么你会在家里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把薇薇带回来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在北京出差,所以就把她留在朋友那边了。主要是晚上我有饭局,又不能带她去,所以就交给朋友照顾。之前我打电话给我朋友,我朋友说薇薇已经睡着了。还说要是现在吵醒了,可能下半夜会活蹦乱跳的,所以我就干脆让薇薇在她那边过夜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溜下床后,穿着玫瑰色吊带睡裙的丁洁便朝丈夫走去。

    因为真空上阵的缘故,丁洁那两颗雪峰显得格外饱满。

    又因布料贴身,所以两个凸点特别明显。

    抱住丈夫腰部后,将脸贴在丈夫胸膛上的丁洁软语道:“老公,你有想我吗?”

    此时李泽的心情就像看到了恐怖电影里极为可怕的一幕似的,因为他不敢相信妻子会在家里。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,所以在被妻子这么一问后,李泽还轻轻掐了下自己的脸。疼痛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,但这却让他更加惶恐。他很想知道妻子为什么会回来,更想知道一开始在台上走秀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他妻子。

    因为就时间而言,他妻子是完全可以在那时候离开别墅,并回到家里的。

    见丈夫脸色难看,丁洁问道:“老公,难道你不希望我回家陪你呀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去北京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临时改变主意了,在快要登机的时候,”闭着眼并打了个呵欠后,丁洁继续道,“其实这几天我一直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去北京,毕竟是主管培训,不去可能连这份工作都保不住。但因为林宇南已经回了北京,所以要是我再去北京的话,就算是因为公事,老公你也是会怀疑的。正因为这样,我才临时改变了主意。我很爱你,我不希望因为北京之行影响到咱们夫妻俩的关系,所以我就不去北京了。”

    李泽不知道妻子说的是真是假,所以他忍不住问道:“那那条短信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了给你惊喜,”丁洁笑道,“假如你觉得我已经在北京,那你肯定会很郁闷。但要是晚上我突然回到家里,这不就会让你特别高兴吗?而且我有推断过,如果我用我的手机给你打电话,你肯定会跟我视频,想看下北京那边长什么样子。但因为我真的没有去北京,所以如果我和老公你视频,那不就露马脚了吗?为此,我就特意让北京那边的姐妹找陌生人发短信给你。这样的话,你就会相信我的手机真的被偷了。可恶的是,下午我自己在鼓浪屿玩的时候,我的手机真的被偷了。今天是周三,但鼓浪屿那边还是很多人,有时候一些路段还挤得不行,所以我也不知道手机是什么时候被摸走的。反正在鼓浪屿那边玩到傍晚,我才搭轮渡回市区。之后我就找了个地方吃晚饭,并把手机卡给补了。我不知道买什么样的手机好,所以是想让老公你帮我买。可我八点多到家的时候,我都没有看到你和薇薇。我是想给你惊喜,所以我没有上qq找你,所以洗了个澡的我就一直等咯,结果等着等着就睡着了。可能是因为今天来了大姨妈,所以身子有些虚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妻子这话,又想到卫生间纸篓里那块沾血的卫生巾,李泽这才意识到妻子来了大姨妈。

    “老公,薇薇是在谁家过夜啊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